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748、终于发现

0748、终于发现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5-30 19:39  字数:3407

不知道为何,苏妲姬总感觉有些心烦意乱,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应该去做,但却被她疏漏了似的,令苏妲姬倍感烦躁。

阿利森主教说道:“雷诺虽然战力惊天,但神炀圣司亦是巅峰斗皇,又是偷袭,出其不意,雷诺想要逃过怕是难了,只怕现在雷诺已经横尸山野了。”

“呵!”苏妲姬冷然一笑,“不能为我所用,便是劲敌!这个雷诺乃是王后的心腹,堪称第一对手,铲除雷诺必能对王后造成重大打击。”

慕秋年闻言欲言又止,他总感觉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毕竟他也从和雷诺见过面,在故园的时候,雷诺看他的那种眼神令慕秋年无论如何也难以忘记!

那种复杂的眼神蕴含着感激,尊敬,向往,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讳莫如深的难言之隐。

然雷诺当初让慕晴雪给慕秋年呈递画像之事早已被慕秋年忘却到了九霄云外,毕竟当时苏妲姬命悬一线,慕秋年哪里有心思去顾及许多。

此刻,那副画像还静静的躺在慕秋年的书架上无人问津,随着时间的流逝,都已经蒙上了一层尘埃……

却在此时,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向着慕秋年急急走来,先是向守护神、阿利森主教、慕秋年见礼,然后才说道:“圣司,小姐他醒了,想要见您。”

“晴雪醒了!”慕秋年闻言顿时大喜,当下冲苏妲姬道:“守护神冕下,晴雪苏醒,请恕我暂退,前去看望晴雪的伤势。”

“一起去吧。”苏妲姬说道:“她究竟是怎么被重伤如此,本尊亦是同样的知道。”

慕秋年闻言点头,请道:“守护神冕下,请。”

当下一行四人径直来到慕秋年的左圣司大殿,方一踏入房中,便见慕晴雪半躺在床榻上,面色红润,精神饱满,显然经过苏妲姬的守护神之力疗伤,慕晴雪的伤势已经好转了不少。

见到父亲以及守护神和阿利森主教到来,慕晴雪立刻从床上下来,恭恭敬敬的见礼。

“呵呵……”苏妲姬微微一笑,道:“晴雪神卫既有伤在身,便无须多礼了。”

“多谢守护神冕下。”慕晴雪谢道,旋即在慕秋年的搀扶下重又回到病床上躺下。

苏妲姬伸手握住慕晴雪的手腕,催动精神力探查着慕晴雪的伤势,片刻之后,守护神笑道:“恢复得很好,再加以调养便可恢复无虞了。”

闻言,慕秋年和阿利森主教均是露出欣喜之色。

这时,苏妲姬问道:“晴雪神卫,你所遭受的伤创非同小可,是何人将你折磨至此?”

“是……”慕晴雪当即便欲脱口而出,但此事却涉及雷诺和金豆豆,都是隐秘中的隐秘,虽然她对守护神教怀着虔诚的信仰,但此乃秘辛,关系重大,一时间间犹豫起来,却是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了。

毕竟慕晴雪昏迷期间,并不知道雷诺和金豆豆都已经暴露,更不知道雷诺已经率兵出征,而且守护神还派人去暗杀雷诺,如果慕晴雪知道这些的话,怕是要立即从床上跳起来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和盘托出。

“是什么?”慕秋年见慕晴雪欲言又止,当下说道:“晴雪,守护神已经苏醒,我教崛起,不必唯有畏惧,直言便是。”

“呵呵……没什么,是我不小心遭遇了恶势力,鏖战之下,侥幸回来了。”慕晴雪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说出的事情的真相。

然对于慕晴雪这么粗糙的掩盖,无论是苏妲姬抑或是慕秋年、阿利森主教均是一下就识破了。

不过苏妲姬却是没有追问的意思,如果慕晴雪想通了自然会说的,否则难不成要逼问自己人不成。

“既是如此,那么晴雪神卫你好好休息。”苏妲姬说道,言罢,起身离开。

虽故作离开,但苏妲姬却并没有真的离开,她的意思很明显,等待慕秋年询问慕晴雪真相,慕晴雪不愿意告诉她,但未必不会告诉自己的父亲。

因此苏妲姬离开卧室之后,来到外殿徘徊起来,而这外殿正是当初慕晴雪向慕秋年呈递画像的那间大殿。

苏妲姬等着也是无事可做,随意在武神炀的书架前浏览起来,正准备取本书籍打发下等待的时间,谁知刚把书拿出,一副被卷起的画卷从书架上掉落了下来。

“嗯?”苏妲姬意外的吟了声,弯腰便去捡起,顺手打开画卷看了起来……

“这是……”随着画卷徐徐展开,苏妲姬顿时神色丕变,脑海最深处的记忆瞬间被画卷上那丰神如玉,英俊挺拔的男子画像唤醒了!

依稀记得那年她方才五岁,弟弟雷诺刚刚学会走路,正调皮的在院子中咿咿呀呀的追着那条养了七年的大黄狗,父亲和母亲坐在凉棚下满含微笑的看着。

可就在这时,谁都未曾想到的灾厄突然降临了,彻底打破了这个平静祥和而又幸福美满的家庭,一群魔族后裔就像是瘟疫一样席卷了整个村庄,烧杀抢掠,掳走了所有的劳动力。

他们家的院门被三门魔族后裔的兵卒暴力踹开,拧断了大黄的脖子,在弟弟刺耳的哇哇大哭声中,他们一家人被押上充满血腥的马车送到了无数难民集中的罪恶矿营,开始了暗无天日的奴隶生活!

这段痛苦的记忆对苏妲姬来说简直就像是毕生都无法挥去的梦魇,深深的烙印在他的灵魂深处,无法洗刷,无法忘却的刻骨铭心之痛!

父亲、母亲、弟弟、三名魔族后裔兵卒、当日的场景就像是定格的永恒画面,过了这么多年已经沉入了脑海深处,但这幅画像却是令他瞬间把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