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567、谁是细作?

0567、谁是细作?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3-02 00:37  字数:3440

“或许可找金豆豆一问,他乃神庭六部之一,对于皇室传承应该比较了解。”雷诺想到这里,打定主意,正好今夜要安排慕晴雪和金豆豆相见,正好询问。

回到学院后,雷诺找到风铃儿计划慕晴雪与金豆豆相见之事,然后便是回到宿舍打坐修炼。

入夜。

天空皓月当行,穿梭于淼淼云雾之间,映照得圣彼厮后山的绚烂花海一片祥和,宁静。

孤坟,茕影,相对独立!

月光下,一袭白衣的慕晴雪在风中凌乱,记忆往事都随风,千万相思寄明月,独立坟前,静神、静谧,静静无语……

嗡……

突然,距离慕晴雪不远处的虚空一阵涌动,旋即一道门户从虚空中显现而出,雷诺拉着风铃儿的小手从虚空中迈步而出。

“雷诺,你还敢来此!”慕晴雪一看是雷诺,登时杀机怒涌,玉手一番,青锋威然上手,直接向雷诺杀了上去。

呯!

雷诺剑指瞬出,稳稳的夹住你慕晴雪的利剑,叹息道:“晴雪学姐,让您伤心至此,是我始料未及,希望你能接受我最诚挚的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这天下间就没有遗憾了,你不该来此猫哭耗子假慈悲!”慕晴雪杀气滔天,青锋猛烈一震,飞雪漫天,强势震退雷诺的同时,战技惊出了。

“风雪虏尘静!”

“晴雪!”

却在极寒剑光将出一刻,一只意外之手自虚无中来重重的握在了慕晴雪的冷锋之上,滚烫的热血顿时溅射而出,旋即那记忆中最朝思暮想的面孔破开虚空,终于是彻底出现在了面前。

“豆……豆豆……”慕晴雪顿时心神一晃,冷锋弃手,扑向那本应出现在梦中的身影。

然一抱之下却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温暖,如此的情真意蜜!

“呵!”雷诺和风铃儿相视轻笑,不愿打扰二人生死后的相逢,径自向着远处走去。

“豆豆,不要再离开我了,我承认,我过于冷傲,只要你不走,我愿为你放下所有骄傲。”慕晴雪趴在金豆豆的怀中哭得撕心裂肺,似乎认为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幻。

“好啊,这可是你自己说得哦,我这次回来就是接你走的。”金豆豆把伏在怀中的慕晴雪扶起,温柔的拭去那被泪水打得有些红肿的脸颊的泪痕。

“接我走?”慕晴雪感受着温柔指尖传来的温度猛的一怔!

“对,接你走,在一起。”金豆豆说道。

“可是你……”慕晴雪满是难以置信。

“我并没有死。”金豆豆无比认真的说道,但逗逼如他也仅仅认真一秒,下一瞬便没正经的眯起了眼睛,把香肠嘴往慕晴雪面前一顶,道:“如果不信,请吻我。”

啪!

然慕晴雪却是直接一巴掌把金豆豆抽翻了过去,狠狠的一巴掌直打得金豆豆两眼直冒金星子。

“雷诺,你给我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慕晴雪愤怒了,如果想用这种方式考验她的爱,那么金豆豆真的可以去死了!

“啊?”远处的雷诺闻言顿时脸都绿了,这姑奶奶也太难伺候了吧?都告诉她真相还不行?

风铃儿则是笑而不语。

尚未等雷诺赶过去,慕晴雪便是提着金豆豆的耳朵走到了雷诺面前。

“疼!疼!疼……”金豆豆倒在慕晴雪怀中,咧着嘴直叫唤,更是冲雷诺连连使眼色。

雷诺见状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金豆豆眼神竟然是叫他先别说。

至于别说的原因则是他的脸贴在慕晴雪那高耸的胸部,所谓的疼不过是对满脸爽翻的掩饰……

见雷诺和风铃儿偷笑的模样,慕晴雪似乎也意识到了金豆豆恶劣的企图,登时俏脸一寒,嗔道:“死过一次也改不了你的德性。”

“嘿嘿……晴雪啊,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死也死了,活也活了,就这样得了呗。”金豆豆笑着说道。

“得了?你知道我这些天是怎么过的吗?”慕晴雪怒道:“你们为什么要骗我,很好玩吗?”

“金半仙,你还是快给晴雪学姐解释吧,我可不想再被晴雪学姐追杀一次。”雷诺说道。

“好吧。”金豆豆神色微微一肃,道:“事情是这样的……”

闻听金豆豆的解释之后,慕晴雪震惊道:“什么!竟有此事,你们竟然……不行!这么大的事我要去告诉父亲!”

“不可!”雷诺阻止道:“晴雪学姐,现在你应该能体会我们为何一开始不告诉你真相的苦衷了吧?如果此事为神庭所知,内战必然爆发,你觉得神庭能绝对的控制形势吗?”

“这……”慕晴雪闻言顿时犹豫不言了,在守护神如今尚未完成传承的当下,神庭对上皇庭还真没有丝毫的胜算。

虽然神庭高手众多,但皇庭同样强者如云,而且掌控着军队,真的爆发内战,怕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所以我才与雷诺合演了这出戏,目的是让雷诺成功打入王后的阵营中,来个里应外合,把王后阴谋化解于无形。”金豆豆说道。

“原来如此。”慕晴雪彻底明白了,看向雷诺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深深的歉意,“没想到你们竟背负如此重任,如此无法言明的苦衷,而我却……”

“雷诺学弟,之前是我太激进了,幸好没酿成大错,否则我真是万死不足谢罪。”得知真相的慕晴雪异常的惭愧,她差点就把整个假话毁了,差点就让雷诺和金豆豆的努力付诸东流。

念及自己所做种种,慕晴雪直感满满的负罪感。

“晴雪学姐的反应也是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