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357、血脉觉醒

0357、血脉觉醒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11-09 09:20  字数:3446

闻言,四大统帅相视一眼,齐齐单膝跪地,道:“我等全凭城主调遣,请城主发令部署战略吧。”

“呵。”奥古斯丁苦笑道:“两军对垒,勇者胜。旭日城乃是我们的根据地,就算战至一兵一卒也不绝不能丢失,本尊没有战略,只有一个信念,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是!城在人在,城王人王!”四大统帅齐声喊道。

“你们都先回去部署吧,时刻备战!”奥古斯丁说道。

“是!”四大统帅应道,躬身退去。

奥古斯丁旋即看向身旁的李副官,道:“李副官,“本尊要去‘血凌武塔’一趟,十二人族部落你多加留心,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本尊。同时,启动‘希望之火’计划吧。”

“尊令。”李副官道。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也是该动用六部血翼了。”奥古斯丁心中暗道,起身离开了‘龙虎堂’。

此番不战则已,战则倾尽全力,无论皇魔森狱参战与否,奥古斯丁都准备倾覆一战,要么将七十二支魔族后裔彻底打趴,要么城毁人亡!

旭日城,老祖宗开辟出的基业决不能在他的手中失去,而且城中数十万人族百姓,那可是尊他为守护之主,他必须承担起这份守护的责任,哪怕这责任再重!

此时此刻,虽然战事未起,各方势力却已是风起云涌,紧急备战,已然是箭满弓弦,一场波及整个混乱大陆局势的旷世大战即将爆发了……

然而,此刻的雷诺却还浸泡在天选剑圣调配的安魂液中正酣睡香甜,对于外界的形势浑然一无所知。

雷诺整个人都沉浸在一股空灵的睡梦之中,无忧无惧,无悲无喜,无论是神魂还是肉身都得以最深层次的滋养,整个人的精神力与身体机能完全积蓄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夜风飒飒,水波涤涤。

时间于无声无息中飞快的流逝,待得雷诺从空灵的睡境中醒来,已然是次日清晨了。

天选剑圣似乎早就算准了雷诺醒来的时间,因而雷诺睁眼的瞬间便见天选剑圣已经平静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天亮了,前辈,是要开始最终的血脉觉醒了吗?”雷诺道。

天选剑圣微微颔首,道:“你准备好了么?”

“呵!”雷诺铿然一笑,“区区**之苦有何惧哉,晚辈时刻准备着。”

“哈哈……”天选剑圣朗声笑道:“好小子,够英勇!既是如此,那便开始吧。”

“嗯!”雷诺郑重应了一声,更衣出鼎,待得天选剑圣将紫金鼎清理完毕,注入碧波寒烟之后,雷诺复又沉入紫金鼎之中。

即便这四天来承受了四次极寒的洗礼,但此刻跃入紫金鼎的刹那,雷诺仍旧感觉那刺骨的寒冷,似乎连灵魂都要被冰封。

“开始了!”天选剑圣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剑指凌空一挥,十八种灵粹立刻腾空而起,纷纷投入紫金鼎中。

“玄天剑印!”

天选剑圣捏指成剑,催

化浩然剑印罩落紫金鼎上,将灵粹药力炼入雷诺的体内。

阵阵熟悉的刺痛感顿时席卷着雷诺浑身上下,似乎身体一下子被穿刺得支离破碎一样。

“哼!”雷诺发出一声闷哼,牙关紧咬,默默承受着,一切都只才刚刚开始而已,真正的痛苦还在后面。

当天选剑圣投放‘荒古禁煞’时,那才是真正至极的痛苦,现在这些不过都是列行过程的毛毛雨而已。

“荒古禁煞,天荒觉醒!”雷诺默默的念诵着,强化自己的意志,抗衡着那一波又一波的煎熬与剧痛。

嗡……

随着天选剑圣一次次投放灵粹,雷诺的体内充塞的药力终于再次达到了临界点,‘水晶心脏’被激发,一如往昔,开始疯狂吞噬灵粹药力,化作磅礴药力灌入雷诺的‘太阳轮’中,使得雷诺的斗气快速的丰盈起来。

与此同时,‘太阳轮’中那尊不知名女神也是随着雷诺修为的提升,斗气的雄浑而愈渐凝实,已经几乎完全凝练成了实体。

只见其身披梦幻的紫色纱衣,凝若羊脂玉般的肌肤在纱衣下若隐若现,那性感到足以令万物失色的火爆身材在斗气的包裹下绽放着凛凛神光。

虽然着装十分大胆暴露,勾魂夺魄,但浑身却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神圣不可亵渎的气息,如同圣母,只可敬畏,不可亵玩!

随着整个躯体的全部凝实,不知名女神手中的兵器也是完全显现了出来,绽放着璀璨的神光。

可惜雷诺此刻痛苦难当,不得不凝聚全部心神来抵抗剧痛的摧残与侵袭,否则雷诺一定会惊奇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兵器!

时间在痛苦中总是过得格外的缓慢,当第九次投放的剧烈痛苦在雷诺体内渐渐舒缓下来的时候,雷诺整个人已经被浓郁的神光所包裹着。

一股股宏大的神息从雷诺的体内激荡开来,使得紫金鼎中的药液就像是翻腾一般的翻滚起来。

而此刻雷诺身体内部变化却更加震撼,鲜红的血液此刻已经蜕变成了灿烂的金黄色,就像是金汤一样在经脉中流动着,比起鲜红的血液浓稠了一倍不止,透发着神圣的气息,无数神之因子被激发。

朦胧中,雷诺似乎看到了一颗沧桑的古树,枝繁叶茂,大到无远弗届,似乎是撑起整个宇宙世界的脊梁!

似乎还有人影在晃动,像是在激战,但实在是太模糊,即便雷诺聚集所有的精神力也要一看究竟也难以看清,好似自己被阻隔在一个无比遥远的平行空间外面,有似乎这一切都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