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574、变中生变

0574、变中生变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3-06 00:15  字数:3476

不过这入口似乎已经荒废了很久,表面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埃,透过昏暗的天光可以看到一条螺旋形的阶梯垂直旋转着一直延伸到视线不及的无尽黑暗之中。

阵阵阴风裹挟着森邪的魔息从洞口处逆涌上来,一道道深沉的魔啸时而传出,直令人头皮隐隐作麻,不寒而栗!

“切记,没有我的允许千万不可乱动。”四长老再次警告道,旋即一马当先,第一个踏上了螺旋形阶梯,浑身涌现出紫狱雷光,宛若引路的明灯一般,驱散黑暗,引领着雷诺四人沿着螺旋阶梯缓步而下。

很快,众人便是来到了恶魔城第一层,借助着四长老身上散发出的浩瀚雷光,众人目及所见却是一片气势雄伟的地下宫陵,一根根数人环抱粗细的巨大石柱支撑起浩瀚的穹顶,整个地下一层竟然恶魔城的地表面积一般大,一眼望不到尽头。

偌大的空间中徜徉着星星点点光辉,像是尸骨腐化后飞扬在空中的磷火,在这微弱的而幽冷的光线映衬下,隐约能够看到恶魔城一层的布置及构造。

在地宫的正中央是一尊恶相狰狞的巨大恶魔雕塑,羽翼收拢,犀利的魔爪交叉放在胸前,垂手像是沉思,两只螺旋魔角直刺而出,给人无比震撼的感觉。

雕塑身上缠满了水桶粗细的寒铁锁链,随便拆下一环都得有数千斤之重,以看似混乱,细看却又暗含着某种玄机的方式缠绕在雕像的身上。

四壁则是画满了欧式风格的壁画,虽然历经久远的岁月,但壁画却浑然没有丝毫褪色的迹象,色彩十分浓烈,画面更是十分惨烈以及恐怖!

有丈六的恶魔横眉怒目,有丑恶的小鬼啃食尸体,还有百丈的魔龙盘旋云层,吐下覆灭的火之魔法,人间如火海肆虐,生灵涂炭,一片惨状。

画面中到处都充塞着火的张扬,血的凄厉,雷诺暗道作画之人功力之身,细看之下,竟然宛若置身其中,一股不可抑制的愤怒以及邪火不由得从气海升起,似要夺去人的理智。

“不要看这些壁画,更不要试图理解壁画的含义!”四长来见雷诺几名学子都是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立刻出言制止道。

经四长老这一声如雷贯耳的爆喝,众学子立刻回神,直惊出一身冷汗,好像刚刚大战了一场,即便是炎燚也不列外,唯有凌水烟从容不迫,仿佛她刚才根本没看。

“她怎么没事?”雷诺记得凌水烟刚才也看了,怎么没反应,难道凌水烟理解能力太低?!

“这壁画似乎能带入一个时代!”沐灵轩震撼道:“好可怕,我刚才彻底陷入了其中。”

“这些壁画乃是当初‘创圣幻界’的先圣所留,蕴含有圣意在其中,纵是我也不敢贸然解读,唯有踏入皇境才能窥一二。”四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地宫的深处走去。

沿途时而能够看到地面上腐烂的尸体,有的成了干尸,有的成了枯骨,模样狰狞,混杂着这地宫中魔息激荡发出的哀嚎声,真是让人如临地狱。

约莫走了一刻钟后,四长老带着众人来到

了地宫中央的恶魔雕塑前,一拍空间袋子取出一面银镜,斗气灌入其中,那银镜顿时腾空而起,刷下浩荡的银光,遍照魔像。

雷诺等人均是看得出奇,四长老怎么和一尊魔像较起真来了?

不过随着镜面银光的普照,渐渐的,只见那水桶粗细的寒铁锁链上出现了四五道轻微的裂痕,暗黑的锁链裂痕在银色光芒找下显得格外的清晰。

“果然有崩裂的迹象。”四长老神色微微一凝,信手一招,银镜便是落回了手中,冲众人说道:“我们走吧?”

“四长老,这就完事了?什么情况啊?”沐灵轩好奇的问道:“这魔像不会就是封印的恶魔吧?”

四长老微微颔首道:“这些恶魔都是那些陨落的上古神魔的血魄所化,虽然丧失了灵智,但却依然具备着生前五成功体,战力非常恐怖,一旦被他们闯入雷鸣大陆,后果不啻于当初魔界入侵。”

“院长是第一个发现‘古原秘境’并进入其中的人,曾和这些恶魔大战数月,最终才一一降服,镇压封印于此,并由学院负责看守,每年进行封印维护。”

“最近,‘古原秘境’传出不明动荡,学院疑似封印的恶魔解封,因此特来查看。”

言到此处,四长老看向雷诺等人欣慰道:“你们都是学院的栋梁,再过几十年,我们这些老家伙差不多就该归位了,届时你们就是学院的中坚力量了,这些事情也就都需要你们来做了,所幸学院还是后继有人,人才济济,呵呵……”

闻言,雷诺等人均是从四长老的话语中听出了一抹英雄迟暮的淡淡苦涩,的确,即便是斗君也不过才区区三百年寿元,实在是太短暂了。

沐灵轩道:“诸位长老老当益壮,再过百年,依旧是学院的中流砥柱。”

“哈哈……”四长老朗声笑道:“竟说好听的,好了,走吧,我们往下一层查看。”

“四长老,我刚才看到了裂痕,您不用加持封印吗?”雷诺问道。

“加持封印需要四大长老联手或者院长亲自出手,你们几人修为略显杯水车薪,我们此番来只是查看。”四长老道。

“哦。”众人微微点头,当即随着四长老继续向着下一层走去。

跟随在队伍最后方的凌水烟看着魔像眼中闪过一抹犀利的寒光,指甲不留痕迹的从含铁锁链上一扫而过。

凌水烟的动作很快,又是队尾,因此并没有人察觉,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