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201、冤有头债有主

0201、冤有头债有主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8-22 19:29  字数:3386

雷诺一直奇怪自己与兰德里家族并未蒙面,使用的又是化名,兰德里家族怎么可能知道他来了旭日城,原来是克劳德在幕后操纵!

而且之前战中奥赛德曾无意吐露绝不会出卖血亲,更是和克劳德的身份契合!

“呵呵……”雷诺冷笑,他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向兰德里家族澄清误会,就是顾及克劳德已死,死无对证,他贸然前去澄清不仅不会消除误会反倒可能适得其反,但既然克劳德现在活着,那么事情就有解了。

“克劳德,你隐藏幕后,屡屡欲置我与死地,风水轮流转,如今也该我反攻了。”雷诺心中暗道,恨火熊熊燃烧起来,前仇新恨通通涌上心头,唯有让克劳德拿命来偿!

感知到雷诺散发出的磅礴杀机,御东皇道:“看来此事的症结就是克劳德了。雷诺大师尽管放心,你既为我城主府之人,那么城主府绝不会坐视不理,本少现在便出兵将克劳德抓来任雷诺大师处置。”

以城主府的庞大势力想要制裁克劳德无疑就像碾死一只蝼蚁般简单,故而御东皇浑然没将克劳德放在眼中。

然而雷诺却道:“少主慷慨之情,雷诺不胜感激。只是此事错综复杂,解铃还须系铃人,请少主交给雷诺处理。毕竟克劳德乃是兰德里家族的嫡系,若是以强硬姿态制裁克劳德,恐怕要招得兰德里家族心生芥蒂,甚至记恨城主府,必将不利于城主日后统领旭日城,雷诺一介凡夫,岂能因此陷城主府于不利。”

御东皇闻言暗暗点头,不禁赞赏雷诺的崇高品德与过人智慧,当下道:“雷诺大师之顾忌不无道理,那依照大师高见该当如何?”

“冤有头,债有主,我和克劳德之间仇怨还需我和克劳德来了解。”雷诺道:“我要向兰德里家族彻底澄清埋骨山脉的误会,让克劳德原形毕露,以理服人,让兰德里家族无法庇护克劳德,也不会让城主府留下以力压人的由头。”

“此法确乃上上之策。”御东皇深深点头,道:“只是实施起来未免太过困难,那克劳德怎么可能会承认当初谋害大师,陷自己于众叛亲离的绝境。”

“嗯……”雷诺深深沉吟起来,思维飞快的运转着,考虑如何才能逼克劳德现出原形。

他现在虽然知道克劳德没死,但仍旧没有证据证明当初在埋骨山脉,克劳德欲杀他取血修炼邪恶魔功‘百毒之躯’,空口无凭根本无法让人信服,他必须想办法让克劳德自乱阵脚才行。

一番沉思之后,一个针对克劳德的计划已然在雷诺的脑海中成形,心下暗道:“要逼克劳德就范,关键还是奥赛德,若能策反奥赛德当场指证是由克劳德,那么克劳德必将百口莫辩,如此便可撕下克劳德的伪装,进而令我在解释权上反客为主……”

雷诺的目光变得明亮起来,脸上洋溢着自信。

御东皇见状笑道:“看来雷诺大师已经想到化解之法了。”

“嗯。”雷诺应道:“不过

此事怕是要劳烦少主配合雷诺一番。”

“没问题。”御东皇爽快道:“就算大师不说,本少也会插手此事,大师乃本少‘辅武侍郎’,更是本少救命恩人,刺杀你就是扇我御东皇的脸,若不还以颜色,城主府岂不让人下看!”

“多谢少主,雷诺感激不尽。”雷诺抱拳一礼道。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御东皇道:“雷诺大师但有需要尽管提便是,此事城主府上下必然鼎力支持。”

“嗯。”雷诺郑重点头,道:“不过至关重要的一环还系在奥赛德身上,不知少主可否带我前去与奥赛德一谈?”

“现在怕是不行。”御东皇道:“奥赛德为剑气重创,伤势沉重,如今正关押在城主府大牢中,由亚萨大师亲自救治,当下根本无法提审。”

“嗯……”雷诺微微颔首,又问道:“少主,那在我昏迷这段时间,针对我遇刺一事外面有什么动静没有?”

御东皇道:“雷诺大师遇刺一事兹事体大,关乎于我城主府颜面所在,故而在你昏迷期间未能弄清情况之下,父亲严令封锁消息外漏,一切按兵不动,只等雷诺大师醒来再做处理。”

雷诺闻言暗暗赞叹城主大人的处事能力,不愧是一城之主,若是寻常之辈怕是早就擒拿奥赛德向兰德里家族兴师问罪了。

当下雷诺满含愧疚道:“雷诺不才,竟令城主大人如此操劳,真是万分愧歉。”

“哎~”御东皇道:“雷诺大师不怪我城主府保护不周已是高德,何须致歉,当前雷诺大师首务当是尽快好起来才是,和本少之间就无须这么客气了。”

雷诺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当下说道:“既然少主如此爽快,那雷诺便不矫情了,现下正有一事还望少主帮忙。”

“哦?”御东皇眉梢微微一挑。

雷诺道:“克劳德指使奥赛德前来杀我,如今必然急于知道结果,所以请少主放出消息,就说我被无名杀手刺杀终于今日不治身亡,而无名杀手也被十字剑气轰杀得尸骨无存,城主府虽是震怒但却无从查起,并发动兵力全城搜查做做样子,以此让克劳德放松警惕。”

“哈。”御东皇也是聪明人,闻言顿时笑道:“雷诺大师真是好一招化明为暗,欲擒故纵,克劳德这老小子要惨了。”

雷诺道:“少主谬赞,雷诺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克劳德隐匿暗中这么久,也该是让他一尝自酿苦果的滋味了。”

“嗯。”御东皇点头,道:“此事本少会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