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648、赌注

0648、赌注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4-10 18:55  字数:3465

而旁边的诸位长老以及阁领却是心神一提,不是说不战了吗?怎么又要战了,雷诺究竟想要干什么?

场中,雷诺淡然的伸出一根手指道:“既是生死对决,自当有些赌注方才酣畅淋漓!第一个条件,如果你败了,必须把‘帝龙之泪’交给我。”

“什么‘帝龙之泪’,本王没有,怎么给你!”炎燚道,他是真的没有,因为‘帝龙之泪’已经在雷诺身上了。

但雷诺故意这么说,乃是为了向王后方面有个交待,从而进行他接下来的计划。

“没诚意,算啦,不战了。”雷诺摆了摆手,兴趣索然道。

“你!”炎燚气结,但他现在只想杀了雷诺,根本不去想那么多,当下咬牙道:“好!本王答应你了!”

虽然炎燚不明白雷诺为何非要和莫须有的‘帝龙之泪’过不去,但当前只有答应才有斩杀雷诺的机会,至于决战之后,雷诺必死,人都死了,还谈什么‘帝龙之泪’!

“爽快!”雷诺赞道:“第二个条件。素闻燚亲王手握十万大军,想想都是让人眼红啊,既是决战,必有生死,若是你死了,要这十万大军也没用,不如把兵符交给我好了,我当大元帅。”

“什么!”

这一下不仅炎燚震惊了,就连场外的长老、阁领们也都震惊了,原来雷诺在这埋着雷呢!

炎燚所握的十万大军乃是狮心公国开国以来最精锐的‘斗战十字军’,自狮心王开创以来,称霸雷鸣,无论是群战和单体作战能力都狂暴非常!

这十万大军足足是整个狮心公国一半的军力啊!

“好个雷诺,这药卖得够贵,也足够的贪婪!”索文眼睛猛的一眯,不禁为雷诺的野心震惊,若是雷诺掌控了这十万‘斗战十字军’,足以和王后分庭抗礼了,近乎一国之主的存在。

“哈哈……雷诺,你还真是贪得无厌啊!”炎燚狂笑起来,“居然想掌控‘斗战十字军’,就算本王交出兵符,你也未必能掌控得了!”

“那就不劳燚亲王操心了。”雷诺说道。

“好!本王答应你。”炎燚道.

话甫落,炎燚大手一挥,一道血芒便是自掌间爆射而出,穿风裂云,‘嘣’的一声脆响,兵符寸寸没入了‘问天台’中,“兵符再此,胜者留之!”

“好!痛快!”雷诺昂然道:“便依你之言,七日后,问天台,不死不休!”

哗——!

闻听此言,顿时全场哗然!

战了!

战了!

竟然真的战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然不可更改,势死一战!

“雷诺,你太激进了!”艾丽娅叹道:“七日后,炎燚伤势痊愈,重回巅峰战力,你就算再强也才只是斗王,怎么可能战胜得了斗皇呢?冲动!冲动啊!”

“我相信雷诺,他一定能再创神话!”四长老眼神狂热,他现在已经快成了雷诺的铁粉了,铁到有些没理由的盲目,似乎只要雷诺做的决定,就绝对是正确的。

“唉……”大长老摇头,神色黯然的轻叹了口气,真乃多事之秋啊,如今边境烽火将起,国内两大超级天才又要生死对垒,头疼,头疼!

“呵呵……这场对决,我深表期待。”索文却是眼睛发亮,他并不认为雷诺是无脑的冲动,恰恰相反,他觉得雷诺必有系统的谋划与盘算,这小龟毛的脑筋快得吓人,“这个雷诺身上就像是笼罩一层迷雾,深邃而令人着迷。赚足了好处才和炎燚对决,他究竟有何不为人知的底牌?”

索文对雷诺认知仅限于初次蒙面,其他了解也都是听大长老传信所得,因此对雷诺的了解并不算立体,更不知道究竟怎样的存在支撑着雷诺如此强大的自信!

也正因为此,索文对雷诺愈发的好奇,同时对雷诺的看似粗浅,实则运筹帷幄的能为而赞叹,更是心生好感,如果可以,他倒是很乐意提携这么灵光的后辈晚生。

“七日后,问天台,雷诺,你必死无疑!”得到雷诺肯定的应战答复,炎燚终于是长松一口气,整个人都是兴奋了起来,宛若阴谋得逞了似的,直乐得就差手舞足蹈了。

以炎燚的智慧自然不可能想不到雷诺会有隐藏的底牌,但他同样有隐藏的底牌啊。

再有三天,他便可将海东青的‘圣阴之源’彻底炼化,届时他便可踏入斗皇巅峰!

那时,他阴阳战体将圆满大成,阴阳转化,一气合流,不死不灭,等同立于不败之地,就算雷诺再祭出‘毁灭之莲’他也无惧,完全可以赤手空拳捏爆‘毁灭之莲’!

“雷诺,你真是做个此生最错误的决定!问天台,我便打落你一身光环,让你领悟至极的痛苦与绝望,在无尽的煎熬中感受着生命的流逝而苦苦挣扎着!唯有如此,方能将你施加于本王的苦难宣泄殆尽啊,哈哈……”炎燚兴奋得肝都在欢脱的跳跃着,仿佛已经预见雷诺被他践踏于脚下狠狠蹂躏的画面。

“唉……雷诺太冲动了,他到底还是没能沉得住气,中了炎燚的激将法。”场外的阁领们不禁叹息起来,看炎燚那眉飞色舞的得意样,就知道对此战势在必得。

就算雷诺天赋再强,也绝不可能在有限的七天时间内突破斗皇,甚至连突破斗君都几乎没可能,足足两个大境界的巨大差距简直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雷诺怎么可能获胜啊!

“可惜了!”众阁领纷纷摇头表示惋惜,就好像雷诺已经必死无疑了似的。

大长老的脸上也是露出浓浓的忧虑之色,虽然他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