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546、真正的大手笔

0546、真正的大手笔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2-20 05:01  字数:3530

“雷诺危矣!”众长老同感心生悲亡,不禁深深为雷诺担忧起来,这一剑直令天地皆悲,着实可怖!

然而也就在此刻,一股超越千哀万悲之外的霸道龙气震爆风云而出,赫然是——

“还是不够悲啊!”雷诺昂然道,七尺泣血之躯,擎枪傲然而起,金光斗焰,沸腾焚天!

“啊——!”雷诺长啸如龙,心知生死终决尽赴此招,登时再无丝毫保留,饱提浑身斗气,疯狂灌入‘绝代之狂’!

昂——!

一时间龙吟大作,轰掣方圆,纵是远在纳邦德尔学院的学子、导师都是闻听到了这一生至刚、至阳、至狂、至杀的龙吼!

轰隆隆~

龙气激荡,四野尽翻覆,八荒皆临灾,极限的斗气催动,引动雷诺身体之伤,周身血流狂飙,直在地面上汇聚成怵目惊心的血洼,然雷诺却是宛若不觉!

御枪行诀,武姿霸扬,天葬十三龙的虚影从雷诺体内浩荡而出,乍现逆龙盘身的震撼异象!

“什么!竟然是葬龙式!”大长老震惊,更感肝胆欲裂,“雷诺难道已经凝练了龙魂了吗?否则此招过后,雷诺硬抗龙枪霸劲将必死无疑啊!”

“混蛋!你真要要生命来捍卫这不争气的皇庭吗,值得吗?”

此刻,极运六欲剑道的步红尘也是感应到了雷诺浑身释放出的葬龙之气,神情少有的露出一抹骇然,暗道雷诺强得变态,难怪连方瞳都为雷诺所杀,但面对他仍旧必败!

“雷诺,今日本座便彻底摧毁你!死吧!”步红尘招运至极,六欲归真,随其一剑惊出,布世六大悲剑尽纳一剑之中,霎时风云吐雷,乾坤尽悲!

一尊弥天盖地的神影从步红尘的背后升腾而起,随着步红尘急速刺出的剑而落下了惊天动地的大悲掌!

这一瞬间,观战众人无不骇然,面对此招他们也是自认不敌,雷诺还能有生路吗?

“雷诺,你还能再为老夫创造一次奇迹吗?”大长老空前紧张,苍老的身体都是微微颤抖了起来,看向雷诺的眼神就像是一位平凡的老爷爷在期待着宠爱的孙儿的崛起……

轰隆隆~

步红尘一剑惊红尘,剑之过境,恰似洪流灭世,席天卷地向着雷诺冲杀了过来,剑尚未至,恐怖的剑芒便是犹若狂雨倾盆,冲击雷诺周身直暴起万千血雾,令人视之倍感惨烈!

“天龙葬,十三枪,杀伐有道,战龙葬魂!”雷诺目光凛冽,生平至极之招亦是同时爆发了!

昂!昂!昂!昂!昂……

一时间,龙吟掣天,随着雷诺一枪刺出,大地寸寸震爆,天葬十三龙破地而出,强势一撼六欲剑道!

轰!轰!轰!轰!轰!轰……

至极交汇,天崩地裂,偌大的天刑院顿时遭遇毁灭性的打击,两大极招所爆发出的乱流简直毁灭尘寰,一座座建筑直接被冲击得土崩瓦解!

众人无边震撼,纷纷催动法则、斗气护体,这两个妖孽之战简直可以灭世!

王后也是不复从容,在莱昂司卫长所率领的卫队保护下爆退百丈之外。

噗——!

场中,激战中的雷诺突然狂喷出一道血浪,却是强压于体内的三股龙枪霸劲爆发了,远比步红尘的剑道伤害更大,直把雷诺的脏腑都是摧毁,吐出的鲜血中都是掺杂着碎裂的脏腑碎片。

“呵!越生死,越刺激啊!”雷诺眼神狂野,浑然不顾自身伤势,在步红尘没有倒下之前,他决不能倒下,势要完成这一次巅峰逆杀!

嗷……

龙吟也哀,天葬十三龙在六欲剑道的斩杀下纷纷崩陨,就见步红尘仗剑浴烽火而出,一剑荡灭,天地无存,直取雷诺眉心,眼看着雷诺就要惨死当场了!

“哈哈……雷诺,无能为力了吧?本座说过,你终究要死!”步红尘大笑道,剑锋急速接近着雷诺!

“雷诺!”观战的大长老等人均是惊呼起来,感觉雷诺这下死定了。

然雷诺却是泰然自若,‘空间大挪移’瞬间施展而出,重重一脚踏落步红尘狂剑之上!

“什么!”步红尘一惊,雷诺怎么还有再战之力?!

“雷诺想干什么?”场外亦是同起惊疑!

“啊——!”

雷诺脚踏狂剑,昂然一啸,半生巅峰,尽赴终极一枪!

“龙枪霸劲!”

真猛之龙,真霸之龙,真狂之龙,凝练了‘龙印猎魂’、‘亢龙有悔’、‘战龙葬魂’的三股龙枪霸劲暴虐到了极致,一下爆发堪称真龙天降!

嗷——!

震耳欲聋的绝强龙吟声中,赫见百丈狂龙从天而降,携覆世之烽火正中步红尘!

“啊……”饶是强如步红尘也是瞬间见红了,一抹朱红猛的从嘴角喷了出来,浑身衣衫炸碎,发髻都是崩散,红尘剑道直接被一下劈爆,整个人爆退数十丈,浑身斗气尽散!

“怎么可能?”步红尘直惊骇得肝胆欲裂,更感无尽危机,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原来雷诺前面的三枪都是为这最后一枪所蓄的势!

这一枪才是雷诺真正的杀招!

真是好可怕的家伙啊!

“本座乃巅峰斗君,绝不会败!绝对不会!雷诺,你终究要死在我的剑下啊!剑意留痕!”步红尘被雷诺逼入疯狂,睚眦欲裂的咆哮起来。

狂剑极运,人与剑合,剑意合天,一式留痕!

刷——!

霎时,就见步红尘化光而起,磅礴剑意裂天犁地,直催乾坤俱灭,恰似一道斩破万古的永恒之光划,就连玄黄也是一下子失去了颜色,仿佛陷入了绝对的静止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