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重生之官途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两个人,一男一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两个人,一男一 (1/2)

小说名称《重生之官途》 作者:那年听风  更新时间:2016-09-07 22:59  字数:3489

?

第一百六十五章两个人,一男一女。

就在秦善予和钱军说着话的档口,何建军已经来到了王强那一桌。

王强见到何建军,脸色立马一沉,“何建军,我警告你,要是你再敢打老子,老子一定要弄死你。”

何建军闻言不怒反笑,“王强,看来你是长本事了啊,老子今天还就告诉你,就算是你老子王宝华在这里,我动手打你他也不敢吭声。”

“何建军,我爸一而再再而三的忍你,不是因为他怕你,而是念在当年的情分上,你不要得寸进尺。”王强说道。

何建军闻言,嘴角微微一扬,“那我可还真要谢谢你老子念的那份旧情,不过,替我回去告诉你老子,不用念及旧情了。”

就在王强还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何建军猛地一把操起桌上的啤酒瓶就朝着王强的脑袋上面狠狠的砸了下去,所有人都愣住了。

啤酒夹杂着血水顺着王强的脑门上流下,王强暴怒的吼道,“何建军,老子一定要弄死你,我爸也保不了你,你个混蛋死定了。”

何建军却是没有太多的废话,一脚就将王强踹翻在地,然后拎起一张座椅狠狠的朝着王强的腿上砸去。

砰的一声声响,王强痛苦的嚎叫起来。

何建军却是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而是一次次的举起椅子砸下。

连续好几下之后才将手中的椅子扔掉,蹲在地上,“回去告诉你老子,他的帐还清了。”

说完之后,看都不去看王强一眼,而王强则是看着何建军的背影,紧紧咬着牙,“老子一定要你死。”

王强随后被几个人扶着出了酒吧。

何建军回到沙发上坐下,拿起一瓶酒狠狠灌了一口,“真他吗的爽。”

“呵呵。”秦善予笑了笑,“建军哥,那接下来柳南这边的事就交给你了,有什么困难就找钱哥。”

“好的,我知道了。”何建军说道。

又聊了一会儿之后,何建军就告辞离开了,钱军看着何建军离开的背影,“秦老弟,你真的信得过何建军?”

秦善予自然是知道钱军担心的是什么,缓缓开口说道,“虽然说何建军已经有过问题,但是,钱哥,你仔细想想,当年能够替王宝华那样的人抗下所有的问题,这种人难道还不够忠诚吗?”

“呵呵,听你这样一说倒也是这么个道理,不过,还是那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嘛。”钱军说道。

秦善予点了点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反而是话锋一转,“对了,钱哥,过段时间应该有个不错的项目,你可以联系圈子里面的朋友一块搞搞。”

“哦?什么项目?”钱军明白秦善予让自己带上圈子里的朋友,主要还是拉拢那一帮人,总不能自己吃肉喝汤别人干看着,这样不利于圈子的团结。

“钱哥,你难道忘了,柳南到清水的高速路啊?”秦善予说道。

钱军立马恍然大悟,不过,随后却是说道,“这事不是八字还没一瞥呢嘛?”

“呵呵,你要谢谢你家老爷子嘛。”秦善予说道。

钱军闻言不禁白了秦善予一眼,“这事又不是我家老爷子能够说了算了,就算这个事定下来,我们能够吃到的也不多吧?”

秦善予笑了笑,“钱哥,这个问题简单,到时候去找柳南路桥的人,你们虽然没有机械,但是,路桥集团那边有啊,借助他们的机械成立自己的路桥建设公司嘛,这里面的操作性还是很强的。”

钱军闻言,既然秦善予都已经这样说了,那么就一定想好了其他问题,“那行,回头我就去和那些朋友说说,要知道他们虽然高高在上,手上也是实在不富裕啊,这么个发财的机会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秦善予拍了拍钱军的肩膀,“钱军,走自己的路,让敌人无路可走。”

钱军闻言明显的先是一愣,随后便是大笑了起来,“哈哈,秦老弟,这话我喜欢。”

“钱哥,你也应该推一个信得过的人站到台面上来了,毕竟你的身份摆在那里啊,赚钱虽然重要,但是,却万万不能给钱市长制造麻烦啊。”秦善予说道。

“嗯,这事我会尽快去办的。”钱军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吗。甄姨却是带着柳袅袅走了过来,“秦先生,给你介绍一位朋友。”

“这是我朋友柳袅袅,袅袅,这位是秦善予秦先生。”甄姨娘开口介绍道。

秦善予伸出手和柳袅袅轻轻一握,“柳小姐,你好。”

“秦先生,您好。”柳袅袅说道。

“袅袅,这位是钱市长的公子钱军。”甄姨娘继续介绍道。

柳袅袅闻言心里却是活泛开来了,钱市长的儿子,可是甄姨在介绍的时候却是放在了秦善予后面,这足以说明秦善予要比钱军来头更大。

“钱少,你好。”柳袅袅说道。

“柳小姐,你好。”

几人重新坐下之后,甄姨娘看着秦善予,“秦先生,方才的事不会是你指示的吧?”

秦善予笑了笑,“甄姨,难道在您眼里我就是一个打架闹事的主吗?”

“呵呵,这我可不知道。”甄姨玩味的笑看着秦善予。

柳袅袅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打量着秦善予,秦善予穿着十分普通,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名牌,但是,甄姨却如此的重视他,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来头?

甄姨看着秦善予,“秦先生,我明天要去省城,一块吗?”

秦善予摆了摆手,“甄姨,我哪有时间去省城啊,县里面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呢,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