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重生之官途 >第一百五十一章 借东风。(五)

第一百五十一章 借东风。(五) (1/2)

小说名称《重生之官途》 作者:那年听风  更新时间:2016-09-07 22:59  字数:3314

?

第一百五十一章借东风。

大秦投资暂停在杨柳镇一切正在建设的项目的消息很快就在清水县炸开锅了。

跟这次事件有直接,间接关系的明眼人都清楚这次大秦投资的动作是为了什么。

有人欢喜有人愁,李华为心情就格外的好,他十分清楚大秦投资是不可能真正撤资的,当然也不排除意外,那就是秦善予真的被人给钉死,但是,这可能发生吗?从一开始李华为就不认为秦善予会出事,而现在秦善予的筹码越来越重,有的人就只能发愁了。

贺光远就是其中最为发愁的人之一,坐在办公室里面烟是一根接着一根,烟灰缸里面满满的烟蒂就能说明他此时的心情。

可是他现在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要怪就只能怪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招惹谁不好,偏偏就招惹了清水县这个不能招惹的瘟神。而且,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偏偏就被范如年的儿子给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官场是最忌讳动用这样的手段的,除非是真的要将对方一棍子打死,可是因为争风吃醋而搞出这样的手段来,这件事就注定了不能妥协了。贺光远已经两天都没睡好了,神情疲惫的不断的抽着烟,思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能够解决这件事的途径。

而且,现在贺光远也回过味来,自己当初迫切的想要站稳脚跟而站错了队,要是当初自己选择的是空降下来的李华为而不是地头蛇蒋国华的话,或许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只是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不过,想到这里,贺光远也只能尽自己一切所能的去解决这件事,总比坐以待毙要强,现在的局势是蒋国华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己,完全不去想是否什么都不做就放弃自己而给其他人带来的薄凉影响,很多人也都知道,蒋国华就算不想放弃也不得不放弃,对于蒋国华而言,这次的事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参与进去,结果是什么是已经可以预见的,当然了,如果市里面那位真的有足够的能耐的话,蒋国华不介意到时候来补上一刀,秦善予对于蒋国华而言是既爱又恨,爱的是秦善予实实在在的能力,恨的是秦善予在站队的问题上一直摇摆不定,但是,似乎和李华为的关系要比和自己关系好上不少。

贺光远将烟蒂摁进烟灰缸里,露出一个坚定的目光,站起身来离开办公室就直接前往县委。

对于贺光远来说,现在或许李华为就是他的最后一颗救命稻草。至于说能不能抓住就只能搏一搏了。

李华为的办公室里面,李华为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贺光远,然后缓缓的说道,“是光远同志啊,有事吗?稍等下啊,我看完这份文件。”

李华为并没有让贺光远坐下,而贺光远就那么站着,“李书记,您先忙。”

李华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翻看着手中的文件,贺光远知道李华为这是在敲打自己,此时的贺光远并没有任何的不快,反而是心中一喜,要知道,自己这个情况,李华为大可不必如此敲打自己,既然他这般敲打自己,也就说明自己还有一线希望,不过,能不能抓住这一线希望就难说了。

贺光远心情复杂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模样看着手中文件的李华为,心里颇有一种等待判刑的感觉。

足足二十分钟之后李华为才缓缓合上手中的文件,摘下眼镜用手按摩了一下眼睛,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光远同志怎么还站着啊,坐啊,坐,真是不好意思,这份文件实在是太急了。”

贺光远拉过椅子坐了半个屁股,不敢坐实,“李书记,您忙您的。”

李华为拿起茶缸喝了一口茶,然后才看着贺光远说道,“光远同志,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

贺光远嘴巴动了动,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毕竟说自己之前的站队自己是站错队,在官场上还有一个忌讳,那就是临难时墙头草,当然,这种忌讳在圈子里面却是最为常见的,这也是一个领导快速的建立自己的势力的原因,当然了,这种墙头草一般不是会受到重用的,贺光远此时当然顾及不了自己受不受重用,只要能够保住自己就足以,到时候自己在清水县做个几年冷板凳,然后活动活动一下关系直接调走就是了。

贺光远听到李华为的话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看着李华为的目光贺光远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李华为如何会不知道自己的来意,“李书记,关于秦副主任的事,我之前是完全不知情的,都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惹出来的,我今天来是请李书记批评的。”

李华为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冷哼一声,贺光远话里的意思那可是直接从轻了事态,这不是李华为想要看到的,当然,李华为此时心里想的更多是秦善予,要不是因为秦善予的话,李华为还是十分乐意的接受贺光远的倒戈的,贺光远的话说得很有艺术,那就是来请求李华为的批评,一是将事态往轻了说,二就是表明了自己的倒戈态度。

李华为知道秦善予的脾气,这事是绝对不会善了的,所以,他也只能装傻充愣,“光远同志啊,你也知道这件事对县里面的影响有多大,不单单刘老那边会出问题,现在就连大秦投资都已经停止了在杨柳镇的一切在建项目,市里面对我们县的投资环境十分的失望,领导在会上已经点名批评了我们县,我们县还真是长脸啊。”

贺光远看着李华为逐渐沉下去的脸色,心里就已经明白自己这次算是白来了,虽然说李华为没有明确的表态,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