|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029、武道境界

0029、武道境界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6-25 04:57  字数:3723

?

不仅如此,山洞内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白色光芒,开始跟以前一样融入到雷诺心口的蓝色水晶之中,但是有一些奇妙的变化开始出现。

这些白色光点在大部分融入蓝色水晶的时候,其中大约有百分之一左右的数量竟是直接靠近的雷诺的皮肤,在他的皮肤上轻轻弹跳几下之后就像一个个活泼的精灵,飞入了雷诺的身体之中。

如果高起灵此刻回来看到雷诺如今的状况,一定会无比的吃惊。

因为雷诺此刻轻松完成的动作,赫然已经是银龙之力的最后一部,距离初步掌握全本的兽神炼体决,雷诺仅仅还差一步之遥!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雷诺身边产生的异像,明明就是已经武者已经初步感应到天地灵力才会出现的异像。

灵入体,激脉轮。

斗气生,脱凡尘。

短短三月,从一介凡夫,到淬体小成,甚至已经初步感受到了灵力的存在——

雷诺的表现已经远远无法用天才两个字来形容,这简直就是‘妖孽’!

时间流逝。

转眼就是大半天时间过去。

雷诺大约提前半个小时结束了今天的修炼,借着洞内微弱的火光打开了高起灵临走时留下的那本并不厚的书册。

这是之前谈话之前,高起灵给他的书。

六个暗金色的大字印在封面之上,看起来有一种沧桑古朴的感觉。

雷诺翻开书页,看到了这本书的目录。

目录总共分为两大类——

时间简史。

武道简史。

时间简史部分,记载了关于亚特大陆的许多基本常识,包括远古的神魔之战,庇护山的由来,神魔的纷争,魔族后裔部落的崛起以及十二公国的更替等等,都在这本书里面有了简要的介绍。

这些雷诺之前在兽神炼体诀的序言之中,都多少有过了一些了解。

他大致翻了一遍,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加深了许多。

但这并不是他最感兴趣的部分。

让他最感兴趣的是武道简史部分。

这里面有关于亚特大陆整个武道体系的描述与记载。

这才是如今雷诺最欠缺最想要得到的知识。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在大陆的武道体系之中,居于什么样的位置。

明灭不定的昏黄灯光之下,雷诺看的很认真。

根据书中的记载,整个亚特大陆的武道发展都源于对天地间衍生的自然灵力的感悟和运用。

雷诺之前从银晶矿石中吸收出来的白色光点便是自然灵力的一种,一般人只有将自己的肉体跟精神感知能力锻炼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有可能感知到这种遍布于整个世界的奇妙能量。

而这个过程就是武道入门的第一步——

淬体。

一旦淬体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可以尝试吸引自然灵力进入体内,激发人体内一种叫做脉轮的能量核心,只有第一道脉轮被激活之后便可以凝聚和使用斗气,就正式迈入了的行列。

所有亚特大陆的生灵体内,目前已知的脉轮共有七个。

随着这七个脉轮一个个被打通,修炼者便会逐步迈入七大强者的境界,分别是:

士境,将境,帅境,王境,君境,皇境与最后的帝境。

每个境界,根据自身掌握的能量的不同,可以有不同的称呼:

掌握斗气的武者便会被叫做‘斗士’,而那些神秘的操控魔法力量的则会被称为‘法士’、‘法王’等等依次类推。

目前为止,整个大陆上已知的高手最高便是帝境的存在,那已经是传说中可以只手开天,翻手裂地的至尊级的人物。

但是在这篇大陆简史的末尾,还有及其微妙的语气补充了一句。

曾经在远古时期,似乎有一些强者,已经突破了七大脉轮的桎梏,成为了超越帝境的存在,那些人被称为远古诸圣。

不过这都是久远到已经不可考证的传说,对于目前的雷诺来说,能够感应到灵力,激发脉轮操控斗气,便已经是他目前最切实际的目标。

一定要早日成为一名掌握了斗气了斗士,那样整个铁山矿营便彻底无法阻拦自己的脚步了!

雷诺在心中暗暗的给自己定下了目标。

…………

之后的几天,整个矿营都是一片的风平浪静。

而就在大伙以为整个矿营即将回复到之前一潭死水般的生活节奏中的时候,又有大事发生了。

张横等自治队员们却是放出了一个让所人都为之色变的消息——

巴鲁特大人回来了!

任何一名铁山矿营的成员,在听到‘巴鲁特’这个名字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剧烈的颤抖。

作为铁山矿营的真正首脑,巴鲁特已经用他的凶残,他的强大,深深的将恐惧散播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他曾经因为当月矿石产量不够,一怒之下,残忍地斩杀了数十名年老的矿奴以及两名魔族的监工,据说那天场景无比惨烈,矿营广场的沙泥地面,向下挖起半米都还能够看到被鲜血染红的痕迹。

他也曾因为一顿午餐的兽肉烤的不够火候,将十几名负责后厨的女性矿奴直接扔进了兽人监工的营帐。

那一天,那些女子们凄惨的哭嚎整整响遍了整个天空。

过去的十几年的时间里面,巴鲁特就像是一柄充满了杀戮与凶残气息的魔刀。

这柄魔刀高高的镇压铁山矿营的上空,每个人都在他无尽的魔威之下苟延残喘,战战兢兢。

可是,就在八年以前,巴鲁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