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172、巧合

0172、巧合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8-09 14:11  字数:3391

?

司务室,顾名思义,就是处理各种事务的地方,此次‘药剂师联盟’广招贤才自然也归于司务室管理,如果报名者的药剂能够通过司务室这一关,才能有资格被‘药剂师联盟’真正大人物见到。

这是一个层层筛选的过程,等到了联盟那些大人物手中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青年药剂师来到司务室,轻轻敲了敲门,恭敬的说道:“尊贵的克劳德司长,我可以进去向您汇报吗?”

“进来吧。”房中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

青年药剂师推门而入,顿时就见一名留着金色短发,容貌英俊的青年躺在奢华的办公椅上,手中把玩着一只洁白的鸽子,目光观赏着窗外景色,倒是颇有闲情逸致。

青年药剂师急走两步来到克劳德的身前,微微欠身施了一礼,拍了个马屁,道:“司长大人真是尽忠职守,伤痛方才初愈便接手工作,如此敬业之精神真是我等的楷模啊。”

“呵。”克劳德淡淡一笑,心中暗想如果不是父亲逼着他来上任,他才懒得担任这司务室的司长。

“说吧,何事找我?”克劳德冲着青年药剂师淡淡的说道。

闻言,青年药剂师连忙将金色‘净化药剂’呈递到克劳德面前,道:“司长大人,属下检测时发现这瓶药剂非常不凡,也许对‘药剂师联盟’能有帮助,因而不敢怠慢,特来面见。”

“哦。”克劳德淡淡扫了一眼金色‘净化药剂’,随口应道:“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青年药剂师应了一声,恭敬的退了出去。

克劳德并没有在意桌上的金色‘净化药剂’,他的思绪早就飞到了雷诺的身上。

就在刚刚,阿森飞鸽传信给他,告知‘血杀’组织已经找打了雷诺的下落,但由于雷诺入住在‘热血时代’,乃是希尔家族的产业,杀手不方便动手,询问他是否强行刺杀?

“雷诺这小杂种倒是学会给自己找庇护了。”克劳德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起来,冰冷的双眸喷吐着浓浓的仇恨!

雷诺入住‘热血时代’大酒店令克劳德感到很是伤脑筋,要知道希尔家族可是魔族后裔,而且还是佣兵出身,非常讲道义,如果将雷诺杀死在酒店中,那无疑是在希尔家族的脸上扇耳光,令希尔家族震怒,必然会进行彻查。

而今因为海伦和霍克家族三少爷婚事的缘故,导致兰德里家族和霍克家族的关系非常紧张,如果再让希尔家族掺和进来,兰德里家族必然要焦头烂额,到时候他可就要倒霉了,必然会遭到宗族的制裁!

但雷诺一日不死,克劳德就觉得浑身都难受,宛若如芒在背一般。

“哼!”克劳德冰冷的哼了一声,杀气森森的说道:“雷诺,我就让你在多活几日,不信你永远不出酒店,只要离开酒店,就是你的死期!”

克劳德直恨得牙根直痒痒,竟然不得不多让雷诺活几天,真是可恼、可恨!

恨火攻心的克劳德根本无心工作,微微扫了眼桌上的药剂便欲扔掉,但就是这一眼却是让克劳德心头一跳!

“哈雷,‘热血时代’大酒店六楼六号套房!”克劳德拿起药剂仔细阅读着贴在瓶子上的字条的信息。

“这个地址……”克劳德深深皱起了眉头,浑身猛然释放出浓烈的杀气!

就在刚刚,他才从阿森的飞鸽传信上看到这个地址,是雷诺入住的地方,现在这瓶药剂竟然也是一模一样的地址,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呵呵……”克劳德冷笑着说道:“哈雷?我应该叫你雷诺才对吧,居然使用化名前来报名,想要以此为跳板接近兰德里家族解释你杀我的真相,冰释前嫌么?”

“真是好聪明的一招,可惜啊,你没想到我克劳德还活着吧,更没想到你投送的药剂会落入我的手中吧?”

“雷诺呀雷诺,你真是差一点就成功了,但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我怎么可能会让你的药剂出现在亚萨大师面前,怎么可能会让你有机会接触兰德里家族?这一次,你注定要一败涂地,就连老天都不帮你啊!”

克劳德直恨得咬牙切齿,同时更感阵阵后怕,幸好这瓶药剂落入了他的手中,否则还真有可能让雷诺得逞,一旦让雷诺和兰德里家族澄清,他可就要倒大霉了,所以药剂绝不能留!

然而,就在克劳德欲将药剂消毁时,门外突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旋即便听一道满含威仪的声音说道:“克劳德司长,在吗?”

“亚萨大师!”克劳德顿时听出了声音的主人,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亚萨大师可是‘药剂师联盟’首席药剂师,乃是卡诺萨主城的‘药剂师联盟’总部派在旭日城镇守分舵的,于炼制药剂的成就深不可测。

而且克劳德欲销毁金色‘净化药剂’就是为了不让亚萨大师看到,此时亚萨大师竟然亲自登门,莫非是为了金色‘净化药剂’而来?

有道是做贼心虚,克劳德一时间不禁有些乱了方寸,但却知道无论怎样都不能给雷诺丝毫的机会,否则自己就倒霉了。

眼见亚萨大师已经推开了门,想要销毁已是来不及,克劳德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将金色‘净化药剂’顺着窗口扔了出去。

也就在克劳德扔掉药剂的同时,一名身姿英挺,丰神如玉的中年男子已经推门走了进来,只见其眉似远山,鼻若悬胆,一双丹凤眼时刻流转着深邃的精芒,不怒自威。

只是此时这张面孔的神情看起来有些不悦,冲着克劳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