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586、第三次蜕变

0586、第三次蜕变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3-11 17:27  字数:3350

此刻,石化般的‘水晶心脏’表面已经崩开了三道裂痕,刺目的蓝色神光裹挟着精纯的‘生命之能’正不可抑制的由内喷薄而出,流转周身,治愈着雷诺那已是满目疮痍的恐怖伤势!

透过‘水晶心脏’表面三道交错纵横的裂痕,雷诺的精神力內视‘水晶心脏’内在变化,只见磅礴的湛蓝神光在石化般表层下彭拜冲击,宛若激烈的核反应一样,无数道痕喷薄而出,沐浴在湛蓝色神光中激荡翻飞!

虽然‘水晶心脏’跳动的力量还很微弱,但一股股仿佛来自于太荒史前的澎湃动能正在酝酿着,积蓄着,激烈着,似是在为破茧成蝶的那一刻做着准备。

“第三次蜕变!‘水晶心脏’竟然开始第三次蜕变了!”雷诺兴奋,欢喜,直令那苍白无血的脸颊都是红润了些许。

“‘水晶心脏’第一次蜕变是喷吐‘生命之能’,第二次异变是迸发天地至音淬炼体魄,那么这第三次蜕变又会引发何种威能?道痕合体么?哈哈……还真是令人万分期待啊!”

弄清楚了自身的情况,雷诺直乐得合不拢嘴,如果不是因为身体限制,雷诺此刻真想爬将起来跳只经典霹雳舞来宣泄心中的欢喜。

不过……

兴奋之余,雷诺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水晶心脏’怎么会突然复苏的?

他明明记得已经把‘水晶心脏’所有源能汲取一空,导致失去源能的‘水晶心脏’彻底陷入了石化状态,虽然‘水晶心脏’拥有转化万物为源能的威能,但总得有什么东西让‘水晶心脏’转化吧?

他和凌水烟激战正烈,已经放弃了生还的希望,拼着牺牲‘水晶心脏’的代价迸发‘悲龙无悔破千军’,肯定没有服用任何东西,也没有机会服用任何东西,那么是什么东西为‘水晶心脏’在复苏提供了源能?

甚至激发了‘水晶心脏’第三次蜕变?!

“难道是炎燚……”雷诺凝思着,回忆着和凌水烟一战的过程,脑海中猛然捕捉到了一个画面!

便是炎燚的横空出现,给予他的那贯胸一剑,并道:“忘记告诉你,我知道你生命力很顽强,所以怕你不死,我特意在剑上涂抹了‘万恶万邪毒’。此乃圣阶剧毒,纵是斗君也要触之即死,不出十分钟,你就要全身化成脓血而亡!”

“万恶万邪毒!圣阶剧毒!”雷诺眼睛猛的一亮,终于想通了,正是此毒为枯竭的‘水晶心脏’注入了源能,也才令他有了复生的机会!

“呵呵……”雷诺冷笑起来:“炎燚呀炎燚,你恨不不死,以毒害我,欲将我置之死地,可你怎么也没想到,这必杀一击反倒成了你画蛇添足的最大败笔!”

“要是没有你剧毒补刀,我怕是还真的要死在凌水烟的手中,倒是让你这一刀救了我,甚至帮我激发了‘水晶心脏’第三次蜕变,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不过如此!呵呵……哈哈……”

通了关键的雷诺痛快的大笑着,如果当他龙精虎猛,甚至更胜往日巅峰出现在炎燚的面前,告诉炎燚有多么愚蠢的时候,倒是令人期待炎燚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现实还真是刺激呐!杀我反倒成了救我,这造化还真是弄人!呵呵……炎燚!你的阴谋终究还是挡不住命运的到来,你怕你击溃你,掠夺你的荣誉,就能逃得了么?待我伤愈,我就将你掠夺彻底,让你一无所有,在无尽的绝望与众叛亲离中将你斩杀!唯有如此,方能将这一剑之仇报得酣畅淋漓!”

雷诺杀气狂烈,虽说炎燚从某种程度上救了他一命,但炎燚的根本目的乃是杀他。

尤其当雷诺想起炎燚偷袭他时那种得意,那种乖张,那种志得意满的腹黑嘴脸时,以及当时自己那种回天乏术的无奈、痛恨、不甘,两股最极端的画面与情绪交织成最浓烈的仇焰恨火,激烈狂燃,甚至令雷诺斩杀炎燚的**远比斩杀凌水烟复仇还要更加的强烈!

万恶万邪剧毒在雷诺的体内肆意冲击,宛若怪兽洪流般咆哮,但却丝毫伤不到雷诺,直接被‘水晶心脏’霸道吸取,转化为自身源能的同时,更是反馈出‘生命之能’和斗气,治愈雷诺恐怖的伤势,壮大雷诺体内亏损的斗气。

随着‘生命之能’持续喷发,雷诺的伤势以惊人的速度好转着,碎裂的脊椎、胸骨手腕……都开始快速的愈合,崩碎的经脉、斗脉在‘生命之能’的滋润下重新塑造,坏死的筋肉重新充盈起来,被‘生命之能’注入彭拜的活力!

旺盛无匹的生命力从雷诺的体内迸发,令雷诺整个人都是被笼罩在灿灿的蓝色神光中,一股股雄浑的力量就像是豆苗破土而出一样,从雷诺的身体深处蓬勃而出了!

“呼……”雷诺嘴巴微张,滚滚浊气便是从口中涌了出来,这都是伤势治愈后滞留于体内的杂质。

随着这一口浊气喷吐而出,雷诺恐怖的伤势好转了将近三成,总算是恢复了一些行动能力。

“哼!”雷诺有些痛苦的哼了一声,挣扎着坐了起来,抱阳守一,摒弃千般杂念,灵思纯然,默默催动‘万物之书创神篇’重塑脉轮,重新缔造斗脉!

时间就像是小狗舔米汤一样飞快的流逝着,雷诺的状态也是迅速的恢复,好转,一切都在迥然有序的进行着……

大殿中。

众人面向墙壁围成一个半圆,只有猴子特立独行的骑在大殿的房梁上,垂落下来一只尾巴在那无聊的画着圈圈。

经过这半日来的疗伤,四长老的伤情虽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