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重生之官途 >第一百五十三章 借东风。(七)

第一百五十三章 借东风。(七) (1/2)

小说名称《重生之官途》 作者:那年听风  更新时间:2016-09-07 22:59  字数:3413

?

第一百五十三章借东风。

第二天上午,秦善予来到县委李华为的办公室,秦善予并没有直接回招商办去上班,李华为看着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笑意的秦善予,心里十分清楚,这小狐狸是要一个说法,不然,是绝对不会回去上班的,“小秦啊,在这件事上,你也不要有什么情绪,清者自清嘛。”

秦善予看着李华为,自然知道李华为也只不过是在说官面话,两人的心思彼此都十分的清楚,只不过是心照不宣罢了,“李书记,我可没有负面情绪啊,您可不能给我扣帽子啊,配合组织上的调查也是我分内的事嘛。”

李华为闻言笑了笑,尽管知道这只不过是场面话,“你小子啊,我原本还以为你会找我发发牢骚,抱怨一番才是,没想到你小子倒是看得透,不错,不错。”

秦善予端起茶几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稍许之后才开口说道,“李书记,您对贺副县长这人怎么看?”

李华为闻言,心道,果然还是来了,他知道秦善予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李华为心中所想却是趁着机会将贺光远给收入麾下,只怕这个时候秦善予问到了,恐怕是不能如自己所愿了,还好的是李华为从一早就已经知道秦善予的为人,才没有做这方面工作,就连贺光远上门投诚,自己也是含糊婉拒,“这个你怎么看?”

李华为并没有直接回答秦善予的问题,因为他心里清楚,既然秦善予开口问了,那么,他就必然还有后话。

秦善予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老狐狸,心里却是在琢磨,这次的东风李华为是不可能不借势的,只是要是少了贺光远这个重量级人物,对于李华为来说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在官场上讲究的是双赢,没有到逼不得已一般是很少将人给逼上绝路的,因为谁都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或许今天你的对手的下场就是明天你的下场,所以,在官场上大家也都统一了一个意识,能留后路都还是尽量的留后路的,“李书记,我觉得贺副县长还是十分有能力的,不然,市里面也不会将他给空降下来嘛,县府那边也需要这么一个人嘛。”

李华为听到秦善予的话却是蹙起眉头,这小狐狸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试探自己?还是另有想法,而且,这个小狐狸这番话里的意思可是很深啊,最为刺耳的还是县府那边需要这么一个人,难道说这小子和自己起初的心思一样,想要利用贺光远和蒋国华做一个牵扯,想到这,李华为不禁有些诧异的看着秦善予,这小狐狸的城府和心机在短短时间内居然又有了变化,这要是放在以前,恐怕早就叫打起来了,而现在却是懂得了隐忍,懂得了经营,“上面将他放下来那也是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的嘛,正如你所说,县府那边也确实需要这么个人。”

李华为没有明确表态,只是顺着秦善予话的意思说道,秦善予对于李华为的小心翼翼心里也不以为然,恐怕自己这次出事,钱军应该透露了一些东西给李华为,不然,这要是放在以前的话,李华为早就接话表态了,现在秦善予所需要的是一个契机来表明自己所想,但是又不能太直白,不然,会让李华为这个清水县大佬心里不快,毕竟说自己才是下属,思索了片刻,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李书记,昨天傍晚贺副县长带着他儿子上我家去了,对于他儿子的所作所为他是完全不知情的,这毕竟是人无完人嘛,贺副县长工作也十分的繁忙,疏忽了对儿子的管教也是可以理解的嘛,我们不能让我们的领导干部寒了心啊。”

李华为闻言,算是明白了秦善予的意思了,沉吟了片刻,“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两人正式的对话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两人也达成了一个共识,李华为没有想到秦善予会主动提出这个事来,而且,还是大局观十分强的一个结果,李华为放下手中的茶杯,“小秦啊,刘老和大秦投资那边你看是不是毕竟这样下去闹得人心惶惶的也不好,你是不是去沟通一下?”

秦善予闻言,一脸认真的点头说道,“请领导放心,这是我分内的工作,我一定会想办法去解决的。”

看着一副假模假样的秦善予,李华为也只是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小狐狸。

离开李华为办公室之后秦善予就直接来到了大秦投资办公处,蓝沁的办公室里面,秦善予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面,“这次看来你们做了不少事嘛。”

蓝沁闻言白了秦善予一眼,“你这是在抱怨我?”

秦善予摆了摆手,“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说声谢谢罢了,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该建设的继续恢复建设,官场上面的争斗不应该牵扯到老百姓,不管我们这个圈子怎么斗个你死我活,我们的宗旨还是造福百姓嘛,俗话说得好,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蓝沁闻言点了点头,“你放心吧,你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吩咐下去了,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秦善予尴尬的笑了笑,“刘家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任何的动静,刘老还是每天都去寻亲,对你的事没有过问一句。”蓝沁说道。

秦善予闻言叹了一口气,“都不简单啊,都是老狐狸啊,这刘老没想到在国外生活了大半辈子居然对国内的官场圈子如此之了解,这一点我是自愧不如啊,也不知道这个考验结果他是否满意?”

蓝沁闻言楞了一下,随后便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