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重生之官途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人要倒霉了。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人要倒霉了。 (1/2)

小说名称《重生之官途》 作者:那年听风  更新时间:2016-09-07 22:59  字数:3414

?

第一百六十二章有人要倒霉了。

晚上的柳南新闻一经播出就立马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当然这一开始也仅仅限于柳南市,老百姓们看的是热闹,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官场上的人看的则是门道,大家都清楚的知道这下有人要倒霉了,就在范如年脸色死灰的教训着自己的儿子的同时,也在琢磨着这事该如何去处理才能够将影响降到最低,将范林赶进房间禁足之后,范如年最后还是拿起电话给省府的那位大佬打去一个电话,“汪省长,我是柳南的小范啊。”

“哦,是小范啊,找我有什么事吗?”电话里面传来一个深沉的男人声音。

“汪省长,事情是这样的”范如年将事情说了一遍之后,见到汪海洋并没有表态,于是继续说道,“汪省长,这是有人故意设套让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钻的,对方这是来势汹汹啊。”

“我知道了。”说完之后汪海洋不等范如年再说什么就一把挂断了电话。

范如年是不知道汪海洋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只能等着。

汪海洋挂断电话之后拿起茶几上的烟盒取出一颗点上深吸了一口,开始思索起这件事来,而坐在一旁的一个妇女见状,则是开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柳南那边不安生啊。”汪海洋感叹了一句。

妇人笑了笑,“不安生也是正常的嘛,柳南作为广南的重工业城市,用古话来说,那就是兵家重地,就李邦国在柳南的投入就不小,现在正是李邦国得势之时,他可不会隐忍,范如年的事当时我说过不要插手,那个秦善予是李邦国的未来女婿,李邦国是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的,当时如果你不开那个口,范如年未必就会有什么麻烦,他一切都是按照程序在做事,就算是那个秦善予想要报复也不会如此之快的见到成效,而我们只要稍微的有点时间,那个范如年弃掉又如何。”

汪海洋大口大口的抽着烟,等着自己老婆的话,“我不是想要帮范如年什么,而是当年的事范如年知道得太多,再加上当时我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如果当时我不表态的话,未必范如年到了最后关头不会鱼死网破,虽然说就单单他一个人还不能奈我何,但是,这让其他人看见了,未必不会是个麻烦,而且,你也知道,广南的整体形势十分的复杂,眼看大政策就要下来了,而广南也成为了京城那些大佬的必争之地,他李邦国凭什么在这个时候得势,无非是利益的交换,利用大政策要出、台的这一点,李邦国付出的是让出广南,而得到的则是再进一步,李邦国和文家走得十分之近,文家那位很快就要再进一步,那时候文家的这一代人就真正的走进了权利中心,这一座可就是四年啊,文家之所以将宝压在李邦国身上不单单是因为派系的问题,更多的还是拉拢,李邦国虽然说利用这次机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是,文家一旦在四九城的这次博弈中不出现失误,广南必然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再加上李邦国在广南经营的基础,到时候文家相比其他家族要有更多的优势,而我们在这个时候必然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这也是我当初为范如年开口的原因。”

妇人看着汪海洋,“你啊,有的时候就是想得太多,所以才会导致局面朝着你不希望看见的方向而去,我承认你所说的都没错,但是,你却忽略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李邦国这段时间变得十分的低调起来,这和之前的强势完全相反,原因很简单,你害怕这个时候出什么问题,但是,他李邦国这个时候更怕出事,哪怕就算是和他无关的事,你作为省府的一把手要是出了问题的话,你认为四九城那边的人不会拿来做文章?那么,到时候恐怕李邦国也不会好过吧?”

汪海洋闻言眼睛一亮,“我还真是当局者迷啊。”

妇人笑了笑,“李邦国的升迁对我们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而在这段关键的敏感时刻对我们来说更是一次机遇,有些老问题也是该解决的时候了,只有死人才能最好的守住秘密。”

汪海洋闻言,两道剑眉一挑,“你的意思是说”

汪海洋来到书房拿起电话直接给李璐打去一个电话,“小璐,那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巧合的遇到了罢了,我是记者,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新闻,有什么不妥吗?”李璐说道。

汪海洋想了想,李璐的性格确实也是这样,“没什么,只是以后希望你再遇到类似的新闻要多想想,别被人利用了,好了,没什么事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之后汪海洋就一把挂断了电话,李璐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忙音,脸上露出一抹厌恶的神色,不过,也是一闪而过。

第二天早上,柳南市常委会上,钱富国走进办公室刚坐下,市委书记朱军就掐着点走了进来,在座的一众常委脸色都不太好看,大家都知道,这是要出事,至于说这火会烧多大,没有人知道。

朱军坐下之后习惯性的端起茶缸喝了一口茶,然后轻咳一声,“开会吧。”

朱军说完之后,钱富国开口说道,“相信昨天晚上的新闻大家都看到了,就这件事,省里极为重视,我们也必须要当做典型来抓,朱书记,您有什么意见?”

朱军看了钱富国一眼,心里暗道,你都说了要当做典型来抓了,还问我干嘛,不得不说,朱军最近是十分郁闷的,现在可以说是钱富国一家独大,“这件事的影响十分的恶劣,必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