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护花高手在都市 >正文_第七十七章 天籁

正文_第七十七章 天籁 (1/2)

小说名称《护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心在流浪  更新时间:2016-12-05 22:56  字数:3450

第七十七章天籁

“王队,不是,我,我只是……”光头被王剑骂得不知所措,这到底出啥事了?

“天哥,这里的事情,就让我帮您解决好了,这么点小事,哪能让您亲自出马呢?”王剑没理会光头,只是一脸恭敬的对夏天说道。

顿了顿,王剑又看着丁豹,语气里有着一丝不悦:“阿豹,你怎么做事的呢?这种小事,你要搞不定,就跟我说,怎么能麻烦天哥?”

“那是,王哥说的是!”丁豹表面上应承,心里却在骂:“跟你说,要我直接去跟你说,你丫会让我把歌厅直接送给光头!”

丁豹到现在也没搞清楚状况,他只是已经开始隐约感觉到,自己这一次,真是赌对了,这天哥的来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悍。

“就是啊,小坏蛋,这么点小事,让他们自己搞定好啦,我要去唱歌。”柳梦就想拉着夏天离开。

“嫂子,您想唱歌,就在这里唱吧,这是最好的包房,我们去别的地方就行。”王剑连忙说道。

“是吗?那好吧,你们快出去啦,我要唱歌咯!”柳梦马上便开始赶人,同时招呼着另外两女,“小曼,馨馨,我们来唱歌吧!”

“大哥,那我们先出去了!”王杰便想离开。

“快走!”看光头在那犹豫,王剑朝他吼了一句。

光头被吓了一跳,赶紧起身,带着四个小弟匆匆离去。

“天哥,嫂子,你们慢慢玩。”王剑点头哈腰的打了个招呼,最后走出了包房,而这偌大的包房里,也只剩下了夏天和三个女人。

“来,小坏蛋,你唱个歌给我听!”柳梦把话筒递给夏天。

夏天挠了挠头:“我不会。”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呢!”柳梦有点不高兴,然后又把话筒递给柳云曼,“小曼,你来唱一个吧!”

“姑姑,我先去选歌。”柳云曼只得接过话筒,她知道柳梦对新千年以后的歌都不会熟悉,最后便唱了首老哥,恰似你的温柔。

柳云曼的歌唱得还不错,说起来,自从夏天听过自称ktv小天后的赵青青唱歌之后,他便几乎觉得所有人唱歌都不错了。

“好听好听,再来一首!”柳梦拍着巴掌,像个快乐的小女孩。

柳云曼只得又唱了一首,然后柳梦又说好听,就又来一首,就这样,柳云曼一口气唱了五首歌,终于觉得嗓子有点不舒服,再也不肯唱,把话筒交给了孙馨馨。

“小坏蛋,人太少了,把刚刚那些人都叫来唱歌吧!”柳梦觉得不够热闹,没办法,夏天只得给胖子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办完事情后,马上来唱歌。

不一会,胖子带着丁豹黑三王剑还有光头走了进来,后面还跟了几个男女,柳梦让他们一个个唱歌,这帮人不知道这位童颜**的小仙女到底是啥身份,可也不敢得罪她,没办法,不管会不会唱,他们都只能每个人嚎几句,还别说,这一来,包房里变得热闹了许多,而包房里越热闹,柳梦就越开心。

一旁的柳云曼暗暗苦笑,天知道这位姑姑在寂寞中度过了多少年,现在好不容易能有这么热闹,她开心也是正常的。

“姑姑,你不是说要唱歌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云曼终于忍不住怂恿这姑姑,“你也唱首歌吧!”

“好啊,我也唱!”柳梦咯咯笑着站了起来,“你们都不许说话,听我唱歌!”

她这么一嚷,这个包房便都安静了下来。

“姑姑,你要唱什么歌?我去帮你点歌。”柳云曼问道。

“不点了,我唱我自己的歌!”柳梦摆摆手,然后便拿起话筒,开始了清唱。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

我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我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我努力的跟他们说话,

可他们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只能唱着我的歌谣,

那只是属于我的心声……

众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他们似乎看到一个寂寞的少女,正在缓缓叙述着她的忧伤,空灵纯净的声音,似乎没有丝毫的杂质,这一刻,众人突然发现,他们真正理解了什么叫做天籁之音,这就是天籁之音!

不知不觉中,柳云曼已经是泪流满面,这一刻,她已经完全理会到姑姑十六年来的痛苦,如果一个人真的昏迷十六年,那其实不算痛苦,可痛苦的是,她却没有真正的昏迷,她能感知到外面的世界,可却没人能感觉到她的声音,她无法跟外面交流,便只能自己谱写着歌曲,一遍遍的唱给自己听,而她就是用这种方式,度过了漫长的十六年。

夏天心里也很难受,他感觉到了柳梦的那种寂寞,这让他似乎看到了神仙姐姐,十六年来,神仙姐姐虽然有他陪伴,但他却一直觉得,神仙姐姐很寂寞,似乎有着一种无人可以理解的寂寞,从柳梦的歌声里,他感觉到了柳梦和神仙姐姐的相似之处,她们的那种寂寞,似乎是一样的,可柳梦是因为昏迷十六年,神仙姐姐没有昏迷,她有自己陪伴,山上还有他的三位师傅,可她为什么依然是那么的寂寞呢?

不知什么时候,歌声已经停止,可包房里依然是寂静无声,每个人都沉浸在无与伦比的音乐之中,难以自拔。

“我唱得不好听吗?”柳梦不高兴的嚷道,“干嘛都没人鼓掌?”

“姑姑,不是不好听,是实在太好听了,大家都还在回味呢!”柳云曼抹了抹眼睛,擦去泪水。

“真的吗?”柳梦有点开心,不过还是有点怀疑。

“真的很好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