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177、死磕

0177、死磕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8-10 18:47  字数:3380

?

“难道要靠领悟者自己去想象吗?”雷诺感觉喉咙有些发干,这么深奥的意境如果不是大能直接描述出来,以自己这半吊子的水准怕是够想几年甚至几十年的。

雷诺毕竟不是什么武道至尊,而且前世就是个考古学家,奇门遁甲他能懂一点,对于武道玄妙,他的底蕴几乎为零,指望他发挥想象顿悟完整的意境威能简直比让驴上树还要困难。

然而,就在雷诺一筹莫展的时刻,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猛的一下想起了斗天灵猴传授给他的八相金身第一重‘水德金身’口诀。

“水德万物,宁静而致远,御善以近道,金身通达方载万物。”雷诺默念着‘水德金身’口诀,瞬间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这不就是他想要的‘阴’!想要的‘静’嘛!

不过雷诺能够感觉得出,‘水德金身’这几句话所蕴含的意境远比‘魔咒意境’要高深得多,但也正因如此,若是能将‘水德金身’领悟练成,还征服不了‘魔咒意境’的霸道刚猛嘛!

雷诺做事向来雷厉风行,有了思路立刻就开始狂,干,故技重施,依靠无数遍的默念,令自己完全沉吟在字里行间的美妙之中,旋即使得精神世界感悟到了玄奥的意境。

如此方法虽然旷日费时,但盛在有效,莫名其妙就一朝顿悟那种好事似乎并不很乐意光顾雷诺,所以雷诺只好死磕!

死磕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用时间就能够衡量的了,雷诺这一死磕就又是三天时间过去了……

斗天灵猴早在两天前就已经睡醒了,看着被杂碎的魔法屏幕以及迸溅的玻璃渣滓,斗天灵猴有点傻眼,卧槽!这特么是谁干的?难道有杀手前来刺杀!

斗天灵猴一个激灵,飞身来到练功房门前查看情况,确定一切都没事后才松了口气,朦朦胧胧的想起来,魔法屏幕好像是被他一茶杯给砸崩的。

“尼玛!小雷子这是闭关还是生孩子呢?都七天了,竟然还没有出关的意思,真打算把猴爷我憋疯嘛!”斗天灵猴已经快要闷炸了。

猴性天生活泼好动,斗天灵猴更是如此,让他待在一个房间中七天,简直就是炼狱般的煎熬,可是雷诺一日不出关,煎熬就得继续,可想而知斗天灵猴有多么抓狂……

而此时,一街之隔的‘药剂师联盟’却是一片愁云惨淡,尤其是亚萨大师的办公室中,气氛更是凝重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今天还是没有任何金光药剂师的消息吗?”昔日意气风发,威仪慑人的亚萨大师此刻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霖儿很是落寞的问道。

霖儿见老师如此模样,都有些不忍心说了,支支吾吾道:“老……老师,不然就算……算了吧,联盟高层两天前就因全城播报的巨额费用停止了寻找,显然是放弃了,您又何必执着,‘药剂师联盟’的招牌又不是您一个人的,就算有利益上损失那也是联盟五虎的,和您又没关系。”

“唉……”亚萨大师长叹一口气,根本没人理解他的心情,其实他要的既非利益,也非名誉,而是一次与能者交流论道的机会。

他苦研数月而不得克制‘望齿魔人’的解药,那名金光药剂师却能炼制出来,他想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对于一名药痴而言,探究正确的药理远比什么利益和名誉都要重要十倍,百倍!

霖儿见状,委婉的说道:“老师,霖儿觉得那位金光药剂师可能已经离开旭日城了,否则我们这么大的宣传力度,他肯定早来见您了。”

“再找找看吧。”亚萨大师仍旧不愿放弃,坚定的说道:“也许联盟中有人在刻意阻止,否则那瓶药剂怎会被人恶意丢到楼下?我相信,那位金光药剂师一定还在城中,我们要转化下立场,主动找到这位大师,而他最可能出现的地方极可能是……”

霖儿这个鬼精灵,闻言顿时眼睛一亮,道:“老师,您是说城主府!不错,三日前,奥古斯丁城主几乎与我们先后宣布超级悬赏,说若有能者能化解其子御东皇体内的蝎毒,便赏魔石千万,并赐十字勋章,成为城主府一级幕僚!”

“如此巨大的诱惑下,全城的药剂师都疯了一样涌向城主府,也许那名金光药剂师也在。”

“嗯……”亚萨大师沉吟道:“霖儿,你分析得相当不错,老师也是这么想的。而且老师所料不差的话,奥古斯丁发动这么大悬赏,其目的就是为了找寻那位金光药剂师。”

“不过并未听说有谁领走了城主府的悬赏,说明那位金光药剂师并未出手,或者出手了并未完全化解蝎毒,毕竟御东皇所中之毒乃是‘紫影魔蝎’之毒,即便是我亲自出手都未能解之。但无论是哪种结果,城主府都值得走一趟。”

咚…咚…咚……

却在此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旋即一道满含恭敬的声音报道:“亚萨大师,城主府李副官前来拜见。”

“李副官?”亚萨大师有些疑惑,李副官找他做什么?当下说道:“请李副官进来吧。”

“是。”下属应了一声,片刻后,房门被打开,一名身着皮甲,容貌硬朗的青年走了起来,冲着亚萨大师行了个抱拳礼,虽是努力和颜悦色一些,但身为军人的铁血气质却是渗如骨子里,显得有些严肃道:“亚萨大师,久仰。”

“哈哈……”亚萨大师朗声一笑,起身道:“哪里哪里,李副官客气了。上次小别已有近月,不知贵府少主现在伤势如何了?”

李副官并没有太多多余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