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190、惊!十品药剂

0190、惊!十品药剂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8-17 13:03  字数:3410

?

“喝!”

雷诺沉声一喝,磅礴斗气顿时犹如滚滚银浪般自掌间喷吐而出,只见雷诺浩掌腾空一震,五支试管中药液立刻便是被斗气被包裹着飞到了空中,药理相合,效能相持!

在磅礴斗气的淬炼之下,五种不同的颜色缓慢的融合着,渐渐趋于纯净透明。

若是寻常药剂师炼制如此程度便结束了,因为他们的斗气继续淬炼下去,将会导致药剂彻底报废,但对雷诺而言,这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

哐!哐!哐……

而此时,伴着一阵机括弹动的声音响起,棚户中已经有一名药剂师率先完成了炼制。

“金色药剂!”亚萨大师看到这名药剂师炼制出的药剂竟然是金色,顿时激动起来,当下便欲前去亲自检测个究竟。

不得不说,这瓶金色药剂令亚萨大师一下子振奋了起来,难道这名老者就是炼制金色‘净化药剂’的那名‘金光药剂师’嘛!

哐!哐!哐……

然而随即而来的一阵机括弹动声令亚萨大师止住了步伐,因为这第二个完成炼制的药剂师所炼制的药剂竟然也是金色。

哐!哐!哐……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药剂师触动了机括,而所炼制的药剂也是无一列外,全部都是金色药剂。

眼见如此情形就算是傻子也明白怎么回事了,亚萨大师的心里更是如同明镜似的。

“唉……”亚萨大师轻声叹息,心道:“都是一群投机取巧之辈,本座要找的是金色‘净化药剂’,而非金色药剂啊,你们以为在药剂中加入少量的麻黄草,令药剂变色就能获得本座青睐了,愚昧啊。”

亚萨大师叹息的同时更感愤怒,这些药剂师不求上进,反倒颠倒黑白,阵阵是可恶至极!

如此一来可谓是大大加大了亚萨大师辨认金色‘净化药剂’的难度,必须要一瓶瓶的进行检测才行,可想而知亚萨大师看到铺天盖地的金色药剂之后内心是怎样的卧槽,直接丧失去检测的欲望。

因而当那些感觉自己炼制出金色药剂而洋洋得意的药剂师看向亚萨大师,希望能得到亚萨大师青睐的时候,结果却只是得到亚萨大师一个大大的后脑勺!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棚户中完成炼制的药剂师越来越多,机括弹动的声音此起彼伏,好在并非所有药剂师炼制的药剂都是金色,多多少少让亚萨大师的心情好了一些。

两小时的参赛已经很快便是过去了一大半,整个棚户中还没有完成炼制的药剂师已经只剩下一人,赫然便是雷诺。

亚萨大师淡淡的看着,对于雷诺所处的单间已经完全不抱有任何希望,试问一位能够炼制出金色‘净化药剂’的药剂贤者炼制一瓶药剂会需要一个多小时?

这怎么可能!

在亚萨大师看来,这个单间中药剂师要么是滥竽充数之辈,要么是学艺不精,如果不是碍于一言九鼎,他怕是要吩咐人将这个单间中的人给轰出去。

而那些已经完成炼制的药剂师却是对雷诺毫不吝啬嘲讽之词,以此来彰显自我的优越感……

其中一名油头粉面的药剂师不屑的瞥了眼雷诺所在的单间,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呀~这是谁呀,都快炼制两个小时居然还没完成,就这水平也好意思来参赛,真是不怕丢人显眼啊。”

“就是!浪费大家检测的时间不说,还要亚萨大师专门等他一个人,真是好大的排场。”有人附和道。

“嘿嘿……”之前要让雷诺给他当药童的那名狼族青年药剂师坏笑着说道:“让我来告诉你们单间里面是谁吧,你们都不记得‘1086’了吗?”

“1086?怎么,竟然是他!”有人想了起来,旋即笑道:“这就难怪了,恐怕现在正愁得在单间里面哭呢吧,哈哈……”

“谁呀?”

“还能有谁?除了那个连药剂师长袍都没资格穿的下九流,谁炼制个药需要这么久。”嘲讽雷诺最厉害的那名鼠族药剂师阴仄仄的说道。

“原来是那个奇葩啊,我早就看出他是个滥竽充数的水货,居然敢来‘万药大会’浑水摸鱼,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亚萨大师也没有约束这些人的意思,他是一名药痴,对于药剂一道充满了尊崇,而一个花费将近两个小时都没炼制出药剂的家伙无疑是对神圣的药剂的亵渎,根本不配来参加‘万药大会’。

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预定的两个小时参赛时间已经只剩下五分钟了,但雷诺所在的单间仍旧没有丝毫打开的迹象。

棚户中的一千多名药剂师都是汇聚过来,议论纷纷,各种讥讽与嘲笑宛若浪潮般此起彼伏,就连亚萨大师的目光也是分毫不离的落在了雷诺所在的单间。

他倒要看看,这究竟是怎样一朵奇葩!

而此刻,单间中的雷诺淬炼药剂也是到了关键时刻,原本被斗气包裹飞腾在空中的纯净透明色药剂,此刻已经转变成了暗金色,绽放出璀璨的金芒,直将整个单间映衬得犹如金色的海洋一般。

而且药剂的颜色还在缓缓的加深着,似乎要向赤金之色转变!

一滴滴豆大的汗珠顺着雷诺的额头、鬓角不断滚落,为了炼制‘神圣祝福’,雷诺的斗气消耗非常猛烈,但雷诺仍旧咬牙坚持着,浩荡的银色斗气犹如滚滚狼烟般冲洗着药剂,不断的淬炼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此刻,距离参赛时间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分钟,那些围绕在雷诺单间周围嘲讽的药剂师已经快笑傻了,似乎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