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护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三十七章 叶少雄的图谋

正文_第三十七章 叶少雄的图谋 (1/2)

小说名称《护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时间:2016-12-05 22:56  字数:3382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七章叶少雄的图谋

“云曼姐,给你施针整整用了半小时呢!”夏天苦着脸,这半小时可把他累得够呛,现在还没完全恢复呢。

半小时?

柳云曼这次相信了夏天的话,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现在已经快三点,可是,她当时明明才感觉一下子就完了啊,或许,真是因为他的医术太高,所以她根本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夏天,谢谢你了。”柳云曼终于想起来,自己应该感谢一下对方,摇摇头,柳云曼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刚刚的时间里,她一直处在一种似梦似幻的境界里。

“我们先走吧!”顿了顿,柳云曼又说了一句,然后便走出了卧室。

夏天回到花店时,孙馨馨也已经回来,倒是王杰没在。

“哎,夏天,你还舍得回来啊?”方晓茹一见他就开始抱怨,“胖子代你送花去了,你记得把你的工资分点给他吧!”“又有花送吗?”夏天有点奇怪,今天什么日子啊,生意这么好。

方晓茹白了他一眼:“难不成我还来骗你啊?夏天,你怎么就找到胖子这么好一个小弟呢?我本想打电话让你回来,可他怕打扰你泡妞,居然代你去送花。”“胖子很好吗?”夏天有点不以为然。

“人家至少没你花心,哪像你,明明有了馨姐,还去泡那个柳云曼!”方晓茹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人家那么好,你怎么不去做他女朋友呢?”孙馨馨没好气的接了一句。

方晓茹挺委屈:“馨姐,我可是在帮你说话呢,夏天这家伙,刚刚把你骗到手,就马上去打别人的主意,你不觉得他很过分吗?”“好了,别那么多废话,来帮我弄这个花篮。”孙馨馨显然不想说这件事,直接给转移了话题。

方晓茹嘟囔了一句什么,终于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多少有点为孙馨馨不值的感觉,在她看来,夏天这人长得不帅,没钱又喜欢吹牛,还很花心,除了会打架之外,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夏天自然不知道方晓茹在想些什么,他坐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眼睛,算是闭目养神,逆天八针很消耗内力,虽然他的恢复速度很快,但现在还是有点点疲惫的感觉。

“夏天,有空聊聊吗?”一个高大的男子突然走进花店。

夏天睁开眼睛,看着这个有点眼熟的男人:“你是谁?”“我叫叶少雄,我们那晚在警局见过一面。”高大男子微微一笑,“叶梦莹是我妹妹。”“噢,原来是叶大哥啊!”听说是叶梦莹的哥哥,夏天顿时有了兴趣,起身站了起来,“不知叶大哥要跟我聊什么呢?”“出去走走吧!”叶少雄提议。

“好!”夏天也很干脆。

两人缓缓走在江海大学校园内,校园清净,正适合聊天。

“夏天,听小妹说,你三岁以后,一直住在山上,直到前几天才下山,是这样吧?”叶少雄问道。

“没错。”夏天点头。

“这么说,你对都市里的事情,并不怎么熟悉?”叶少雄继续问道。

“是啊,我老婆跟我说过一些,不过我老婆跟我待一起的时间不多,所以很多事情也没来得及告诉我。”夏天有点苦恼,“我这几天才发现我真的有很多事情不会,不会用那什么电脑,也不会开车,哦,还不会用手机玩游戏。”“这些事情很多人都会,你也会的话,其实也没什么稀奇。”叶少雄淡淡一笑,“可你会的东西,别人基本都不会,这就不一样了。”“那倒是。”夏天也不谦虚,“神仙姐姐也说了,我是独一无二的。”“我相信你是独一无二的。”叶少雄神情有点古怪,“至少,你这惹事的本事,也是独一无二,这才几天时间,你招惹过的人,怕是比人家一辈子招惹过的还要多了。”“叶大哥,我好像没惹什么人啊!”夏天觉得自己很冤枉,“都是他们来惹我的。”叶少雄摇摇头:“夏天,谁惹谁,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有了不少仇人,对你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有的时候,做事情还是要讲究一下策略。”“可我比较喜欢直接的手段。”夏天笑嘻嘻的说道。

“你说的直接手段,就是动手吧?”叶少雄淡淡一笑。

“是啊,二师傅就跟我说过,暴力乃是解决问题的最快手段,不管你的仇人多大势力多有钱,也不管他什么身份,只要他死了,你就已经赢了!”夏天点点头说道。

“你二师傅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如果每个人都用暴力的话,我们就回到原始社会了。”叶少雄摇摇头,“夏天,或许你不明白我为什么来找你,不过我叶少雄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在这世上,我最在乎的人就是我小妹,而你救了她,所以,对我来说,你就相当于是我的救命恩人。”叶少雄拿出一张卡片,递给夏天:“我希望,以后你遇到麻烦,可以先打这个电话来找我,而不是自己用暴力解决。”“哦,谢谢叶大哥。”夏天倒是接过了那张卡片,上面只有一个号码,连名字都没有。

“记住了,有事先找我,不到迫不得已,不要用暴力。”叶少雄嘱咐道。

“叶大哥,我记住了。”夏天再次点了点头,他记住了是不假,可没想过要这么做。

“那好,我先走了。”叶少雄对此甚是满意,而后他抬手打了个手势,一辆通体漆黑的轿车无声无息的驶了过来。

车子在叶少雄身边停下,车门打开,叶少雄钻了进去,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