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556、 死容易,活着难呐。

0556、 死容易,活着难呐。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2-23 17:59  字数:3439

金豆豆的法杖砸断了雷诺一条胳膊,而雷诺的龙枪则是贯穿金豆豆的肩甲,鲜红的鲜血从二人身上的伤口汩汩直冒,惨烈的激战之下,二人浑身的伤口不下百余道,重伤处甚至可见森森骨茬,真的是用生命在战斗!

“你,值得我认真一杀!”雷诺抽枪而出,金豆豆的胸口瞬间溅起一蓬触目的血花。

“哼!雷诺,我真是瞎了狗眼,竟然与你这个势利小人论交!”金豆豆口中溢出一抹朱红,满是恨怒的看着雷诺。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怪就怪命运吧。”雷诺无比冷酷的说道:“可敢问天台决一死战!”

“有何不敢!我势诛你这狼子野心之徒!”金豆豆御杖拄地铿然道。

“好!两日后,午时,问天台问生死!”雷诺道,手掌一拍空间袋取出昨晚准备好的战书扔给了金豆豆。

“战书?”金豆豆心神微微一凝,旋即愤怒道:“雷诺,你竟然对我下战书!非要分出生死嘛,没想到你决心竟如此强烈,我于你的恩情你竟全然抛之脑后!”

“这条胳膊还不够偿还你的恩情嘛,以我的禀赋,就算没有你举荐照样能考入学院,你以为都是你的功劳嘛,矫情!自求多福吧,再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雷诺无比绝情的说道,言罢,转身而去,却是未曾再看金豆豆一眼。

“嗯……”隐藏于虚无中的王后眼线见状暗暗点了点头,身形寸寸羽化,离开了。

金豆豆看着雷诺下的战书,神情无匹的愤怒,恨恨的哼了声,将战书纳入空间袋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心中暗骂道:“混蛋雷诺,下手真是够黑的,哎呦,哥的胳膊肘啊,哥的骨灵盖啊,哥的腰间盘啊……”

一场突如其来的激战,就这样又以突然而去的方式结束了,直令那些不明所以的观战者们愈发的满头雾水!

“这是什么情况?仇杀?情杀?”

“好像是纳邦德尔学院的学子要决斗,我刚才听他们相互称呼雷诺、金豆豆,好耳熟的名字啊。”

“雷诺?哪个雷诺!不会就是最近名满全城的那个,斩杀了奥丁国使团,巅峰斗君步红尘,缔造千古神话的那个雷诺吧?”

“应该不是吧?我可是听说那个雷诺重情重义,用生命捍卫狮心尊严,扬我国威,怎么可能会恩将仇报?”

“这可不一定,那不过是金豆豆一面之词而已,说不定金豆豆做了生命天怒人怨的事情,雷诺是为民除害!”

“可笑!你知道金豆豆是谁吗?那可是位列纳邦德尔学院名人堂第二的传奇人物,一代法君!”

“什么!”众人顿时大吃一惊,“那个名震狮心公国的金豆豆就是他?怎么沦落成算命的神棍了?”

“谁知道,总之这下有好戏看就是了,纳邦德尔学院一个传奇,一个神话对上了,你死我亡,想想都是觉得刺激,恐怕这一下连皇庭和神庭都要惊动了,这两大超级天才对决,必然是风起云涌!”

“可惜我们是没资格见到了,纳邦德尔学院可不是戏院,谁想进就能进的……”

“……”

围观的众人各抒己见,众说纷纭,议论四起,久久不曾离去,然雷诺和金豆豆对决的消息却是如同风暴般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卡诺萨城!

但可笑的是,纳邦德尔学院却是一片风平浪静,还浑然不知一场剧烈的风暴即将来临……

……

卡诺萨,皇宫,养心殿。

王后此刻正躺在金榻上,旁边的侍女则是剥着这个季节只有拜月公国才会出产的龙涎果喂到王后嘴边。

这时,一名侍女匆匆走来,见礼之后道:“启禀王后,丧邦大人求见。”

“宣。”王后淡淡的说道。

“是。”侍女恭敬的应了声退了下去,片刻后,那名全身都包裹在银袍中,只露两只绿油油魔眼的中年男子冲着王后单膝跪地,深深一礼,然后说道:“禀王后,您要臣查的事情有结果了。雷诺今早……”

银袍男子丧邦将雷诺诛杀金豆豆一事的经过原原本本的捧给了王后。

“嗯……”王后微微沉吟,道:“你觉得雷诺有没有尽全力?”

银袍人道:“二人都尚未尽全力,但就从激战程度来看,雷诺的确是对王后您忠心耿耿,对金豆豆浑然没有丝毫留情,只是……”

“怎样?”王后神情一凝。

“只是臣觉得雷诺可能杀不了金豆豆。”银袍人说道:“毕竟金豆豆是巅峰斗君,纳邦德尔学院的传奇,即便是臣都对金豆豆忌惮三分,雷诺不过是个凭奇遇崛起的后起之秀,怎么看都杀不了金豆豆。”

“呵呵……看来你还没认识到雷诺的可怕之处。”王后笑道:“本后并不认为雷诺能有今日成就全凭奇遇,此子战力无双,秘招层出不穷,那步红尘也就和你一般见识,结果呢,还不是被雷诺完美逆杀。”

“希望是臣多虑了,臣这便继续观察雷诺。”丧邦说道。

“不用了,你下去休息吧。”王后摆了摆手道:“不是后天决战问天台么?届时本后要亲自观战。”

外城,居民区。

两间低矮简陋的小平房中,金豆豆一瘸一拐的走到桌旁坐下,先是将身上的伤口处理了一番,然后一拍空间袋把雷诺下的战书取了出来。

“雷诺这混蛋话中有话,书中有书,不知在弄什么玄虚,姑且一看。”金豆豆心中想着,手掌用力一撮,隐藏于战书中的夹层便是显露了出来。

夹层的下面则是压着一枚纸鹤,周身书写着连金豆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