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419、 奸匪

0419、 奸匪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6-12-16 18:59  字数:3566

“那看来我要尽快将器灵凝练出来才好了。”雷诺笑道。

“嗯。”风铃儿微笑点头,说道:“对了雷大哥,你不是说还有许多神魄呢,拿出来我帮你一起把蕴藏否则碎片的神魄筛选出来吧,这样你下次凝聚器灵时也能方便许多。”

“好。”雷诺应道,正好长夜漫漫也是闲来无事,精力充沛如他们,睡觉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于是雷诺将空间袋中的三万六千枚神魄全部取出,堆积得如同小山似的。

“工作好繁重呢。”风铃儿笑道。

无法使用精神力进行甄别的情况下,三万六千枚神魄筛选起来的确堪称是工程量浩大。

但爱情的力量却更强大,雷诺和风铃儿一边聊天一边筛选速度倒也不慢,而且雷诺将前世在地球上听到过的一些段子拿出来,直将风铃儿逗得欢笑不已。

约莫四个小时候,堆积如山的三万六千万神魄终于被雷诺和风铃儿完全筛选,最终从中筛选出了四十八枚蕴藏法则碎片的神魄,比雷诺预想中的概率要高一些,也算是对两人加夜班的回报吧。

“啊……”筛选完最后一枚神魄后,风铃儿起身狠狠的伸了个懒腰,高强度的筛选大半夜身体都快僵化了。

雷诺将筛选出来的神魄重新装入空间袋中不同的空间,也是和风铃儿一样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骼传出一阵炒豆似的爆响,透过窗户看着微微放明的天色,雷诺笑道:“居然忙乎了一夜,铃儿,累坏了吧?”

“呵呵……还好。”风铃儿笑道,但随即不经意的一瞥却是令风铃儿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喊道:“雷大哥,你快看小猴子。”

“怎么?”雷诺闻声望去,顿时就见原本躺在床上的猴子此刻已经完全被青气玄丝所包裹,就像是一个大粽子一样,已经完全看不到猴子的模样了。

“我看看。”雷诺一步来到窗前,精神力汹涌而出探测猴子的安危。

片刻后,雷诺收回精神力,眉山舒展,面带微笑道:“相较昨晚猴子的伤势已经好转了一些,伤情已经完全稳定了,相信再过些时日就该苏醒了。”

闻言,风铃儿也是松了口气,真希望小猴子早些苏醒,没有这个活宝乐趣都是少了许多。

将猴子安妥好后,雷诺看了看已经完全放亮的天色,发现一夜时间已然匆匆而过。

这时,楼下的木场中传来套马车的声响,安杰拉父子要将打造好的木具带往青垣镇便卖了换些钱财生活,因此早早便是起来准备了。

许是想着雷诺和风铃儿尚在休息,并未打扰,套好了马车装载上打造好的木具缓缓驶出了木场,呆宝则是摇着尾巴,踩着小碎片亦步亦趋的跟着。

而经过这一夜忙活,雷诺两人也是全无睡意,眼见天色已经大亮便下楼洗漱一番,准备待会儿到劳拉的小店拜访下那只商队。

“雷诺兄弟,铃儿姑娘,锅里有米粥和面饼,我和父亲出趟远门,你们随意。”饭桌上压着一张字条歪歪扭扭的写着一行字,雷诺看完会心一笑,暗道安杰拉父子俩对他们还真是关照得无微不至。

当下雷诺便打开锅盖盛了两碗米粥,就着粗糙的面饼和风铃儿简单吃点,雷诺现在已经是斗王境,基本不怎么不需要摄取食物了,但风铃儿却是一顿不吃都饿得慌。

然而,正当雷诺和风铃儿安享着食物时,枫林村中却已是一片鸡飞狗跳,哭爹喊娘!

轰隆隆~轰隆隆~

一支身着青衣劲装,骑着战马的百人队伍强势冲进了村中,瞬间打破了这宁静的清晨!

汪!汪!汪……

村民散养的土狗此起彼伏的狂吠成一片,马队中为首的一名胖子歪着脖子,表情狰狞的拧了一圈,颤动着满脸的肥肉喊道:“兄弟们去把这帮村民都给老子召集来村头,挨家挨户,一个也不准放过!”

“是!”

隆~隆~隆~隆~

众马队成员闻令立刻策马奔腾冲进了村子中,此时正值清晨十分,昨日辛勤劳作了一天的村民大多数尚未起床,门窗紧闭,这些马队成员直接暴力踹门,以强硬而又霸道的方式呵斥着村民到村头集合。

顷刻间,安静祥和的枫林村便是搅得乌烟瘴气,村民们无不怨声载道,但面对强大的护卫团他们唯有臣服,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宰割。

一家家的房门踹开,片刻后,村民们陆陆续续的向着村头赶去,一名身形削瘦,皮肤黝黑的夫人哀怨道:“这天杀的护卫团愈发变本加厉了,三天两头剿‘巨杰士’,钱要了不少,就没见他们成功过,不知道这次又准备要多少?”

闻言,一名短发的中年汉子愤愤道:“哼!名为护卫团,实际上和马匪有什么两样?我看这帮畜生剿‘巨杰士’是假,剥削钱财才是真。”

“可不是嘛,都剿了半年了,每次都是装装样子,‘巨杰士’连根毛都没掉!唉……这帮畜生和那‘巨杰士’根本就是蛇鼠一窝,甚至比那‘巨杰士’祸害更大。”

“那又能有什么办法,亨利这混蛋的伎俩大家谁看不出,要怪就怪我们当初错信了他,还奉为他为英雄,如今他已经做大,我们想反抗也反抗不动了。”

村民们低声议论着,一个个怨声载道,直被所谓的护卫团祸害得苦不堪言。

“我们推选出来的护卫团,倒头来反而成了祸害我们的奸匪,还真是讽刺,唉……冤孽啊!”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摇头苦叹,拄着拐杖颤微微的随着人流向村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