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杜小薇升职记 >第232章 弄巧成拙

第232章 弄巧成拙 (1/2)

小说名称《杜小薇升职记》 作者:甜甜的奶荼  更新时间:2018-03-13 19:56  字数:3619

贾浩明想利用他手的权利,搞垮顶新公司。!

说实话,次杜小薇拒绝他的吃饭邀请时,他也曾这么想过。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

原因有两个:

一是,顶新公司在国内的名气很大。如果垮了,必然会引起很大的震动。而他是主管工业的,这么大的企业垮了,对他的政绩也有影响。

二是,央巡视组很快要来海州了。这个时候出手,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要报复杜小薇,也不急在一时。

于是说:“小贾啊,这件事情不好办……次在大成管委会的时候,我讲过,政府不能插手企业的事情……”

贾浩明见他不肯帮忙,脸色不由一沉。又拿起手的账本扬了扬:“周副市长,您要是这么说,那我也只好将这账本交给媒体或者纪委的人了。”

说完,起身要走。

面对贾浩明赤*裸的威胁,周骏波一时慌了手脚。连忙拦住他说:“小贾,别急,咱们有事好商量……”

看到周骏波一脸紧张的样子,贾浩明心里非常得意。

看来,对方已经钩了。于是,嘴角一勾,重新回到了座位。

“那您说吧,是帮还是不帮?”

说到这个份,周骏波没得选择。虽然,他是副市长。可是,自己的命运却掌握在对方手里。算有一万个不愿意,他也只好点头答应:“帮,当然帮!不过,你必须先把账本给我!”

贾浩明咧嘴一笑,他可没那么傻。如果把账本给你,事情露馅了——这可是一个假账本!再说,算账本是真的,他也不可能先给他。

像他这样的官员,说话像放屁一样。一旦拿到账本,马会翻脸。

于是,笑了笑说:“不行,您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先把顶新公司搞定了,我才能给你!”

周骏波一听,很想发作。可是,看到他手的账册,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想,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姑且先答应你,等拿回账本,我再好好地修理你。

不过,在答应他的要求之前,他还是要验证一下账本的真伪。

他可不想像次一样,被他耍了。

“那好吧,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必须让我看看这账本的真伪……我想,这个要求,不算太高吧?”

贾浩明心里不由一征,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

看来,不给点真材实料,估计也很难让他范。毕竟,他所面对的,是一只在官场驰骋了十几年的老狐狸。然而,他的账册本来是假的,又怎么可能给他看?

“周副市长,我看这免了吧。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周骏波却说:“那不一定,次你骗过一次。”

贾浩明一时无话可说。

他有点后悔,不该拿本假账册来蒙他。一旦失败,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了。

好在,来的时候做过一些功课。对周骏波与朱啸天的一些情况,还是有一个大致的了解的。

两人在一起称兄道弟,交往的时间不是一天两天。而且,给周骏波行贿的人又不只他一个。很多事情,对周骏波来说,也许都是一笔糊涂账。

所以,他决定冒险一试。

“ok,既然您那么坚持,那我向您透露一点点……”

说着,装模作样地翻开手的账册。郑重其事地念了起来:“2010年8月27号,送周副市长:别墅一套……另送其夫人衣服、项链、镯子数件……”

贾浩明故意将行贿的时间说得久远一些,这样,即使说错,周骏波也不可能记得清楚。

而别墅的具体位置和衣服首饰的数量,也故意忽略不说,以免露出马脚。

显然,贾浩明是在打擦边球。

周骏波一听,心里不由一紧。显然,贾浩明的话猜了。

几年前,他的确收过朱啸天的一栋别墅。至于具体的日期,他不记得了。而衣服和首饰,一向是他老婆收的。有没有这回事,那更不清楚。

尽管如此,周骏波却不露声色。

做为一名官场老手,他还是发现了其的一些端猊。

“请说具体一点,是哪里的别墅?”

虽然具体的时间不记得了,但是,别墅的位置他还是清楚的。因此,他决定再试一下贾浩明。

然而,这一点却难不倒他。

因为昨天,他向朱秀珠打听过。几年前,她爸曾在海州的滨江路18号买过一块地皮,说是要在那里建一套高级别墅。至于那栋别墅后来给了谁,她也没问。

虽然如此,贾浩明却敏锐的感觉到,这套别墅一定是送给了周骏波。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特意开车去房产局打探了一番。

结果,却很失望。

那栋别墅的主人不是周骏波,而是一位来自美国的商人。

不过,他没有放弃。他知道,这房子是受贿来的,周骏波不可能傻到用自己的名字去登记。

他相信,周骏波一定是将房子转让了。

因此,他决定找到那名美国人,将房子的来龙去脉问个水落石出。然而,这名美国商人却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尽管一无所获,但是,从那位美国商人讳若莫深的表情里。他更加坚信,那套别墅以前的主人,

是周骏波。

既然如此确定,那么,刚才他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

这样,更有说服力。

可是,贾浩明也知道。猜测归猜测,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他也不敢冒然说出来。万一不是,岂不露了马脚?

在他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