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038、天地异变

0038、天地异变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6-25 04:57  字数:3723

?

就在雷诺对着小白跟姐姐许下诺言的时候,刚才被他放在桌子上的碗突然之间颤抖了一下,里面的清水差一点就洒满了整个桌子。

怎么回事?

雷诺神色一动,只觉得短短瞬息之间,脚下的大地已经传来了一种令人心悸的震动。

紧接着整个房间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已经被修葺过的屋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哀鸣,这分明是地震到来的先兆。

不好!

啪的一下,雷诺整个人已经以猎豹般的速度抱起了苏妲己,窜出了木屋。

轰隆。

轰隆隆。

一种好像远古巨兽苏醒时的震天轰鸣在脚下响起,整个埋骨山脉连同附近数百里的广阔大地都开始了剧烈的震动。

一时间,地动山摇,苍穹崩陷,恐怖的景象好似末日降临一般,雷诺仿佛觉得自己成了巨大的天地筛子中间一颗小小的黄豆,完全无法稳定身形。

他只得将苏妲己背在身后,同时半蹲在地上,用手抓地稳固重心,冷静的看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地震了!

不知道是谁先吼了一声,一下子矿奴村里便炸了锅。

先是一些光着上身的男子从木屋里面窜了出来,紧接着一群衣衫不整的妇女尖叫着跑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惊恐。

这些人远远没有雷诺如今的镇定,一个个都像是被卡了脖子的公鸭,拼命的嘶吼着,尖叫着,仿佛这样就可以缓解内心的恐惧一般,将整个矿奴村变成了一片嘈杂的海洋。

“小诺。”

雷诺刚刚出来,弗恩等人便赶了过来:

“苏姑娘没事吧。”

“没事。”

雷诺感激的看了一眼这些尽心职守守护在身边的长辈们。

虽然他们是奉命行事,但是在这人情冷漠的矿营之中能够感受到这样一丝人性的温暖,已经是极为不容易的事情。

“没事就好,幸好咱们这里不是地震的中心,否则这些破木屋只怕都要完蛋!”

弗恩看到雷诺姐弟无恙,便转身感慨了一句。

周围那些惊恐的好似无头老鼠般的矿奴还在不断的尖叫,但是正如弗恩所说,这里的震感远远没有想象中的强烈,只是一开始的气势有些吓人,可就在大伙稍稍喘了一口气的时候,天边异像再起。

就在这时——

“天啊,那……快看那是什么!”

弗恩身边的一位男子一脸的惊骇,伸手指向了天空。

所有人抬头,眼珠子猛地再次睁得滚圆。

视线的尽头,数百里远的地方,那是埋骨山脉附近某处不知名的所在,突然之间从地底冒出了一道冲天而起的紫色神光。

这光柱好似远古诸神的一道擎天巨指,贯穿天地,震撼四野,就这样毫无预兆直冲了云霄,在漆黑的夜色中将所有人惊讶的脸庞都映照在了其中。

这还没完。

当第一道光柱拔地而起之后,紧接着两道、三道、十道、百道……

整整数百道恢宏雄壮的紫色光柱就好像是盛大的晚会台前的聚光灯一般此起彼伏的冲上了云霄,只是这一次,这表演的舞台却是整片天地。

我的天啊!

矿奴营中的尖啸变成了一声又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叹。

不要说这些卑微的无知矿奴,就是那些魔族的监工甚至铁山部落高高在上的魔族勇士与长老,只怕此生都没有见过如此不可思议的天地异像。

异像还在衍化。

当那些紫色神光冲天而起之后,瞬间已经将整片夜空染成一片瑰丽奇幻的紫色,万里紫云好像一片覆盖苍穹的紫色神毯,笼罩了百里方圆,期间更是不断有紫色神光再现天地,将整场绚烂的灯光表演不断的推向高潮。

这个过程中,人们在头顶浩瀚的紫色云海中,更是仿佛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些模糊的画面,巨大的羽翼,巍峨的身躯,那些都是朦胧的片段,却再一次将人们心中的惊讶与疑惑升级。

这绝对不是地震那么简单!

整个异像足足持续了有将近十几分钟的时间,这才随着最后一道光柱的消散恢复到了漆黑与沉寂。

矿奴村的人群纷纷在议论了十几分钟之后,发现地震已经彻底停止,没有了丝毫的征兆,这才陆陆续续地返回屋子里面休息去了,毕竟再漂亮的异像也不如睡觉来的实惠,第二天魔族不会允许他们休息。

可是雷诺却在夜色深沉之中看到了几双不断向他扫射过来的阴森目光。

“小诺,你放心照顾苏姑娘吧,外面有我们!”

弗恩等人没有发现那些阴暗角落里的家伙们,看到一切已经平静,便劝雷诺回屋休息。

冰冷的夜风让雷诺也不愿在外面停留,他只是再次扫了一眼已经缩回了头的那几个角落,向弗恩等人致谢之后便返回了木屋。

就在整个矿营都很快的恢复平静之后,矿山山腰的矿主大营之外,巴鲁特的身影却是在夜色中眺望着刚才冲起紫光的方向。

他的脸色,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嘴里更是在隐隐的念着:

“如此异像,难道矿营周围,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吗?会不会……和苏天华有关?”

他的心中,猛然震颤了起来。

…………

就在异像缓缓平息之后,大约半刻钟。

在埋骨山脉北面的瀚海林海深处神秘区域,突然响起了一片凄厉的魔兽嘶鸣。

无数的飞鸟拍打着惊恐的翅膀腾空而起,数不清水桶般粗细的参天巨木好似牙签般被一道巨大的身影轻松的碾压折断成了两截。

与此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