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850、 神之子

0850、 神之子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7-18 17:56  字数:3512

慕晴雪闻言,猛然抬头看着金豆豆,眼神瞬间变得炽烈起来。

“我金豆豆虽浪荡不羁,但这一次,我是认真的,我以一个丈夫的名义,起誓!”金豆豆掷地有声的说道,此时此刻,金豆豆是真的怒了!

杀气在脑海肆虐,怒火在胸腔狂燃,魔族惨无人道,四国集团恶贯满盈,他要让魔族为他们所为付出绝灭的代价!

“豆豆,如今你就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你要好好的,我不能在失去你了,不然我真的会崩溃。”慕晴雪说道:“父亲的仇,我们一起报。”

金豆豆闻言坐到慕晴雪的身旁,轻轻拭去慕晴雪眼角的泪痕,郑重点头道:“好!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们形影不离,我绝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

时间流逝飞快,眨眼已是明月高悬,已经深夜了。

密室中。

雷诺盘膝而坐,周身神光灿灿,正默默催动‘万物之书??创神篇’修炼恢复,与此同时,生命之能以及木德源池涌出的生命原液在雷诺体内流转,治愈着雷诺历经激战的伤势,整个人的状态正在迅速的恢复着。

风铃儿也是积极冥想,恢复消耗的精神力,静待苏妲姬苏醒。

此刻,端坐于蒲团上的苏妲姬,身上散发出的魔息已经微不可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如潮汐澎湃的神圣气息,整个人的气色也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呼吸也是均匀平稳了起来。

只是那原本被苏妲姬含在口中,神光翼翼的九星叶此时却已是光芒尽失,暗淡而浑浊,彻底丧失了从前的晶莹,就好像是晚秋凋零的枯叶似的。

突然,苏妲姬那紧闭的眉眼微微动了动,旋即端放在腹部的手指轻轻的勾动了一下。

唰——!

下一刻,苏妲姬猛然睁开了眼睛,两道犀利的神光从眼眸深处一纵即逝,一股澎湃的力量就像是觉醒了似的,瞬间贯冲苏妲姬周身,俨然摆脱了魔根的纠缠!

“小诺,铃儿姑娘?”苏妲姬看着正沉浸在修炼中的二人,神色微微一讶,似乎有些惊讶自己怎么和他们在一起,旋即又看了看周围的景象,发现自己赫然处于一间密室之中。

“病毒性魔虫深种在体内的魔根不见了!”苏妲姬突然感觉身体轻松了,感应之下顿时惊喜的发现,那深深扎根于心脏上的万恶魔根消失了,不仅魔根消失了,在神器玉神衣和帝龙之泪的滋养下,她的伤势也已经完全恢复了。

“嗯……”苏妲姬微微沉吟,似乎有些明白怎么回事了,心道:“看来在我昏迷期间,是小诺和铃儿姑娘帮我拔除了魔根,斩断了我堕入魔道的可能。”

念及此处,苏妲姬的眉宇顿时舒展开来,看着正在修炼,宝相庄严的雷诺,苏妲姬脸上洋溢起欣慰的笑容,“小诺是真的长大了,已经能帮姐姐排忧解难了。”

虽然苏妲姬被魔气冲击,陷入了昏迷之中,但又没有失忆,她清晰记得雷诺和金豆豆率领四万龙骑攻打皇庭,如今雷诺安然归来,那与皇庭之战无疑已经分出了高下,而且最终胜利的还是她的弟弟,雷诺!

“不知外面现在是什么情况?”苏妲姬有些担忧,神庭损失惨重,如今高层就只剩下他一人,阿利森主教和慕秋年全都陨落了,而且还重伤昏迷了,她不知道神教会不会土崩瓦解,分崩离析了。

怀着焦虑的心情,苏妲姬当即便欲离开密室前去查看,她并没有打扰雷诺和风铃儿,免得惊扰到了二人修炼。

然雷诺和风铃儿的感应何等敏锐,就在苏妲姬起身的一瞬间,雷诺和风铃儿亦是同时睁开了眼睛。

“姐姐,你醒了!”雷诺一见苏妲姬已经苏醒,顿时喜上眉山,爬起来向着苏妲姬走去。

风铃儿也是满脸喜色的走了上来。

“呵呵……也是刚刚苏醒,见你们正在修炼,便没想打扰你们。”苏妲姬冲雷诺和风铃儿微微一笑,旋即认真的打量起了雷诺。

之前相见正逢战事,自是不便儿女私情,如今才算了真正的相逢,就别的思潮顿时汹涌而起。

一番打量下,苏妲姬发现雷诺比她一年多离开时高大多了,身材英挺,面容虽还有些许未褪尽的稚气,但已刚毅了许多,但无论怎么变,她们姐弟间的感情却是未曾有丝毫的减退。

“小诺,你长高了,比姐姐还要高出一头呢。”苏妲姬还是一如既往地宠溺的看着雷诺,笑道:“本来姐姐还想着怎么去混乱大陆找你,没想到你却早就已经来到了姐姐的身边,而姐姐却不自知,甚至还闹出诸多误会,派人去杀你,姐姐是真糊涂了。”

雷诺道:“那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只要我们姐弟能团聚,便是最完美的结果。”

“是啊。”苏妲姬应道,下意识的就想向当年一样去抚摸雷诺的脸颊,但手才刚刚抬起,苏妲姬猛然意识到她和雷诺都长大了,雷诺已经成为威震四方的大元帅,已经有了恋人。

而她也已经成为了万民敬仰的守护神,再做这么亲昵的动作似乎有些不合适了,故而抬到一半的手又放了回去,微笑着问道:“对了小诺,你是怎么来到雷鸣大陆的?”

“说来话长,坐下谈吧。”雷诺说道:“当年高大哥带你离开之后,我遭遇了很多,辗转来到了人族的聚居地旭日城,意外结识了父亲曾经的好友天选剑圣。”

“从他的口中,我得知到原来父亲和母亲并没有死,而且他们并非常人……”

“什么!父亲和母亲没死?!”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