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279、近魔四杰

0279、近魔四杰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10-01 02:52  字数:3406

?

“呵呵……”雷诺苦笑道:“东皇兄说笑了,我此番进入南荒,差点没被追杀成狗。”

“怎么?”御东皇脸色一变。

雷诺感慨道:“待入宫后我在与你细细道来,此番南荒戈壁之行,可谓是一波三折,荡气回肠,非是三言两语所能道尽……”

东皇宫,偏殿。

御东皇,雷诺一行踏入其中,方一落座,御东皇便是迫不及待的问道:“贤弟,究竟是怎么回事?可知是什么人追杀你?”

“是屠无疆。”雷诺道。

“他?!”御东皇疑惑道:“贤弟与屠无疆素无恩怨,他为何要追杀你?而且他怎么会知道贤弟去了南荒戈壁?”

雷诺道:“当然是念癫狂一手促成的,他让我取‘练习之母’的同时也让屠无疆去了,导致我和屠无疆在黄沙镇……”

雷诺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描述一下,虽然雷诺说得很是简单,但御东皇仍旧能够感受到雷诺此番南荒戈壁之行的惊心动魄,简直就是与死神争命!

“念癫狂神志不清,反复无常,有此举动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苦了贤弟了。”御东皇恍然道:“倒是如此说来,屠无疆是为夺宝而起杀机了。”

“非也。”雷诺道:“我感觉没有这么简单,屠无疆对我的仇恨非常浓烈,简直就是不死不休,不可能只是单纯的因为夺宝,我感觉……”

“什么?”御东皇眉梢微蹙。

“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屠无疆对我的仇恨简直莫名其妙。”雷诺道。

“凡事必有因果,或许其中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贤弟无须为此烦心,为兄定会帮你查个水落石出。”御东皇豪气干云道。

“这倒不必了。”雷诺坚定道:“真仇也好,假误会也罢,我与屠无疆都不会善罢甘休,他此番在南荒戈壁所为之恶已是罄竹难书,为了无名村寨枉死的三百亡灵,我必手刃屠无疆!”

“嗯……”御东皇微微沉吟道:“只是屠无疆位列近魔四杰之一,战力超绝,即便是我也没把握击败他,贤弟可不要意气用事啊。”

“又是近魔四杰?”雷诺眉头一挑,他今天已经不下十次听到这个词了。

“贤弟也知道近魔四杰?”御东皇微感诧异。

“不是很清楚,不过刚才在‘落凤楼’我有和赫墨宇敌交手,他也是近魔四杰之一。”雷诺道。

“贤弟和赫墨宇敌交过手!”御东皇更感诧异,“赫墨宇敌虽然在近魔四杰中排行第四,但力大无穷,战力非同小可,贤弟没有受伤吧?”

“呵!少主,你也太小看雷大哥了吧,那赫墨宇敌连雷大哥一拳都接不下。”风铃儿笑道。

“嗯?”御东皇看向风铃儿,之前并未太在意风铃儿,只想雷诺的普通侍从,此时闻听风铃儿言辞间透露出和雷诺关系匪浅,不禁问道:“贤弟,这位公子是?”

“呵。”雷诺轻笑道:“风兄弟是我在南荒戈壁所救,名叫风铃儿,个性率真洒脱,十分机灵淘气。”

“风铃儿见过少主。”风铃儿冲御东皇微微一笑。

“哈!”御东皇朗声笑道:“既是雷诺贤弟的兄弟,那也是我御东皇的兄弟,称呼少主未免见外,以后便以兄弟相称吧。”

“好啊。”风铃儿应道。

雷诺和御东皇相视一眼均是笑了起来,这风铃儿浑身自有一股子令其,闪闪惹人爱。

兜了个小圈子后,御东皇略显狐疑的看着雷诺道:“贤弟,风兄弟刚才所言当真?你真击败了赫墨宇敌,我没记错的话,赫墨宇敌可是斗帅后期啊。”

雷诺认真点了点头,道:“我正准备和东皇兄你说,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当下,雷诺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出。

“哈哈……”听完雷诺的叙述后,御东皇却是大笑起来,赞道:“看来为兄真是低估了贤弟的实力,好!打得好!贤弟真是为我城主府挣足了面子,真是解气,解恨,爽也!”

“东皇兄,你……”雷诺对御东皇如此反应倍感诧异,本来还寻思着御东皇会为此事而烦恼,毕竟他是以城主府的拳威镇压魔族后裔,而且还废了查姆斯的双腿,羞辱了赫墨宇敌,可谓是给城主府树立了铁山部落这个强敌。

御东皇却道:“贤弟有所不知,我城主府虽为权利中央,实则不然。”

“哦?”雷诺眉梢微微一挑。

御东皇解释道:“这些魔族后裔各自为营,自成政体,只是碍于我父亲的修为才会暂时臣服,而且一贯嚣张跋扈,乖张至极。尤其随着天启、南阐、铁山这三大部落日益强盛,对我父亲也是开始阳奉阴违。”

“旭日城之政权已不如当初稳固,开始飘摇,所以父亲才会对本届‘神冕争霸赛’如此重视,希望我力压群雄,一来挫魔族后裔的锐气,二来稳固旭日城的政权。”

“原来如此。”雷诺的神色不禁凝重了些许,这些内幕若非御东皇说出来,雷诺根本不知道,此刻隐隐有些明白屠无疆为什么敢对御东皇那么嚣张了,原来魔族后裔的势力已经膨胀到快能撼动城主府的权威了!

御东皇继续说道:“如今可谓是城主府和魔族后裔的政权敏感期,双方都不敢太强势,勉强维持着爆发前的临界点。”

说到这里,御东皇有些无奈道:“城中人族百姓被魔族后裔欺凌的事情,城主府也是看在眼中,但碍于政权敏感期只要他们不是太猖狂,城主府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可以说非常的窝火,奈何大势如斯,纵是我父亲也只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