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魔域 >0989、弑兄

0989、弑兄 (1/2)

小说名称《魔域》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时间:2017-09-03 19:12  字数:4578

“这样如何?”雷诺不紧不慢道。

“殿下,交易吧!大局为重啊,否则幻魔一脉因此背离天尊,后果不堪设想啊。”廒伯连忙进言。

“雷诺,你真是作得一手好死!”圣尊简直要气炸,他当然懂得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本来幻魔一脉有有些脱离皇魔的掌控,而且魔界又要征讨亚特大陆,还要提防神界的传统派,所以天尊才不想大动干戈,武力镇压幻魔一脉。

也才让风铃儿和霍都和亲,以此集聚魔界全部的力量,横扫神界和亚特大陆的人族。

这也是魔界迟迟没有向亚特大陆增兵的原因。

如果霍都死了,那么幻魔一脉肯定要爆发,届时魔界就要内战了。

但他好不容易才抓住雷诺致命的软肋,如果把风铃儿放了,雷诺和风铃儿从此岂不逍遥自在了,想要再杀雷诺,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而以雷诺的潜力,他日必然是主神级别的存在,无疑将是整个魔界的心头大患!

而且雷诺害他至此,他怎么能甘心就这样便宜了雷诺?!

“殿下!”廒伯见圣尊犹豫,再次喊道。

“哈哈……”圣尊大笑起来,“雷诺,你太天真了!你的命比霍都更值钱!”

“杀!”

话甫落,魔光爆涌,圣尊瞬间从城关上俯冲而下,魔掌浩荡,强势杀向雷诺!

圣尊终究还是放不下仇恨,就算牺牲霍都,他也要雷诺死!

“雷大哥,小心!”风铃儿急道。

“就等你来!”雷诺却是浑然无惧,龙枪横栏,崩山而出,硬撼圣尊魔掌!

轰!

极端的恨,极端的杀,交锋刹那,顿时八方震爆,首当其冲的二人却是犹若怒海磐石,岿然不动!

“雷诺,今日本尊定要灭了你!”圣尊杀气磅礴道。

“可惜,你还不够!”雷诺傲然,‘绝代之狂’威然崩出,再次寸进,圣尊顿感实力碾压,魔躯一震,爆退一步!

“既然交易不成,留你何用!”雷诺杀音凛冽,一击震退圣尊的同时,磅礴掌劲瞬间爆发。

轰!

霍都的头颅顿时就像是爆炸的西瓜一样崩裂了开来!

“雷诺,我杀了你啊!”圣尊顿时鼻子都气歪了,面目狰狞到了极点,暗骂雷诺真是无法无天,竟然连霍都敢杀,简直不可饶恕!

“皇魔?天谴!”

轰隆隆~

圣尊暴怒,魔掌吞天,云海狂燃,三千魔火瞬间轰临而下,汇聚圣尊一掌之间,震天撼地的镇压向了雷诺。

“天地烘炉!”

轰!

雷诺极催‘火德领域’,天地烘炉瞬间裹挟着焚天之焰爆裂而出,以火炼火,直接把圣尊的三千魔火吞噬,炼化!

“不老天山!”

雷诺恨意狂烈,浑然不容丝毫喘息之机,‘土德金身’爆发,一拳轰出,天山神降!

“万魔震!”

圣尊双掌并推而出,十方翻覆,不老天山顿时寸碎寸裂,寸寸瓦解!

“天龙吼!”

哇——!

也就在圣尊震爆‘不老天山’的刹那,雷诺闪现而出,至极龙音暴虐而出,如若滚滚江河般冲着圣尊冲刷而下。

嗡……嗡……嗡……

圣尊双臂交叉,硬抗龙吟席卷,身上的衣衫都是被震碎,脸上的皮肉都是被震烈,魔血狂飙,整个人直接被雷诺一吼震退三百丈!

“嘿嘿……雷诺,故技重施,你当本尊还怕音波嘛!”圣尊武姿霸扬,冲着雷诺狞笑起来。

“地冥神脚!”

雷诺伤势狂猛,浑然没有和圣尊废话的意思,圣尊如此恶毒,如此卑鄙,深仇大恨已是不容分说,唯有斩杀圣尊,雷诺方能泄恨!

看着那在瞳孔中急速放大的大脚板,圣尊的脸上的狞笑一下子凝固了,“尼玛!”

轰!

地冥神足席天卷地,裹挟着大地意志,重重的踹在了圣尊的面门上,简直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饶是圣尊已经恢复魔神巅峰,也是被这一脚踹得晕头转向。

哇——!

圣尊被一脚踹的镶嵌在城墙中,一口热血登时不可抑制的喷了出来!

神色阴沉,狰狞道:“上苍神拳、地冥神脚,雷诺,你黔驴技穷了,还是杀不了我,你还能奈我何?!”

“八相极杀!”

咻——!

也就在圣尊话音甫落的刹那,雷诺已经席卷到了圣尊的面前。

“什么?”圣尊愕然。

轰隆隆~

雷诺八相领域全开,弥天盖地,不容分说的镇压了下来,根本都不给圣尊有反抗的机会,霸道,就是这么直接!

轰!

皇魔森狱的城关直接被碾压得一下塌陷百里,圣尊整个人都是被一下镇压得轰进了地壳之中,浑身筋骨断裂无数!

咻——!

雷诺飞上城关。

“铃儿,跟我走。”雷诺一把将束缚住风铃儿的宝绳扯断,牵起风铃儿的手。

“嗯!”风铃儿满是欢喜的点头,看向雷诺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爱意!

太霸气了!

雷诺万军层中,一念挥枪救红颜,斩邪灭魔,一往无前,震撼,更刺激!

“皇魔?无极道!”

轰!

却在此时,圣尊毫无预兆的出现在雷诺的背后,霸绝一掌重重雷诺的后心!

噗——!

饶是雷诺是‘元道极体’也是无法承受,登时仰天喷出一道凄艳的血浪,那血浪之中甚至有脏腑的碎片!

砰!

雷诺重重的跌落在城关下,又是猛的喷出一地鲜红,整个人顿时就像是进入了天人五衰一样,仿佛一下子苍老了数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