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034、到底怎么回事

0034、到底怎么回事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6-25 04:57  字数:3932

?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他头顶的埋骨山脉的山腰的一条小路上,巴鲁特一人正迈着缓慢的步子,满脸阴森的正在思索着什么。

这条小路说起来也是败那个该死的苏天华所赐。

当年苏天华还在矿营的时候,巴鲁特的日子可谓是度日如年,有的时候当他心中的憋闷与恐惧达到了一个极致,他就会一个人跑到这远离矿营地区的山腰,对着乱石与空气疯狂的发泄,久而久之,这里反倒成了一个他思考跟酝酿阴谋的场所。

“雷诺身上发生的怪事肯定是有什么人在作祟,这人到底是不是苏天华……”

从上午贾仁走了以后,巴鲁特一直都在被这个问题困扰着,就像是心头爬满了无数只毛毛虫,心痒难当,却还是不敢贸然行动。

他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雷诺肯定是得到了什么人的帮助或者得到了什么逆天的机缘,否则绝对不可能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面拥有击杀陆震的能力。

甚至,巴鲁特自己都有些没谱。

他现在还能不能像三个月以前那样像捏死一只臭虫那样蹂躏雷诺。

所以,当时他便下了决心,将测试的目标转移到雷诺的姐姐,苏妲己的身上。

可是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折磨那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呢?

要用什么样的尺度比苏天华现身,或者彻底确定他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了呢?

雷诺身上的诡异现象,好像一个钩子,再次钩起了巴鲁特心中那份压抑了许久的恐惧,所以这次对苏妲己出手他才会格外的纠结。

纠结,便会烦躁。

巴鲁特又来到了这条属于他的半山小路,紧紧的皱着眉头,解开那条汗哒哒的兽皮衣,让山风尽情的吹在他的胸口上,这滋味无比的舒爽。

叽叽喳喳。

这时,就在他的面前飞来了几只山雀。

无知的生灵不知道在它们面前的是一位多么可怕的魔王,竟是蒲扇着翅膀飞了过来。

“滚开!”

巴鲁特心情不佳,浑身都是冰冷的杀机。

面对无辜鸟儿,他竟是毫不留情的弹出了两道魔气,直接将其中两只山雀打的皮开肉绽,化作了一蓬血雾,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坠下了山底。

“不知死活的东西。”

巴鲁特嘴里咒骂了一句。

这不过是他烦躁心情的一种发泄。

与此同时,因为这两只山雀的坠落,他的目光很自然的就随着向山下扫了一眼。

这机缘巧合的一眼,却是突然让他看到了一道娇小的身影正在山脚与营地栅栏夹角的位置飞快的采集着野菜。

而这道身影,赫然正是他此刻脑海里面正在思索的那个对象——

苏天华的女儿,苏妲己!!

恩?

竟然是这个丫头!

巴鲁特一怔。

上一次见到苏妲己还是在一年之前的矿营魔族祭祀大典上。

一年的时间过去,苏妲己因为矿营的艰苦生活似乎比一年前反而显得更加瘦弱了一些。

不过此刻的巴鲁特心中并没有泛起曾经有过的淫糜之心。

他高高在上的看着地上那道匍匐的身影,就像是一只猛虎看着瑟瑟发抖的白兔,只是再考虑应该如何下口而已。

大约静静看了有半分钟的时间,

“这是天意啊,苏天华……”

巴鲁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阴狠的弧度。

他当然不会放过这送到眼前的机会,短短的半分钟,他已经想好了该如何折磨面前这个瘦小的可怜少女。

这不过是他无尽的凶残报复开始的前奏。

如果苏天华这次还不现身,那等待着雷诺姐弟的必将会是一场整整压抑了八年的血腥风暴。

巴鲁特隐去了笑容。

他身形轻轻一跃,重达三百多斤的魁伟身躯竟然好像一片风中的落叶,无比轻巧的从半山腰降了下去,没有发出半点声息。

下面。

苏妲己这时正全神贯注的将注意力集中在地上一片片茂盛的野菜之上。

可怜的女孩子浑然没有发现空中已经有一位恐怖的杀神缓缓的向她靠近。

就在她边摘边挪,不断的向山壁越靠越近的时候,一道漆黑阴森的恐怖魔气好似一条吐着芯子的眼镜王蛇,缓缓的从山壁上蜿蜒而下,在苏妲己距离山壁不到一米的时候,猛的朝着对方扑了过去。

啊!!

一道痛苦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但这惨叫,却是被一股巨大的意志力压抑着仅仅吼出了一半。

但很快,苏妲己那坚强的身躯就倒在了自己刚刚摘好的背篓之上。

一大捧承载着希望的野菜被打翻在地,逐渐的被蔓延出来的黑色魔气腐蚀成了一片漆黑。

……

……

雷诺终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兼修炼。

他今天心情不错,迈着轻快的步子,拿着属于他的几块土豆大步的走进了矿奴村。

今天,他适当的多换取了一些土豆,想继续为姐姐储备逃亡时候的干粮,可是当他刚刚走进村落的时候,就看到他家的木屋门前竟是里里外外围了不少的奴隶。

恩?

雷诺何等的警觉。

看到这一幕,他心中隐隐的咯噔了一下。

那些在屋子外面围观的矿奴,看到雷诺回来便突然之间互相拉扯着散了开来,纷纷给雷诺让出了一条通道。

自从陆震死后,雷诺在矿奴村的可怕气场已经超过了张横等自治队的队员。

若换做平时,大伙只怕早都已经做鸟兽散去,可是今天,这些人虽然远远退开了好几米的距离但依然三五成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