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932、决战

0932、决战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8-25 21:27  字数:3578

“雷诺,你杀了我!杀不了我啊!哈哈……哈哈……”圣尊泣血狂笑。

“杀不了么?”雷诺冷冽赞杀,脚踏‘光德天桥’瞬间便是席卷到圣尊面前,‘绝代之狂’卷起浩瀚枪芒,裹挟着雷火之能冲着圣尊暴杀而下。

“夜龙一炬!”

昂——!

雷诺一枪洞出,雷诺裂天,绝杀八方,一下子将圣尊的所有生路都是封锁,直接就是最凛冽的绝杀!

“万魔震!”

圣尊强提重创之躯,魔能饱炼,一掌推出犹若惊涛骇浪,席天卷地,整个苍穹都是在随之震荡起来,重重叠叠,以圣尊为中心涟漪般波动出去。

轰!轰!轰!轰!轰……

夜龙挟狂暴雷火,强势交锋万魔震波,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圣尊终因重创之躯,难抗夜龙之威,万魔震被夜龙突围,磅礴一枪重重的劈在了圣尊的胸膛。

轰!

圣尊倒飞了出去,胸膛都是被劈裂了开来,一片焦糊,恐怖的伤口触目惊心!

“啊——!”圣尊发出一声惨叫,但却片刻也不敢停留,立刻催动修为,疯狂向着南冥公国的帝都逃窜。

圣尊知道他不能停下,一旦和雷诺陷入缠战,他将必死无疑!

咻!咻!

天空上,圣尊夺命狂逃,雷诺则是紧随其后,强势追杀。

一路上且战且逃,且逃且追,且追且杀,一人一魔在万里苍穹上上演着一出激烈的追杀大戏,直接从虎牢关追杀到南冥公国帝都,几番生死,几番激昂,直打得天昏地暗!

“雷诺!你注定杀不了本尊啊!哈哈……恨吧!恨吧!”圣尊疯狂的大笑着。

此时此刻,南冥公国的帝都已是近在迟迟,这帝都乃是圣尊的大本营,只要让他回到了大本营,他便可开启时空隧道,强行回到魔界,届时就算是雷诺也阻挡不了他!

“嗯……”雷诺一边追杀,一边思考着,心道:“奇怪,圣尊为何拼命往南冥帝都逃,他麾下的魔帝已经全部被铲除了,魔军也是被歼灭,难道这帝都还有魔族力量?”

雷诺暗自沉吟着,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圣尊拼命往南冥公国帝都逃,肯定是有所依仗,他却是不能让圣尊如愿!

然此刻,索文等人族众强者尚未跟上来,人族大军更是还差得远,若是等人族大军来占领南冥帝都,那届时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涅亚索忒!三千神魄,帮我占领南冥帝都,别让圣尊入帝都,如何?”雷诺冲魔龙涅亚索忒传音道。

“只是占领?”涅亚索忒顿时心动了,还有这等好事,却是上哪找去。

“只是占领,阻止圣尊入帝都就足矣。”雷诺说道。

“成交!”涅亚索忒立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么简单的任务就赚三千‘神魄’简直太爽了,白痴才拒绝呢。

“去吧!”

雷诺大手一挥,涅亚索忒顿时从‘禁魔项圈’爆射了出来,宛若惊鸿坠地般射入了南冥公国的帝都之中。

昂——!

就在圣尊接近帝都,准备落入帝都之中的刹那,涅亚索忒顿时显现出了本体,撑天踏地,七只巨大的龙首直接云霄,霸然一啸,整个苍穹都是炸裂了开来。

七道属性能量柱从涅亚索忒的口中喷吐出来,就像是七座火山喷发一样,瞬间令整个帝都的上空都是成为了一片绝地。

“该死!又是魔龙!”圣尊见状直气得肝胆欲裂,以他现在的状态却是无法和魔龙硬撼,眼见帝都被魔龙占领,后面又有雷诺追杀,圣尊顿时有种走投无路之感,直急得眼角都快要炸裂了开来!

“雷诺,你逼魔太甚!”圣尊恨怒滔天的冲着雷诺咆哮道,走投无路之下,圣尊狗急跳墙,越过魔龙的封锁,继续向难逃去。

雷诺则是犹若跗骨之蛆,紧追其后,不杀圣尊决不罢休!

南冥公国本来就比邻庇护山,一番急速追击之下,庇护山那通天雄伟的山脉便是映入了雷诺和圣尊的视线之中。

“庇护山!”圣尊的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了起来,面对庇护山,即便是以他的能力也是无法穿越,面对这条横在面前的绵延神山,圣尊前路顿时被彻底封锁了。

“天要绝我啊!”圣尊歇斯底里,眼见已是逃无可逃,落到了庇护山的山脚下。

唰——!

也就在圣尊甫一落定的刹那,雷诺也是紧随而至,宛若流星坠地般,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一时间八荒震爆,四野隆动!

“圣尊,你逃无可逃了!今日,便是你的末日!”雷诺携枪遥指圣尊,浓郁的杀机几乎要凝聚成了实质!

“呵呵……末日?”圣尊披头散发的苦笑着,满含怨毒的盯着雷诺说道:“由来只有本尊判定别人末日,谁能判定本尊的末日!就凭你雷诺,依然不够!”

“天龙吼!”

雷诺却是懒得和圣尊废话,胸腔一鼓,恰似青龙汲水,气纳乾坤,旋即便是——

哇!

至极龙音瞬间被雷诺吼了出来,恐怖的音波宛若千千万万的牛毛针一样席卷向了圣尊。

“天魔战印!”

圣尊双掌并推而出,力抗龙音席卷,却是难抗至极龙音,魔掌震爆,整个人就像是飓风中的残叶一样被轰得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庇护山山壁上,魔血狂喷!

噗——!

圣尊张嘴喷出一道浓烈的血雾,鲜血就像是不要钱似的狂涌,饶是以圣尊的根基与修为,连番重创之下也终于是到了承受的极限,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软趴趴的跪倒在了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