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268、简直弱爆了

0268、简直弱爆了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09-26 19:34  字数:3482

?

“啊——!”白骨团长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整条右腿完全被雷诺一拳轰成粉碎性骨折,鲜血淋淋,挣扎着从沙滩中爬了起来,目眦欲裂的怒吼道:“该死的!雷诺,你竟然废了我一条腿!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

“哈!”雷诺寒声一笑,一步步向着白骨团长走去,“杀人者,人恒杀之!我雷诺就在这里,有能耐尽管来杀!”

“可恶!雷诺,你真是欺人太甚,真以为我就奈何不得你么?此招之下,我要你饮恨!”

“白骨绝冥掌!”

白骨团长暴喝,斗气饱提,一尊狰狞无匹的白骨骷髅虚影瞬间从其背后轰霆而起,无匹魔威倾泻而出直令风云惊走,十方霍乱!

“死吧!”

轰隆隆~

白骨团长一掌轰出,庞然骷髅虚影瞬间化作如江浩瀚的白骨煞气凝练入掌印之中,使得白骨团长一掌威能瞬间暴增极致,一下轰出便是万鬼同行,阴魔破天,磅礴之势气吞六合八荒,绝杀不留行!

“嗯?”雷诺见状顿时一凛,心知白骨团长死中求生,此招威能莫测,不敢有丝毫大意,至极之招亦是同时爆发。

“叠浪奥义!”

雷诺沉声一喝,气纳狂澜,洪涛凌云,亦是斗气炼形,一幅瀚海狂澜之景象顿如画卷般从雷诺的背后展开。

轰隆隆!

雷诺一拳砸出,三千骇浪同行,宏大之势,吞天埋云,震撼八荒六合,一如蛟龙翻天覆海,大浪滔天,强势一撼白骨绝冥掌!

轰!轰!轰!轰……

双方甫一交锋便是上演最至极的杀伐,无穷白骨煞气在吞天骇浪的冲击下顿时被摧枯拉朽般崩毁,雷诺之拳一往无前,刚猛至极,霸道至极,瞬间便是将白骨团长的拳印煞气撕毁得干干净净,直接杀临本体!

轰!

重拳冲击刹那,双方顿时同感震撼,触目的血红顿时从雷诺和白骨团长的嘴角溢了出来。

“死!”

然而就在白骨团长掌劲耗尽刹那,雷诺压缩于拳印之中的叠浪之力轰然爆发开来。

白骨团长此时正是一招用老,新力未生之时,如何抵挡得了狂暴无匹的叠浪之力,而且叠浪之力还是一浪更比一浪强,一浪更比一浪狂!

嘭!嘭!

伴着两道沉闷的巨响声响起,白骨团长的身体就像是被打松的棉絮一般,瞬间膨胀了开来,传出一阵阵筋骨碎裂的脆响。

噗——!

一口混杂着些许脏腑碎片的浓烈血雾从白骨团长的口中狂喷出来,整个人就像是一条被攻城巨锤砸中的死狗一样凌空抛飞了出去,血染长空,浑身都被轰狂猛的叠浪之力轰成了破烂,炸出一团浓烈的血雾!

“怎……怎么可能?!”白骨团长烂泥般摔在地上,对于这般结果充满了难以置信。

‘先天白骨功’第九重,至极一招竟然被雷诺摧枯拉朽攻破,完全被雷诺碾压,怎么会这样?雷诺怎么会变得这么强?!

“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能耐?这就是你自诩高贵的资本?这就是你屠戮我人族百姓的底气?”雷诺一步步逼近白骨团长,一字一顿的说道:“简直弱爆了!”

噗!

听闻‘弱爆了’三个字,不知道是怒火攻心还是重伤之至,白骨团长顿时仰天喷出一口血浪,看着雷诺那如死神步伐般逼近

的脚步,白骨团长终于感觉到了恐惧,深澈灵魂深处的恐惧!

“你……你……怎么……怎么会这么强?!”白骨团长骇然看着雷诺,挣扎着向后挪动着,这一瞬间,他感受到了浓烈的死亡危机,就像是滚滚潮水般要将他吞没!

“颤栗了么?”雷诺冷笑,就像是一尊嗜血的杀神逼近白骨团长,“可惜这还远远不够,你所造下的罪孽就算倾尽四海之水也难以洗刷,死对你来说都是一种饶恕!”

“你……你想怎么样?”白骨团长闻言顿感毛骨悚然,浑身的汗毛都是一下倒竖了起来。

“你猜。”雷诺邪邪的笑道,恶有多大,罪有多深,雷诺最为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却是瞬间唤起白骨团长内心最无边的罪恶,令其陷入无尽的恐惧与绝望。

这一瞬间,白骨团长幻想出雷诺无数种残忍虐杀他的可能,就像他们魔族虐杀那些手无寸铁的人族百姓时一样。

这种幻想念头犹如亲身体会一般,直令白骨团长险些发疯!

而这正是雷诺想要的,他要让白骨团长这个恶贯满盈的罪魁祸首死在无尽痛苦,无尽绝望之中,要让他饱受最残忍的精神折磨!

唯有如此,方能一泄心头之恨,方能一雪无辜亡灵之仇,方能告慰他们在天之灵!

“啊——!不要!不要!”白骨团长抱着头歇斯底里的惨嚎起来,爬将起来一瘸一拐的撒腿就跑,雷诺简直就像是他甩之不去的梦魇,他再也不想多看雷诺一眼。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逃得了么?”雷诺心中仇火翻涌,眉心墨华激荡,‘墨珠结界’爆发而出,瞬间将白骨团长罩入其中。

嘭!

白骨团长重重的撞在结界壁障上,被弹了回来跌坐在地上,然此刻白骨团长的战意已经被雷诺杀得溃散,肝胆俱裂,宛若失心疯一样又爬起来向着结界壁障撞击上去。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白骨团长歇斯底里的哀嚎着,披头散发,就像是一个乞讨的可怜虫!

然而雷诺却无丝毫怜悯,不紧不慢的走到白骨团长面前,直接一脚将白骨团长践踏在脚下,冰冷道:“原来你这么怕死,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