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个性小说 >二次元小说 >宅厨师 >591.咕咕咕是不可能的

591.咕咕咕是不可能的 (1/1)

小说名称《宅厨师》 作者:放开那只姐姐  更新时间:2018-04-20 10:05  字数:2778

白夜这边正在努力的给喰种投食,另一边,远月学院内的气氛就不是那么的和谐了。

“什么,让人跑了?”

听到绯沙子那边的报告,薙切绘里奈直接从沙发上坐起身来,有些着惊愕的喊道。

她有点想不通那个男人是如何逃脱的,虽然那个男人确实厨艺了得,长期在美食的滋补下美食细胞也进化到了相当高的程度,但是那个男人明明是个纯厨师啊,应该并没有学什么战斗技巧才对,属于那种空有等级却没有技能的垃圾账号。

而她为了以防万一可是把远月的安保部门的精锐都派过去了,甚至为此还动用了远月的威望直接封锁了首都机场,可以说是布置下了天罗地网了,现在你竟然告诉她这到嘴的鸭子竟然飞了,这让她如何接受的了。

“安保部门的那帮家伙是吃呸,是安稳太久怠惰了吗?这点小事都办不到。”

薙切绘里奈有些坐立不安,一想到那个危险的男人竟然逃出去了,她顿时有些心态爆炸,差一点就直接爆粗口,不过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要知道远月的安保部明明招收的人员不是各国特种部队的退役队员就是曾经小有名气的知名美食猎人来着,这帮家伙拿工资谈待遇的时候可是一个比一个能吹啊,现在让他们干点事情就直接搞砸了,难道这些高新聘用的“人才”都是饭桶吗?

她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想到,或许他这个新掌门人上位之后的第一把火就应该好好撒在人事部身上了,这招的都是些什么废物啊。

“原因呢?怎么失败的?”

按捺住心中的愤怒,薙切绘里奈稍微冷静了下来,她有些疑惑的问道。

“听并木队长说似乎是有喰种介入了,那个男人身边有大批的喰种护卫,他们不敌喰种所以才任务失败。绘里奈大人,喰种是什么?什么特殊部队吗?还是哪个厉害的猎团?”

新户绯沙子有些疑惑的问道,生活在和平地带的她似乎并不怎么了解喰种是什么东西。

“喰种?”

薙切绘里奈瞳孔一缩,身为远月的继承人,她自然知道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东西。

“喰种是一种食人的怪物,我也是以前听祖父大人跟我提起过一次,他们基本上能称得上是人类的天敌了,有喰种介入的话,那么安保部门还真奈何不了那家伙。”

薙切绘里奈银牙要紧,有些烦躁的说道.

对于喰种的了解她也不多,也就仅限于听说过而已,并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她倒是知道这些喰种的战斗力很强大,如果真的有一群喰种保护着那个男人的话,那么事情可就变得棘手起来了。

“该死,那家伙是疯了吗?竟然敢和那些吃人的怪物打交道。”

薙切绘里奈感觉事情似乎有点脱离掌控了,不管怎么说那个男人毕竟是她的父亲,如果可以的话她并不希望他出什么意外,可是这一次他未免有点太过作死了吧,作为人类的天敌,喰种可是被人人喊打的,而勾结喰种这种行为说严重点都可以当成人奸处理了,要被开除人类籍的。

原本只是件远月自己的家事的,但是这要是扯上了喰种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或许那帮ccg的搜查官也会介入,薙切绘里奈并不希望事情最后演变成那样。

不过,ccg的搜查官如果不介入的话,那么远月该怎么对付那帮喰种呢?

“或许该去拜托一下他们了?”

薙切绘里奈呢喃自语道。

远月作为潜藏在十一区幕后的庞然大物,他的武装力量自然不会只是明面上的那个远月安保部门,就好像不列颠有圆桌骑士团,华夏那边有个龙组一样,十一区也有着自己的超级猎团,而远月就和这个猎团有着合作关系。

说起来,虽然有人总是说远月其实是十一区的地下皇帝,但是地下皇帝这个词其实用来形容那个猎团才更加准确一点,不过这个猎团也有点特殊就是了,与其说他是个猎团,倒不如说他其实是一个家族,一个黑道家族。

嗯,没有错,十一区的传奇猎团其实是个黑道家族,没办法,谁让十一区可是个黑道合法化的神奇国家来着,他们的猎团是个混黑道的,很有本国特色就是了。

只不过,远月和那个家族一直都是合作关系,虽然远月作为厨师集团,比起他们打手家族来说地位稍微高出半分,但是双方也并不是什么从属关系,如果可以的话,薙切绘里奈并不想因为薙切家的家事去惊扰盟友。

就在薙切绘里奈有些犹豫不决的时候,房间里电话铃声再一次的想起。

是秘书子的电话。

新户绯沙子接通了电话,对着电话聊了几句,面容却渐渐严肃了起来。

“绘里奈大人,有个坏消息,被软禁起来的那五位十杰刚刚突然从房间消失不见了,在房间里还有人留下了一封信给你。”

挂断了电话,新户绯沙子有些慌张的说道,她看着自家大小姐的眼神稍微的有些担忧起来。

虽然不知道是谁能从远月神不知鬼不觉的救走那五个被收押的十杰,但是这样的人要是万一对大小姐有什么歹意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绘里奈大人,我这就去安排人加强你家附近的警卫。”

小秘书紧张兮兮的说道。

而薙切绘里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却反倒是放松了下来。

“是他再像我示威吗?”

薙切绘里奈这么想到,虽然还没有看那份留给她的信,但是即便不看,她也稍微能猜到对方的身份了,能这么了解远月学院的布防的这一定不是什么外人,而且会特意救走这五位十杰的人还能是谁,当然是她那个刚刚才给了她一个下马威的父亲大人了啊。

很快,那封信送到了薙切绘里奈的手中,拆开信一看,她顿时一脸的果然如此,她那个父亲大人还当自己是从前的那个听他话的乖乖女吗?很抱歉,她现在可能变成一个叛逆期的坏孩子了。

“绯沙子,我想出去一个人散散心。”

放下信,薙切绘里奈这么说道。

“绘里奈大人,不行,现在你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

小秘书坚决表示反对。

“不会的,他暂时是不会对我下手的,放心吧。”

不同于小秘书的紧张,薙切绘里奈却很是淡定,她很清楚那个男人既然都这么示威了,那么自然是不会对她动手的,毕竟在他看来自己现在大概已经是情途末路,无路可逃了吧,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傲慢啊。

嘛,虽然她如今已经不再畏惧那个男人,但是果然还是看他不爽啊,尤其是那个家伙老是一副把她当成工具的模样,虽然自己的生命确实有一半是那个男人给予的,但是并不代表自己就要对他言听计从啊,那份过度的傲慢真让人厌烦。

算了算了,出去散散心也好,反正远月的安保对于曾经差一点就接受远月的那个男人来说也如同废纸,那么还不如离开远月出去转转呢?

不过,她又能去哪里呢?

薙切绘里奈边走边思考着。

而她还没想完答案,一抬头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贼熟悉的地方。

“额,我怎么跑这里来了?”

看着这熟悉的招牌,薙切绘里奈惊愕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