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护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六十三章 病房风波

正文_第六十三章 病房风波 (1/2)

小说名称《护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时间:2016-12-05 22:56  字数:3409

第六十三章病房风波

“美女姐姐,那我先去看看你爷爷的情况吧。”夏天很快答应下来,这样的好事上门,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答应呢?

“小色狼!”孙馨馨嘀咕了一句。

“那我们快走吧!”叶梦莹很急,拉着夏天就往外面跑。

花店门口停着一辆黑色奥迪,正是夏天刚下山的时候坐的那辆车,叶梦莹将夏天拽上车,便迅速启动车子,急驰而去。

几十分钟后,叶梦莹便带着夏天来到圣心医院,急急忙忙的停下车,拉着夏天便往里面走,只是才走了几步,便碰到叶少雄迎面而来。

“小妹,你真把夏天找来了?”叶少雄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大哥,我先带夏天去看爷爷,其他事情等会再说吧。”叶梦莹语速很快,脚上的速度更快,几乎就是跑着进去的。

叶少雄也紧赶几步,和夏天并肩而行。

“高名扬对你下手的时候,我刚好接到任务,若是你那时候打了电话给我的话,我也接不到。”叶少雄低声说道。

“我没打电话。”夏天说了句实话。

“我不是让你有事先打电话给我吗?”叶少雄本来有点歉意,但听夏天这么一说,整个人就郁闷了。

“我自己解决更快。”夏天依然很老实,又说了一句实话。

叶少雄更加郁闷了,人家摆明看不起他。

“你倒是有本事,高名扬现在恨你恨得牙痒痒的,却也真不敢对你下手。”叶少雄叹了口气,他之前就认为夏天很有本事,可还是没想到他能这么轻易的搞定高名扬。

“其实我想干掉他的。”夏天却还很遗憾,“留着他终究是祸害。”

叶少雄不禁摇头,这小子还是推崇他的暴力手段啊,只是他也没再说什么,因为,他们已经来到病房外面。

走进病房,夏天便发现,这病房里人可真多,男男女女的起码十几人,他们都围在病床旁边,把病床为了个水泄不通,以至于他压根就看不到床上躺着什么人。

“夏天,快看看我爷爷的情况!”叶梦莹挤开两个人,拉着夏天来到了床边,而此刻,夏天也终于看清床上躺着的病人,须发皆白,眼眶深陷,枯瘦无比,乃是真正的皮包骨。

老人静静的躺在那里,眼睛似乎睁着,可对周围的一切没有任何反应,却是早已神志不清。

“梦莹,你在做什么?这是哪里找来这么个人呢?”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不满的喝问。

“二叔,这是夏天,我找来的神医。”叶梦莹头也没抬,“既然圣心医院的医生不能治好爷爷的病,我就只能去外面找其他医生了。”

“就这小毛孩,还是神医?”那男人有点恼怒,“梦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糊涂了呢?”

“你才小毛孩呢!”夏天抬头狠狠的瞪了那男人一眼,他是男人了,神仙姐姐都承认的男人了,不是小毛孩!

“小子,你怎么说话的呢?”那男人大怒,“你知道我谁吗?”

“不知道!”夏天撇撇嘴,“别烦我,否则我揍你!”

“揍我?”男人怒极反笑,“我叶志义还真没尝过被人揍的滋味,我就不信……”

“二叔,我劝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叶少雄打断了叶志义的话,“否则,我相信你会生平第一次挨揍的。”

“叶少雄,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叶志义怒喝道。

“二叔,我只是希望你仔细念两遍夏天的名字,然后你或许就知道他是谁了。”叶少雄淡淡的说道。

“不就叫夏天吗?我……”叶志义一声冷笑,但却突然想到什么,顿时脸色一变,“你说什么?他就是夏天?那个夏天?”

“二叔想起来就好。”叶少雄淡淡一笑,“夏天正跟爷爷诊病,二叔暂时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叶志义看了看夏天,欲言又止,眼里却有几分怀疑的神色。

至于其他人,此刻却都没有说话,只是一副在旁边看好戏的样子,至于他们心里都在想什么,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四周安静了下来,夏天也搭上了老人那枯瘦的手腕,开始为他把脉。

夏天本来很高兴的,他觉得今天是他的幸运日,先是黄海涛送钱上门,然后美女姐姐送人上门,可这么一把脉,他却高兴不起来了。

“夏天,情况怎么样?你能治好我爷爷的病吗?”叶梦莹见夏天神色有点不对劲,心里不禁有种不妙的感觉,急忙开口询问。

夏天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闷闷不乐的摇摇头:“不能。”

不能治好这老头的病,美女姐姐也就不会以身相许,这让夏天很不爽,可他也没辙,这老头他确实治不好。

听到这话,叶梦莹顿觉最后的希望已经消失,她呆呆的看着爷爷,两滴清泪不知不觉流了出来。

“还以为真是神医呢,还不是一样?”旁边传来一声轻哼,说话的却是一个中年女人,长得很富态,看那身板,少说也有两百斤。

“就是嘛,我们圣心医院的医生都是最好的,他们都没办法,别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旁边有人附和,却也是个女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颇有几分姿色。

“二婶,三婶,你们就这么盼望着爷爷死吗?”叶梦莹猛然抬起头,愤怒的看着这两个女人。

“梦莹,你这怎么说话的呢?我说你可别血口喷人啊!”那富态女人不悦的说道。

“就是,我说梦莹,我们可是你婶婶,你也太没大没小了吧?”那少妇也跟着附和,似乎就是那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