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873、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0873、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7-26 22:51  字数:3404

“好吧。”金发碧眼力士道:“但按照‘天下斋’的规矩,请云少出示请柬吧。”

“哼!”云少冷哼一声,伸手一拍空间袋……

“嗯?”云少顿时一楞,只觉腰间空空如也,顿时浑身翻腾起来,“卧槽!我空间袋呢?明明带在身上的,怎么会没了?”

两名力士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云少又在搞什么恶作剧,眼见云少找了半天也没能出示请柬,黄脸力士说道:“云少,您要是忘记带的话,还请回家快快取来,现在时间还来得及,再有一刻钟,异宝大会可就开幕了,届时为了大会安全,全程封闭,大掌柜亲自坐镇,你可就进不来了。”

“怎么可能!我明明记着父亲把紫金请柬交给我,放在了空间袋,怎么全没了,连空间袋也没了。”云少简直快要急疯,为了这枚紫金请柬,他老爹可谓是倾尽半个家产,就是为了让他拍得‘天机玉’,拥有迎娶取金王的女儿的机会,从此令他赵家攀上高枝,飞黄腾达,要是弄没了,云少感觉自己这条小命妥妥要去半条。

“紫金请柬?”而那两名力士闻听云少嘀咕,差点没笑出声来,直憋得肺都快要爆炸了。

虽然云少在金铭城有些地位,但还远远不够资格让‘天下斋’发出紫金请柬的资格,甚至连黄金请柬的资格都没有,充其量就是枚青铜请柬不错了,就这还是看云少的老子赵军主的颜面。

居然说自己有紫金请柬,这两名力士不约而同的想到,云少的脑子不会是让狗尿给呲坏了吧?!

而云少自然能够看出那两名力士嘲笑的嘴脸,顿时又怒又急,直被气得脸色铁青,奈何浑身上下找不到,只想是忘在家中,出门时太急忘记带了。

“你们给本少等着,待本少回到家中取得紫金请柬,定要你们好看!”云少心中愤怒的想着,冲着众家丁一挥手,“我们走!回家取紫金请柬!”

看着云少一群乌合之众狼狈而去,两名力士简直快要笑掉了大牙!

“哈哈……想着云少平素里也算一霸,没想到今日算他倒霉,竟然踢到了铁板上!哎呀,当差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云少出这么大的糗,真是令人不禁发笑。”金发碧眼力士道。

“呵呵!”黄脸力士冷笑道:“他在这金铭城仗着老爹撑腰,欺行霸市这么久,活该遇到宫里的人,也该给他些教训,看他以后还敢肆无忌惮的嚣张。”

“这倒也是。不过话说回来,你说刚才那位主到底是什么身份,皇子?世子?或者亲王?”

“应该不止吧。刚才那主气势爆发的时,那种威势简直强袭人的灵魂深处,令人忍不住颤栗!能具备这种威势的,起码也是君王,要么就是纵横雷鸣大陆的那些超级大佬!”

“什么!我的天,那主不会是哪个公国的国王吧,或者是风雷剑圣、战神雅典娜,武尊索文?!”

“滚你的吧!这些人成名百年已久,哪有怎么年轻,不过说是他们的传人倒是有可能。”

两名力士也是无聊,站在门前瞎议论着雷诺的身份,然而,就在他们议论到兴奋处时,云少带着一大群家丁急急赶来了。

“云少的动作就是快,居然这么快就赶回来了,我们都打算封闭了,刚好,现在还剩下五分钟,请出示请柬吧。”黄脸力士道。

“出示个屁啊出示,快放我进去,我要找刚才那个杂种,他妈的偷了本少的紫金请柬和空间袋!”

“什么!”两名力士顿时一楞,金发碧眼力士道:“云少,您急着参与异宝大会我们可以理解,但话可不能乱说,你知道刚才那主是谁吗?你居然敢说他盗取了你的紫金请柬,你有证据吗?”

“证据?奶奶的!证据都让他混蛋偷走了,空间袋都没了,我怎么拿证据!”云少愤怒的咆哮起来,直接抓狂了,便要强行冲进去。

“呵呵……”黄脸力士冷笑着一把将云少推了出来,这黄脸力士乃是斗帅,云少只是个小小的斗将,怎么能冲得过去。

黄脸力士道:“行了云少,别演了,因为个面子弄得自己家破人亡有意思么?那主也是你能惹得起的,真是什么都眼红,看人家出示紫金请柬,你眼红个什么劲?”

“你什么身份,就一军主的儿子而已。莫说是你,就算你爹也不可能得到我们‘天下斋’的紫金请柬,简直笑话。尊敬了称呼你一声云少,若是在我们‘天下斋’乱来,惹恼了大掌柜的叫你吃不了兜着走,我们‘天下斋’的后台就算当今国王陛下也要礼让三分,识相的的话,就赶紧走吧,别叫我们赶着你走。”

“卧槽啊!”云少简直快要气炸了,但还偏偏无法解释,甚至他连告诉他爹都不敢,否则这条小命妥妥的半死。

而且就算告诉他爹也没用,毕竟这紫金请柬是从太子爷那里买来的,要是把这事捅出来,惹得太子爷震怒,那他赵家非得绝户了不可!

“那……那紫金请柬就是本少的!有种让那混蛋出来和本少对质!”云少快要疯了,就像是条疯狗般向‘天下斋’冲,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言啊,简直快要憋屈死了。

此时此刻,云少简直恨毒了雷诺,真是坑死了他啊,同时云少也是后悔到了极点,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惹谁不好,怎么偏偏惹到雷诺这个混蛋,真是把自己害惨了。

“何事喧哗?”恰此时,一道威严而又冷漠的声音从‘天下斋’中传出,旋即一名身着黑色长袍的半百老者满是不悦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