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764、根本原因

0764、根本原因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7-22 18:24  字数:3346

亚瑟乃是皇庭领袖,哪怕皇庭已经名存实亡,但地位摆在那里,经过介绍后,亚瑟和索文示意,然后便是来到高位上,和索文、苏妲姬并肩而坐。

雷诺就找随便找了个位置,坐到了风铃儿身边。

索文院长冲着雷诺点了点头,似乎已经知道国战期间,狮心公国所发生的事情,也已经知道大长老以及众多学子的牺牲,知道是雷诺最终平定了王后的逆乱。

雷诺向着索文看去,发现索文的脸色显得苍白憔悴,十分的不好看,不禁有些担心的问道:“院长,听闻您受伤了,您的伤不要紧吧?”

“呵呵轻伤而已,不足挂齿。”索文冲雷诺笑了笑,然后说道:“雷诺,你的事迹我都已经听说了,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你,也不枉小苏当初苦心栽培你。”

“唉”雷诺叹道:“可惜,雷诺终究还是回来晚了一步,令大长老遗憾牺牲了。”

“这也不是你之过,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尽人事,安天命。”索文院长说道。

这时,亚瑟问道:“索文院长,听闻此战我方不幸战败,不知战中发生了何事?我方可是百万联军,难道那奥丁国当真已经强大到了如此程度吗?”

闻言,场中众人也都是一下子全神贯注起来,显然之前谈到的话题应该就是到这里。

“嗯”索文沉沉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是我错估了形势,低估了奥丁国的国力以及背后隐藏的势力,造成百万联军惨遭伏击,损失惨重,又逢罗兰德、南冥两大公国叛变,战中突然逆杀,使得联军一夕溃散。”

很明显此战对索文院长的打击非常大,言到此处,索文院长的脸色愈发难看,否则回忆起了什么惨痛的事情。

雷诺静静的聆听着,百万联军听起来怪吓人,但既为联军,那就是临时联盟的军队而已,这种军队在作战时根本不可能像是一只军队那样具有协调性的调度,而且指挥百万大军何等困难,稍有差池便是致命性的,就如同是棋盘下棋,一步错就有可能满盘皆输,何况在作战时,军中还出现了叛变,那无疑是致命的。

不过有一点让雷诺感到疑惑的是,他似乎并未听到索文院长提及暗影公国,此国也是位列圣尊所掌控的四国集团之一,难道没有参战?

当下雷诺问道:“索文院长,难道暗影公国没有叛变吗?”

索文道:“暗影公国并未没有参加联盟,同样没有参加联盟的还有白石公国、炽焰公国,这两国全部背弃了公约,选择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雷诺,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命人传去四国集团的内幕时,南冥和罗兰德已经叛变了,可惜功亏一篑,否则定能将这两大叛国的军团歼灭殆尽。”

雷诺摇头道:“奈何世事不如人意,如果我一早就拼着内战的代价,把王后阴谋公诸于众或许就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可惜,最终还是没能阻止内战的爆发。”“呵呵”索文院长溘然一笑,沉默了。

大殿也是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寂静得落针可闻。

良久之后,索文院长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继续说道:“不过这些其实都不是造成此番失败的最根本原因,真正造成战败的直接原因是我们遭遇了一只恐怖的军团!”

“他们身穿黄金甲,骑着黄金战驹,刀枪不入,勇猛绝伦,他们的马蹄燃烧着黑色的魔焰,他们的身上释放着血煞的光芒,就像是从地狱中杀出来的恶魔,仅仅五万人不到,硬生生把我们联军杀得溃不成军,四处逃散。”

“只剩下狮心,圣罗、兰顿、天启四国殊死抵抗,伤亡也最是惨重,我狮心五万神卫几乎牺牲一半,两万学子牺牲三千之巨,就连二长老赤罗、四长老云剑空也因掩护学子撤退而丧生。”

闻言,诸如雷诺、金豆豆、安迪等学子均是同起悲意,没想到内战惨烈,国战亦是惨烈到了如此程度!

“圣罗、兰顿、天启三国领袖皆乃我好友,如今战败,令三国也是损失巨大,三国十万联军牺牲过半,唉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交待,我狮心公国经此一战陷入被动了。”索文叹息连连,再也不复出征时的意气风发,就宛若老人迟暮似的,显得有些患得患失,这一战对索文的打击着实不小。

闻言,众人均是同感沉重,一时间,大殿中的氛围沉闷、压抑到了极点,就仿佛有万钧山岳压在众人的心头似的,所有人都是神色黯然、凝重!

这一败,无疑是令狮心公国的士气跌到了谷底!

这一败,无疑是将狮心公国推入了无比被动的绝境!

这一败,无疑是令狮心公国在雷鸣大陆的国际地位暴跌,国威沦丧!

沉默!

沉默!

大殿中一片沉默,无比压抑的气息令人似乎都忘记了呼吸,面对如今严峻的国之形势,谁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应对之策。

雷诺神情凝重,双手交叉,食指相对缓缓的敲打着,脑海中思绪急转,急速的计算着当今的形势

风铃儿则是满脸平静,古井无波,眉眼开阖间隐隐有紫光闪现,高深如风铃儿却是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她在想着什么?

金豆豆沉默不言,轻咬着那性感的香肠嘴,八字眉微微蹙起,道道幻灭之光在瞳孔深处激荡着,似乎金豆豆正在琢磨着怎么搬回这一战!

苏妲姬神情冷俊,杀气内敛,目光闪烁不定,似乎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其他人的表情亦是各不相同,有的愤慨,有的悲怒,有的丧气,有的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