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超能透视 >第二百七十九章 加入黑弥撒

第二百七十九章 加入黑弥撒 (1/2)

小说名称《超能透视》 作者:欲如水  更新时间:2017-01-18 11:39  字数:3941

叶家大院儿外围堆满了花圈,从外面看上去,颇有一种萧条破败的景象。

叶家大院儿内,叶明道端坐在书房内,手里摩挲着叶啸的照片,两只老眼中,凝结出泪水。

叶家的长子长孙,就这么被叶百一给杀死了!

这样的仇如果都不能报,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叶明道两只老眼中,充斥着仇恨的目光。他同样动用了叶家的能量,全城范围内,开始对叶百一进行搜索。

同时,叶明道利用叶家在中医界中的威望,不断动员中医界有名望的大佬们,共同抵制叶百一。

通过媒体告诉众人,叶百一是个多么十恶不赦的混蛋!

即便华夏报社和王维山共同联手,也很难阻止这样滔天的舆论声。

而叶百一的销声匿迹,更是正中那些别有用心人的下怀!

无论是李道锦,还是几次三番算计叶百一的司徒北,都纷纷利用手中的资源,对叶百一进行讨伐!

就连白家在内,也开始声援叶家。

叶明道看着叶啸的照片,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几岁。

叶啸是自己一生心血的汇聚所在,即便是叶啸的父亲,也没有让他如此费尽心神。

白发人送黑发人,当真是人间惨剧啊!

叶明道老泪纵横,泪眼婆娑,眼睛已经红肿起来。

此时叶晨从书房外走了进来,看到叶明道如此作态,心中那份嫉妒和怒火,蹭的一下蹿起来老高!

恐怕自己死了,叶明道这老家伙,绝不会这样伤心吧?

叶晨心中冷笑,脸上划过一抹残忍的神色。

等到叶百一一死,自己就要让叶明道当叶百一的陪葬!

叶晨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换上一副恭敬的神色。

出来混的,如果不多带上一张脸皮,总是会让别人看不起的。

“爷爷。”叶晨微低着头颅,轻声细语的说道。

叶明道放下手中的照片,眼神中射出两道凶光。他不是没怀疑过叶晨,只不过叶百一的存在,让他不愿去相信是手足相残的惨剧。

他冷声问道:“差的怎么样了?”

叶晨抿紧嘴巴,摇了摇头,说道:“爷爷,事情并不顺利。在郭局长的配合下,全城封锁,叶百一没有逃出去的可能。李师长那边,我也去问过,被封锁的大山,并没有任何叶百一的踪迹。至于石头城的其他地方,也都派人去调查过,可就是没有叶百一的踪迹。”

叶晨心中同样很是疑惑,石头城现在可谓是天罗地网,难道叶百一会仙法不成?

不然的话,为什么还没有他的消息?

砰!

叶明道重重的拍着桌子,破口大骂道:“混账!废物!我真的怀疑,你是否尽心尽力!”

叶晨心中暗暗恼恨,可脸上依旧装出一副惶恐的样子,说道:“爷爷息怒。大哥与我手足之情,我怎敢不尽心尽力?”

“哼!”叶明道听叶晨如此说,心情总算是好上一些。毕竟,叶家的未来,还要依仗着叶晨才行。

“那你说说,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叶百一?”叶明道冷哼着,两只昏暗的眼睛,射出的精光,让叶晨感到很是不舒服。

叶晨急忙回答道:“爷爷。如果说叶百一想要挣扎,那么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黄、李二家。黄家早就和叶百一划清界限,所以叶百一躲藏在黄家的可能性很小。而李家在大

哥出事之后,就变得沉默起来,这样的情况真让人感到担忧。”

叶晨双眼微眯,完美的将事情扣在了李家的头上。

“而且……”叶晨拧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叶明道沉声问道:“而且什么?不要吞吞吐吐,有话快说!”

“是。”叶晨点了点头,说道:“而且李家最近的做法,让人很是不解。孙儿听说他们约见了白文豪。”

叶明道的眉头一挑,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李家的反应确实让人出乎意料,不得不让人怀疑,是不是他们窝藏叶百一。

更重要的是,如果现在石头城能够有人把叶百一带出去,那么白家就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白家和叶家是合作关系。叶家丝毫没有理由,会怀疑到白家的头上。

从这个角度出发,李家联系白文豪,这里面的还真是有着耐人寻味的意思啊。

叶明道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他们定在什么时间?”

叶晨想了想,说道:“后天,石头城大酒店。”

叶明道双眼微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怎么看?”

“爷爷,不如我们静观其变。一方面提防着白家,另一方面密切注视着李家的动向。”叶晨低眉顺眼的说道。

他心中冷笑不止,这一切看上去直白无比,可内中暗藏的杀机,真是让自己感到了无比爽快!

叶晨不由得自鸣得意的想到,自己也是使用阴谋诡计的一把好手啊!

“好。”叶明道思索片刻,说道:“这件事情就有你盯紧,绝不可以懈怠!”

叶晨急忙应下,然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

徐家。

徐基的书房内,上面摆放着两杯热腾腾的茶水。

徐基满脸谄媚的笑容,神色恭敬的坐在椅子上。他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先生神机妙算,果然是厉害!”

能让自命不凡的徐家大少如此称赞的人,还真是应该感到莫大的荣幸。

可是坐在他对面的人,却没有丝毫喜悦。

那人身穿一身黑色斗篷,青铜面具遮住了他的面目,只露出一双带着阴冷气息的眼睛。

赫然便是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