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个性小说 >二次元小说 >宅厨师 >406.妹妹什么的好麻烦

406.妹妹什么的好麻烦 (1/2)

小说名称《宅厨师》 作者:放开那只姐姐  更新时间:2017-09-06 22:25  字数:3443

“小雪?”

白夜有些不确定的对着这个突跑过来和自己勾肩搭背的家伙问道。

“嗯啊,是我啊。”

白雪点了点头,她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好久不见的表哥,然后说到。

“好久不见啊,表哥,话说你怎么还是这么矮啊,摸摸头”

说完,这家伙似乎很是熟练的伸手摸了摸白夜的头,将他的头发搞得一团糟。

“”

白夜的脸有点黑。

说实话,穿越至今,白夜对大部分东西都挺满意的,唯一让他很是不满的大概也就是自己这身高了,身高一米七的个子的他虽然比起某个整天拿着刀片砍巨人后颈肉的跳跳来说已经相当的不错了,在平均身高一直不咋的的十一区里,他这身高甚至还能称得是中高,但是啊,一个男人被一个妹子玩摸头杀什么的果然怎么都不能忍啊。

顺便一提,前世的白夜身高是一米六九,从十八岁就是一米六九的他一直到二十三岁穿越那天都没能将那最后一厘米长出来的苦又有谁人能懂。麻蛋,这是我永远的痛啊。

无语的伸出手打掉了自己头顶那个正在玩弄着自己的头发的手,白夜心中泪流满面。

为啥自己身边高个子的妹子那么多啊,罗贝尔特比自己高也就算了,现在自己这个小表妹都比自己还高,当哥哥的威严即将扫地啊。

嘛,虽然哥哥的威严什么的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就是了。

“咦,小雪你咋开始流长发了啊?”

从刚刚开始白夜就感觉眼前这个表妹似乎与前身记忆里的那个假小子有着那么一点区别,观察了半天他终于发现了问题,那就是以前一直都是留着短碎发的表妹现在头发竟然差不多长到了齐肩的长度,都能扎个放荡不羁的马尾辫了。

这个变化可不得了啊,明明前身记忆里白雪她可是曾经一脸坚定的说过长头发打理起来太麻烦了,她要短发一辈子的。

不过,还别说,眼前的这个长发白雪比起前身记忆里那个留着短发,穿着背心的白雪看起来舒服多了,至少爷们气没那么严重了。

“咦,我早就在一年前就开始留长发了啊,表哥你竟然一直到现在才发现啊。”

白雪伸手摸了摸自己那已经齐肩的马尾,幽幽的说道。

“我好歹也是个女孩子啊,留个长发难道有什么错吗?而且表哥你不是一直喜欢黑长直的这种类型吗?”

“嗯,我是挺喜欢黑长直的,黑长直赛高。”

白夜点了点头,承认了,然后他瞥了眼眼前这个帅气逼人的表妹,摇了摇头。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女孩子,也不看看你现在这身打扮,哪里像是个女孩子了,以前好歹还是铁血真汉子,现在流了长发扎个鬼辫子,都快成男不男女不女的娘娘腔了。”

白夜很是客观的评价道,哼,才不是因为自己竟然长的没有一个妹子帅气所以心生嫉妒恶言相像呢。

而白雪对于自家表哥的这段评价则是回了个鬼脸。

“略略略”

“表哥你个情商为负的钢铁直男懂个篮子,现在的女孩子就喜欢这个艺术范懂不,这叫文艺,才不是什么娘娘腔,我就是为了这股文艺范才留的长发,哼,现在头发还只是齐肩,待我长发及腰的那一天,表哥你”

话说到一半,白雪她突然卡壳了。

“待你长发及腰,我怎么了啊”

白夜并没有太过在意,他随口问道。

“咳咳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到时候让表哥你见识一下我那一头飘逸的长发能撩到多少妹子啊,嗯,大大的后宫在前方等着我呢。”

似乎是为了掩饰什么,白雪咳嗽了几声,然后她换一副满是憧憬的表情如此说道。

“呵呵哒,后宫你一个女孩子开个屁后宫,浪费大好的资源,行了,别吹了,时候不早了,赶紧跟我走吧,现在回去的话还能赶的吃午饭。”

想了想刚刚看到的白雪那令人窒息的熟练撩妹技巧,再听到她现在这后宫宣言,白夜毫不怀疑自家这表妹有能成为后宫王的潜力,但是一个妹子当后宫王什么的不是纯属浪费宝贵资源吗,你又没有作案工具,开什么后宫啊,白夜对此很是痛心疾首,那满肚子的羡慕嫉妒恨都快写在脸了。

于是,虽然知道这样做一点卵用也没有,但是白夜还是打断了白雪那对于美好后宫的畅想,妄图稍微的矫正一下这货没救的去想问题,拉着她就走出了机场。

“话说表哥你今天怎么想到来机场接我了啊,这可不像你会做的事情?”

走到机场的门口,白雪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皱着眉头问道。

“额”

白夜一愣。

“我是你哥,来给你接个机还有什么为什么啊。”

“当然有啊,你以前从来没接过我,这次肯定有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表哥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事啊。”

白夜皱着眉头,深思道。

“呵呵,我能背着你干啥事呢,还非奸即盗,你个没良心的死丫头。”

白夜脸冒着虚汗,强行镇定的说道。

他确实是有着不少的事情瞒着这个名义的表妹啊,比如说他并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表哥,他偷学了白家的菜谱啊,他背着她开起了后宫啥的,这些都是不能说的秘密啊。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

白夜一脸认真。

不过,看着白雪那分明写着不信两个字的眼神,他无奈的拍了拍额头。

“我这不是早起床气骂了你了吗?难得你想给我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