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超能透视 >第五百二十九章 艰难的抉择

第五百二十九章 艰难的抉择 (1/2)

小说名称《超能透视》 作者:欲如水  更新时间:2017-05-24 09:49  字数:3883

神鹰从富丽堂皇酒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看着夕阳西下,最后的一丝光辉倾泻在大地上,神鹰的心中可谓是百感交集!

他自始至终,也不知道蓝七为什么要杀叶百一。

神鹰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透着一股子犹豫的神色,脸上带着几分不解和困惑。

他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边是自己的好兄弟,一边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神鹰很难抉择,该如何面对这两个人!

神鹰甚至觉得,自己今天的跟踪,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头脑发热的白痴行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跟踪,又怎么会洞悉蓝七的意图。

如果不是这样,自己又怎么会陷入怪圈当中?

神鹰那张原本透着英俊的脸颊上,此刻显得心事重重起来。

他漫无目的的沿着大街向前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到底在何方,又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如自己玩失踪吧?

神鹰的脑海里,甚至冒出了这样可怕的念头!

他想要逃避,想要躲避开这一切,强迫着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令人心烦意乱的事情。

他无法回到天都大厦,无法面对多年的好友叶百一。他甚至害怕,以叶百一的眼里,会从自己的身上发现什么端倪!

实际上,在神鹰的心中,还是倾向于帮助蓝七的,可是他又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叶百一送死。

真是太艰难了!

神鹰的喉咙发干,艰难的吞着唾沫。

仿佛胸口中的翻滚的烈焰,不断地燃烧着自己!

“你怎么在这里?”

正当神鹰漫无目的朝前走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了起来。

第一天去燕京医院报到述职的姜欣月,正驾驶着车子,正巧出现在了神鹰的身后。

神鹰回过头,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的神色。他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自以为好看,实际上却无比难看的笑容。

那笑容中透着的古怪,让姜欣月微微感到诧异,不知道神鹰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的脸色不太好,不会有事吧?”姜欣月挑着眉头说道:“先上车!”

神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左右自己也想着要逃避,不如先上车,跟姜欣月暂时离开。

嘎吱!

神鹰拉开车门,一矮身子,便钻了进去。

从姜欣月身上飘散的幽香,顿时飘进了神鹰的鼻子中。让神鹰心烦意乱的心情,多多少少有些平静下来!

姜欣月并没有急着发动车子,而是扭过头关切的问道:“你身体不要紧吧?”

神鹰是叶百一的朋友,那自然也就成为了姜欣月的朋友。既然朋友脸色难看,姜欣月自然要过问一番。

“没什么。”神鹰苦笑了一声,旋即问道:“你要去哪里?”

姜欣月挑了挑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去接我堂弟。”

唐戴自从毕业后,放弃了燕京医院的工作,一直在叶百一的公司中就职。凭借着他的关系,在司徒家变相打压之下,也帮助叶百一招揽了不少中医专业的高材生。

“哦。”神鹰的神色有些迷离,片刻后开口问道:“我可以去你家蹭饭吗?”

姜欣月微微蹙眉,狐疑的打量了神鹰一眼。犹豫了一下后,便重重的点了点头。

上一次自己被

绑架,爷爷也差点出事。多亏了神鹰及时出现,要不然还真是要酿成大祸!

自己本就想找个机会,好好地报答神鹰。看样子今天天时地利人和,是个不错的日子!

“谢谢。”神鹰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姜欣月发动车子,便朝着叶百一公司的方向驶去。

“你看上去心事重重,发生了什么事情?”姜欣月试探性的问道。

女人的直觉一向准确,她们强大的第六感,往往能够判断出男人是否在撒谎!

一上车姜欣月便觉得神鹰有些不对,这种强烈的感觉,让她总觉得神鹰很古怪。姜欣月的出发点很简单,万一神鹰的心事和叶百一有关呢?

在姜欣月的生命中,叶百一俨然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那个男人!

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姜欣月很难想象自己该如何面对。

神鹰神色一紧,那双透着帅气英俊的眼睛,一下子出卖了他!可是他依旧勉强的笑着说道:“没事!”

他决不能开口,一旦开口,姜欣月一定会把事情告诉叶百一!到那个时候,事情一下子就没有了任何的转机!

神鹰现在在赌!

万一奇迹出现,蓝七只不过是试探性的,迷惑司徒家的人呢?

奇迹一定会出现的,一定会的!

神鹰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可一旁的姜欣月,却看出了一些端倪!

嘎吱!

姜欣月一脚刹车踩了下去,扭过头认真的盯着神鹰的侧脸,声音平静的说道:“神鹰,你看上去忧虑重重,如果说你没有心事,我想那你一定在撒谎!”

神鹰深吸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欣月,我失恋了。”

失恋?

姜欣月挑着眉头,神色诧异的盯着神鹰。她虽然刚刚从苏杭回到燕京,但也听叶百一提起过,神鹰在追求蓝七的事情。

神鹰扭过头,看着满脸狐疑的姜欣月,心中总算是有了说辞!

他把在富丽堂皇大酒店看到的一切,统统的和姜欣月讲述一遍。当然,其中隐藏掉了关于蓝七,要杀害叶百一的重要信息!

这些话说完后,神鹰便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痛苦的说道:“你知不知道,我那么爱她,她却就这样的和别人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