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247、同行

0247、同行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9-14 19:28  字数:3465

?

“雷大哥,你居然还是一名药剂师呐。”风铃儿见雷诺炼制药剂运转如飞,饶有兴致的走了上去。

“呵呵……”雷诺微微一笑,“怎么,风兄弟你也懂药剂吗?”

“一点点。”风铃儿笑道,随手拿起雷诺炼制好的‘飞龙药剂’嗅了嗅道:“风属性的十品飞翔药剂,原来雷大哥还是一尊药剂大师呐。”

雷诺闻言顿时心神一震,看向风铃儿的眼神瞬间起了微妙的变化,这少年是什么来头,竟然只是轻轻一嗅便能准确判断出‘飞龙药剂’的属性。

要知道即便是亚萨大师当初检测‘飞龙药剂’时都只是检测出风属性,而不知‘飞龙药剂’究竟能否飞翔,这风铃儿不简单啊!

风铃儿又拿起另外一瓶‘狂暴药剂’嗅了嗅,漫不经心的说道:“土属性的力量药剂,十秒内攻击力暴增一倍,位列九品。”

“我去……”雷诺直震撼得差点咬到舌头,这看似普通的少年似乎一点都不普通啊,莫非是药剂大宗师?!

不动声色间便是尽数道破两大奇门药剂属性,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然而令雷诺没想到的是,风铃儿接下来的话语却是令雷诺更加震撼。

“雷大哥能研制出如此威能了得两大奇门药剂,真乃惊才绝艳。”风铃儿背着手老气横秋的说道:“不过药效和冷却时间却还有改进的空间,如果在飞翔药剂中加入些许‘云中露’、‘风采莲’、‘冥龙血’的话,冷却时间起码缩减一半,至于力量药剂,只需将五阶魔兽‘噬石鼠’的晶核研磨成粉加入一度量便可将药效延长十倍以上。”

雷诺对药剂是个半吊子,但还是能够听出风铃儿所言极入药理,绝非信口雌黄,心中的震撼直如翻江倒海一般,这风铃儿小小年纪于药剂一道的底蕴已经足以将亚萨大师甩开十万八千里了!

“风兄弟真乃奇才,真是令我佩服之至。”雷诺由衷道,可惜此刻非是探讨药理的时刻,否则定要向风铃儿讨教一番不可。

“呵呵……”风铃儿笑道:“我乱猜的啦。”

雷诺知道风铃儿是在谦虚不想打击自己,当下笑了笑便是再次投入炼制。

他如今可是亡命之身,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佣兵追杀上来,他必须多准备一些‘飞龙药剂’和‘狂暴药剂’来防身。

历经半个多小时的紧锣密鼓炼制后,雷诺空间袋中的灵粹已经被炼制一空,最终炼制出了六瓶‘飞龙药剂’,十瓶‘狂暴药剂’。

虽然雷诺对于数量并不是很满意,奈何身上携带的灵粹有限,只能炼制这些了。

经过这一番忙活,天已将明,充塞于内滩的魔煞之气犹如晨雾般开始缓缓退却,狂暴了一夜的兽鸣声也是渐渐趋于平歇。

雷诺拿出两瓶‘飞龙药剂’递给风铃儿,说道:“风兄弟,内滩太危险了,这两瓶‘飞龙药剂’你拿着,若遇危机便可服用凝练‘魅影冥龙’飞天而起,往北千里有一座黄沙镇,到了那里你就安全了。”

“谢了。”风铃儿微微一笑接过‘飞龙药剂’,“前往‘吞魔海岸’万一遇到不测,这两瓶药剂倒是可以救命。”

雷诺闻言略显诧异道:“怎么,风兄弟你也要去‘吞魔海岸’?”

“我有件东西可能丢在了那里,对我很重要,我要去找回来。”风铃儿说道:“雷大哥,听你的意思莫非也要是去‘吞魔海岸’?”

雷诺微微颔首,道:“我要经过‘吞魔海岸’前往‘迷乱旋涡’寻找极品灵材‘炼洗之母’。”

“嘻!”风铃儿笑道:“这倒好了。”

雷诺顿时明白了风铃儿的意思,直接拒绝道:“风兄弟,我们不能同行,我如今正被追杀,跟着我你会更加危险。”

“有人要追杀你?”风铃儿不仅不恐惧反而兴奋起来,笑道:“那一定很刺激!很好玩吧!”

“好玩?”雷诺顿时满头黑线,这风铃儿未免也太乐观了吧,以为追杀是过家家啊?

他这一路几番死里逃生,都快要被追杀成狗了,还好玩?玩命还差不多。

“风兄弟,追杀只有残酷没有好玩,你快离开吧。”雷诺冷冷的说道,他不想连累风铃儿,那些魔族佣兵嗜血凶残,杀人如麻,绝对不会对风铃儿手下留情的。

眼见天色已亮,雷诺直接离开向着椰林外走去。

叮铃铃……

雷诺刚一迈步,身后便是响起清脆悦耳的铃声。

叮铃铃……

风铃儿笑嘻嘻跟在雷诺身后,亦步亦趋,雷诺走一步跟一步,走到哪跟到哪,就是不说话。

“我说……”雷诺转身,有些无奈的说道:“风兄弟,跟着我真的很危险的,有生命之危,我保护不了的。”

“我才不怕,而且我也没说要保护呀。”风铃儿笑道。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风铃儿这般软磨功夫真是令雷诺没辙了,当即加快脚步向着林外奔去。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雷诺身后顿时铃声大作,风铃儿努力追赶着雷诺,可他毫无修为如何追得上雷诺,眨眼便是被雷诺甩下十几米远,越追越远……

悦耳的铃声渐渐远离耳畔,雷诺心想风铃儿追不上肯定会乖乖回黄沙镇,回眸一看却见风铃儿踉踉跄跄的追来,稚嫩的小脸上依旧挂着甜甜的微笑……

“姐姐……”不知道是不是雷诺太想姐姐的缘故,此时再次从风铃儿的身上看到了些许姐姐的影子,无论生活有多么的苦难,姐姐总是向他投以最甜的微笑,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