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重生之官途 >第五十九章 发飙。(一)

第五十九章 发飙。(一) (1/2)

小说名称《重生之官途》 作者:那年听风  更新时间:2016-09-07 22:59  字数:3435

?第五十九章发飙。

班车缓缓驶出县城,秦善予闭上眼睛开始休息,毕竟说跑来跑去确实也乏,坐在一旁的梁依依也知道自己这次跟着秦善予跑市里面没帮上什么,都是秦善予一个人跑的,也知道秦善予累,并没有打扰他,而是安静的打量这个不论做什么都信心十足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

班车并未行驶多久就开始颠簸了起来,而且车速也慢了下来,秦善予被颠簸得着实是难受,索性睁开眼睛,看着车窗外面,道路已经开始在维修,道路旁堆放了不少的材料,秦善予仔细的观察着。

一路上到也正常,但是在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候车子突然停了下来,由于秦善予和梁依依两人坐在靠近司机的位置,能够清晰的听到司机骂骂咧咧的,“这帮狗娘养的,竟然学起土匪拦路收费起来了。”

秦善予闻言不禁一愣,这整条二级路上可都是没有收费站的,到底是何人收费,只见前方停了不少车子在排队,秦善予好奇之下探出半个身子,“师傅,你刚才说的收费是怎么回事啊?”

司机闻言扭过头来看了一眼秦善予,“是秦副乡长啊,唉,还不是这修路闹的,这帮人在前面设了个路卡收过路费,我们理论过几次,那帮人嘴上说着修路是要成本的,不收费这钱从哪来,就昨天还有个司机不给钱被人给打了一顿,还把车给砸了,这帮人简直就是土匪啊。”

秦善予闻言脸色就黑了下来,“这修路的钱可都是县里财政拨下来的,是谁允许他们这么干的?为什么没有人反应到镇上去?”

“秦副乡长,这个您可就不知道了,前面这一段承包的是林乡长的亲戚,谁敢去镇上闹啊。”司机师傅说道。

“师傅,我下车一会儿,您能不能稍微等等我一会儿,我倒谁这么大的胆子。”秦善予沉着脸说道。

司机师傅自然乐意看到秦善予去收拾这帮土匪,秦善予和梁依依下车之后,司机则是站起身来,“各位,秦副乡长要去处理这个路卡的事,我们需要稍等一下,希望大家多多理解。”

车里面的人则都是表示理解,更是表示这些人就该收拾。

秦善予和梁依依下了车之后,梁依依小声的说道,“秦副乡长,我觉得这事您现在不应该直接去,而是等回到镇上之后带上李所长再过来处理。”

“不用,我就不信这些人还无法无天了。”秦善予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前方的路卡而去。

秦善予不明白的是难道林良春就不知道这件事,难道林良春会认为这种明目张胆的事情会能够瞒天过海,自己就不会知道,这种自毁长城的事林良春还不至于这么蠢,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林良春并不知道,秦善予倒是要去看看自己将修路的事交给林良春,他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来到路卡,秦善予就看见道路两边支起架子,路面横着一根木棍,收完钱就放车过去,秦善予黑着脸走了过去对这几个在收钱的人说道,“你们这里谁是负责人?”

这几人都不认识秦善予,应该不是镇上的人,“你是什么人?”

“谁批准你们在这设卡收费的?你们这是犯法知道吗?”秦善予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几人却都是冷笑,“犯法?我们是按章办事,这是政府允许的。”

“政府允许的?哪个政府允许你们这么干的?你倒是告诉我,我倒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秦善予说道。

“小子,我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不然有你好看。”其中一个理着寸头的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今天这事我还非管不可了,我倒是你们是怎么要我好看。”秦善予冷着脸说道。

“艹,你小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哥几个,给点教训给他看看。”寸头男喝道。

几个壮汉就围了过来,梁依依见状,连忙跑向班车,“各位乡亲,他们要对秦副乡长动手,求求大家千万可不能让秦副乡长出事啊。”

本来车上的人怨气都不小,以前不敢发是因为没人做主,现在秦善予出面了,他们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担忧,第一个行动的就是开车的司机,“我艹他的大爷的,老子早就不想忍了。”

说完抄着一把大号扳手就下车了,车里的男人都跟在身后。

秦善予冷眼看着围着自己的几个汉子,“不错,不错,你们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小子,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说完就要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班车师傅已经赶来,挥舞着手里的大号扳手,“老子倒谁敢动秦副乡长。”

“就是,就是,绝对不让他们动秦副乡长一根毫毛。”后面十几个汉子纷纷喊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一些车辆的司机也都纷纷跟着上来助威,听说是秦副乡长要收拾这帮人,这些人自然是十分乐意。

几个围着秦善予的汉子就都傻眼了,秦善予冷声说道,“我最后问你们一次这里谁是负责人?”

几个汉子听到说眼前这个人是副乡长,眼下就急了,心想这下要坏事,“我们老板是林乡长的表侄。”

班车师傅走到秦善予身边说道,“秦副乡长,这里的负责人叫王贵,是林乡长的表侄子。”

秦善予点了点头,“你们几个搭把手给我将这个卡给我拆掉,依依,告诉前面车辆的司机回到镇上之后让李昌年带人过来,这几个设卡的人一个都不能离开。”

秦善予的话一出口,几个汉子就痛快的拆掉路卡,然后车子一辆辆通过,而班车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