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重生之官途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1/2)

小说名称《重生之官途》 作者:那年听风  更新时间:2016-09-07 22:59  字数:3464

?

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温其觉得简直就是天地之别,前一刻自己还和范晓雯头疼着在跑关系,但是,下一刻,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而且,当他看到秦善予的强势的时候,温其感觉自己做出了一个聪明的选择,看向站在一旁的范晓雯,“范市长,这个秦先生到底什么来头啊?”

看着秦善予和李菁离开的背影,范晓雯说道,“你不认识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温其还真不认识,一脸疑惑的看着范晓雯,范晓雯开口说道,“那是省委书记李邦国的女儿,不过我之前并不知道他竟然是李书记的未来女婿,我只是知道他和李书记的关系不一般罢了。”

温其听到范晓雯的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温其可不会认为秦善予是一个吃软饭的人,能够得到李邦国的许可的人自然是不会简单,“范市长,这次的事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温其啊,以前你帮过我,我也没把你当外人,但是,这次之后,我希望你能够跟着他好好的做事,他是一个干大事的人,自然不会亏待你的。”范晓雯说道。

温其点了点头,这次的事对温其来说,他虽然在滨海市将生意做得不小,但是,在别人眼里却是算不上什么。

秦善予和李菁回到酒店之后,两人洗漱了一番之后,秦善予抱着李菁躺在床上,秦善予轻声说道,“李菁。”

“嗯?”

“我不需要你这样为我在面前挡风遮雨,我能够解决,我也会努力的做到让我来保护你,你打人的样子很可爱,但是,我不希望有需要你动手的时候。”秦善予说道。

李菁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依偎在秦善予怀里。

“我明天要回去了。”秦善予说道。

“嗯,我会去找你的。”李菁说道。

温其回到酒店之后心情还是不能平复下来,毕竟说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了,一直困扰自己的困难竟然在那个年轻人的强势之下简单的得以解决。

就在温其还在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的时候,一阵悦耳的门铃声想起,温其很是疑惑,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当他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人时很是惊讶的张大着嘴巴,心跳不禁一阵加快,说话都变得不利索起来,“张……张少,您怎么来了?”

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脑袋上缠着纱布的张志强,“温总,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休息。”

张志强的态度让温其有些不适应,毕竟说想张志强这样的存在是不可能对自己有如此的低姿态的,不过,温其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秦善予,“张少,您实在是太客气了。”

温其将张志强请进房间之后给他倒了杯水,张志强看着温其,“温总,以前的事是个误会,还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张少,以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都忘了吧。“温其说道。

“呵呵,温总说得是,不过,秦先生那边,还希望温总能够帮说句好话,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张志强说道。

……

……

第二天秦善予和李菁都早早就醒了过来,两人吃过早餐之后秦善予将李菁送回了春风路。

送完李菁回家之后,秦善予回到酒店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给范晓雯打去一个电话告知她,自己今天要回柳南,范晓雯也说自己今天也要返回滨海。

挂断电话之后秦善予又给温其打去一个电话,将乔欣的联系方式给了温其,让温其联系乔欣。

安排好一切之后,秦善予独自一个人开着车子返回了柳南。

秦善予并没有进柳南,而是直接就返回了清水县。

回到清水县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将近四点,秦善予直接就来到了酒楼,秦善华看到风尘仆仆的秦善予,连忙让厨房给秦善予准备了饭菜。

吃过饭之后,秦善华看着秦善予,“都还顺利吧?”

“哥,你说什么顺利?”秦善予看着秦善华问道。

“就是去你未来丈母娘家啊。”秦善华没好气的笑道。

“哥,我还以为你在担心什么呢?又不是第一次去,只不过这次比较正式一点罢了,行了,哥,我的事你啊就别操心了。”秦善予说道。

听到秦善予的话,秦善华苦笑着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不操心了。”

在酒楼吃过饭之后,秦善予开着车子回到了住处,洗了个澡之后就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走出房间坐到沙发上面掏出烟点上深吸了一口,没一会儿,嫂子白雨就打开大门回来了,看到秦善予坐在沙发上面抽烟,楞了一下,“善予在家啊。”

“嫂子,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我哥呢?”秦善予开口问道。

白雨目光有些闪避,不敢直视秦善予的目光,神色之间也有些飘忽和犹豫,“你哥还在饭店,我见没什么事就先回来了。”

秦善予笑了笑,“嫂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毕竟说白雨将一切都写在了脸上。

“没……没什么。”白雨说道。

“嫂子,我们都是一家人,没什么不能说的。”秦善予说道。

白雨走到沙发前坐下,“善予,你说现在我们日子也比以前好了对吧?”

秦善予点了点头,虽然不太明白白雨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说自己堂哥在外面沾花惹草了,“嫂子,我哥他是不是在外面……”

白雨闻言,白了秦善予,“你想到哪去了,算了,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