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个性小说 >二次元小说 >宅厨师 >519.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

519.不行,我受不了这委屈 (1/1)

小说名称《宅厨师》 作者:放开那只姐姐  更新时间:2018-01-22 14:45  字数:2579

师姐的一席话总算是让白夜回忆起了自己的身份,他无奈的挣扎着从沙发上起来,磨磨蹭蹭的准备帮忙大扫除了。

这大赛的七天店里都没怎么营业,而他们每天晚上回来都累的要死要活的,根本就懒得再收拾店里的卫生了,所以,此时虽然店里乍看之下还挺干净的,但是毕竟是路边门面房,积了一层灰是不可避免的。

“我上楼去找个拖把,你们且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动。”

白夜转过身,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一楼的扫帚拖把什么的已经被师姐拿走了,不过二楼杂物间到也有些备用的,白夜准备过去取。

只是,当白夜爬上二楼,走向杂物间的时候,穿过走道路过自己的房间的时候,他却是突然一定。

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好像有动静。

“小偷?”

白夜一愣,猜测道。

“这哪家的小偷这么皮,都敢偷到我这里了,不知道我房间里干净的老鼠都要掉眼泪吗?”

他一边收敛动作,静悄悄的摸向自己房门,一边在心里无语的想到。

唉,说多了都是泪啊,这要是在几个月前白夜房间里倒是有着不少钱,但是自从师姐来了店里的资金就都被她夺走了,而白夜的私房钱一般都是藏在手机壳里的,所以此时他房间里压根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哦,不对,似乎他的游戏头盔挺值钱的,不过那东西是绑定的,就算是被偷走了别人也用不了啊,所以也不算值钱来着。

所以,哪怕是绝对自己屋里进了小偷,白夜也是一点也不慌,他甚至还有点时间胡思乱想着。

“住手,你已经被包围了。”

摸到房门,白夜猛地打开门,对着房里大喝道。

然后

“emmmm,抱歉,我可能进错门了。”

白夜以比开门的速度更快的关上了房门,然后背靠着门口深呼吸了两下,平复了一下刚刚受到了惊吓的心灵。

嗯嗯,我刚刚一定是开门的姿势不对,或者是我眼花了,为毛我的房间里会有个被龟甲缚的女孩子啊

白夜换了个姿势再次打开门,然后对上了一双正惊恐的看着他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好吧,这并不是什么幻觉,他房间里的床上确实躺着一个被捆绑的很有艺术性的女孩。

“哦,原来是你啊。”

这一次白夜倒是看清了女孩的脸,原来是茜久保桃,他顿时放下了心来。

“看来罗贝尔特她们回来了。”

白夜想到。

而他刚刚想到这个,就看到罗比尔特和小莫两人从杂物间里出来,手里拿着拖把抹布走下了楼。

两人路过白夜身边的时候,罗贝尔特眼神复杂的看了眼白夜,表情似乎有些失落,而小莫则是很鄙视的看了看白夜,然后骂骂咧咧的丢了句话。

“变态人渣萝莉控。”

看熊孩子这看垃圾一般的眼神,这要不是她打不过白夜恐怕都已经准备拔剑行侠仗义了。

白夜:“”

等等,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我真的没准备对她做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啊,你们听我解释啊。

白夜大鼻孔尔康手动作.jpg

可惜的是两人并没有给白夜解释的机会,很快就下楼了,而楼下有着师姐白雪等人,白夜又不好追下去解释,这要是让师姐或者白雪知道了他让人抢了个妹子回来,那么这本书可能就要飞速完结了。

“啧啧啧,之后再解释吧,真是的,竟然会这样误会我,我怎么可能对一个要啥没啥的萝莉感兴趣啊,这是对我一个坚定不移的御姐控的侮辱。”

白夜很是不满的嘟囔道,然后他转身看了看床上被绑的很艺术的某合法萝莉。

好吧,虽然不知道茜久保桃这个样子是被罗贝尔特绑的还是小莫绑的,不过不得不说这手艺真的不错,嗯嗯,严肃正经点,你们别以为人家十一区的绳艺就是为了情qu,这可是一门艺术好不好。

而且这样优秀的捆绑技巧确实能让人无法挣脱开来,毕竟你要知道这个世界的厨师可都不是普通人,尤其是像茜久保桃这样优秀的厨师,她体内的美食细胞的进化程度绝对不算低,这要是换个普通的捆绑方式还真不一定能困得住她,所以这龟甲缚什么的只是单纯的为了防止她逃走才这样绑的,控制住了所有的发力点,这样一来人的力量再大无处发力也是白搭。

嗯嗯,事实就是如此,你们要信我哦。

床上,茜久保桃看着走进房间的这个男人,不由的开始瑟瑟发抖,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啊,没有哪个女孩子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还能淡定的下来的。

她想要呼救,但是奈何刚刚那个可怕的女仆用布团堵住了她的嘴,根本喊不出声来,而看着那个男人越走越近,她害怕极了,只是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她连站起来都做不到,跟别说逃跑了,只能徒劳的宛如毛毛虫一样的方式往床角挪动着。

瑟瑟发抖.茜久保桃床角限定版.jpg

白夜:“”

啧啧啧,就你这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可悲身材能不能有点赫拉克勒斯啊,我真的对你没啥兴趣。

“呐,冷静点,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而已,接下来我会拿来你嘴上的不团,但是你别给我乱喊知道不。”

白夜走上前,对着一脸可怜的茜久保桃说道。

“呜呜”

合法萝莉点了点头。

然后,白夜拿来了她口中的布团,布团离开她那殷桃小嘴,带起一丝晶莹的线条。

“救”

华夏有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殷姓奇女子曾经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越是漂亮的女孩子越会骗人,古人诚不欺我啊,白夜这刚拿开布团,茜久保桃就翻脸准备大喊了,好在白夜对于这种不听话的家伙还是有点手段的。

他眼睛一瞪,黑色的瞳孔一瞬间切换成黄金般的竖瞳,而被这冰冷无情的眼睛盯着的茜久保桃一瞬间就卡壳了,到嘴的呐喊再也喊不出来。

大恐怖,大凶残,一股最原始的顶尖掠食者的威压一瞬间笼罩着茜久保桃,让她感受到了那仿佛来自蛮荒远古的恐怖威压,不同于她之前感受到的那女仆冰冷无情的杀意,这股威压要更加的纯粹,这是来自生命阶层的威压,是高等生命对低等生命的天然压制,又或者是捕食者对猎物的天敌克制,就仿佛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再也不能动弹。

再次受到惊吓的茜久保桃再也忍受不了这委屈了,这一个个的都这么喜欢吓人玩对不对,她哇的一下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