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医道官途 >第七十八章莫须有上

第七十八章莫须有上 (1/2)

小说名称《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2-08-08 07:19  字数:4164

秦清抬起头,明澈的双眸看着张扬,透过张扬郁闷狂躁的目光,她意识到了什么,轻轻抿了抿嘴唇道:“我没有怀疑你,这件事很复杂。”说完这句话,她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是一县之长,竟然用这种软弱的口气跟他说话,他是自己的下级,何以自己面对他的时候底气会这么不足?秦清不敢继续想下去。

张扬盯住秦清:“复杂?是不是有人想搞我?你告诉我,这件事究竟是谁在针对我?”

秦清皱了皱眉头:“张扬,你能不能成熟一点,不是小孩子玩过家家,你是一个国家干部,别这么意气用事好不好?”

张扬大声道:“意气用事?现在有人已经欺负到了我的头上,他想打我的左脸,是不是让我把右脸也伸出去给他?更可笑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人在打我!”

秦清叹了一口气道:“张扬,你有没有现,自己现在的情绪很不对头?你狂躁不安,你失去了最基本的冷静,你在东江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你很好奇啊!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秦清怒道:“张扬,我不知道你生.了什么,可是我能够感觉到你已经失去了理智,身为一个党员,一个国家干部,我不知道你这种状态能否再继续你的工作。”

张扬冷冷看着秦清,从昨晚李.长宇对自己的提醒开始,一连串针对他的事情就已经生了,秦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也要对付自己?迫于某种无形的压力,她也要对自己下手?张扬的目光充满了愤怒。秦清却敏锐的把握到他目光中的忧伤,她的芳心颤抖了,她不禁悄悄询问自己,为何要如此在意他的感受?

秦清咬了咬嘴唇:“小张,我看你应该休息一下。”这句.话她说的很艰难,很没有底气。

张扬点了点头,一言不的转过身去,他大步走出.门外。

望着张扬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秦清感觉到怅然.若失,张扬离开春阳的这段时间有许多不利于他的传言,妇幼保健院方面也对这位新任书记的作为有了许多不好的反应,虽然每个领导都会遭受到或多或少的非议,可张扬这次不同,妇幼保健院方面各科室主任联合签名,把这厮告到了卫生局,县卫生局不好处理,把这件事又推到了县里,秦清本来打算把这张联名抗议书给张扬看看,可是才和他说了两句话就不欢而散,根本没有给他看的机会。

秦清办公室的.房门被轻轻敲响,却是县委书记杨守义走了进来,秦清感到十分的诧异,自从她来到春阳上任,杨守义还是第一次主动登门拜访,这对他而言已经是屈尊,毕竟杨守义才是春阳县的一把手。她慌忙站起身来把杨守义请了进来:“杨书记,您怎么来了?有事情你招呼一声让我过去就是!”

杨守义微笑着在秦清的对面坐下,他习惯性的去摸香烟,可是想起秦清是位女性,又打消了抽烟的念头,笑道:“我刚好从这里经过,想跟你谈点事情。”

秦清忙着去给杨守义泡茶,杨守义摆了摆手道:“不用这么麻烦,我说完就走!”话虽然是这么说,秦清还是给他泡了一杯清茶送到面前,微笑道:“杨书记有什么指示?”

杨守义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瞒你,我这次来,是为了张扬的事情,他去妇幼保健院没几天,那边就被闹得鸡犬不宁,民愤极大,各科室的主任已经透出风来,说他如果继续在那里干下去,他们就集体罢工。”

秦清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杨守义,她没有说话,杨守义的这句话颇有些危言耸听的味道,据她所知,张扬自从担任了妇幼保健院的书记,还是实打实做了许多事情的,先成解决了困扰医院许久的医患纠纷问题,还为医院成引入了外来资金,如今春阳的第一所医疗美容中心正在装修,十一就可以开业迎宾,短短的时间内,能够做出这样的成绩已经是难能可贵,想不到现在他的这些成绩反倒成为了别人攻击他的罪证。

杨守义道:“年轻人有闯劲,有干劲是件好事,可是做事情一定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不能好高骛远,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一步登天。”这句话有些一语双关,秦清也在他所说的年轻人范畴之内。

秦清淡然笑道:“其实张扬还是工作很努力的,只是手段激进了一些,不过他也是为了医院着想。”

杨守义终于忍不住烟瘾,抽出一支香烟点上,抽了一口烟,吞吐出一团烟雾道:“我也知道他有能力,不过有件事你听说了没有?”说到这里,他有意无意的停顿了一下。

秦清静静看着杨守义,能够让这只老狐狸亲自跑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又让他花费这么大的夫历数张扬的罪名,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杨守义铁了心要搞张扬,他要借着这次的机会把张扬搞下去,让张扬永世不得翻身。

杨守义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他在省城嫖ji被抓,后来通过关系把这件事解决了,可是仍然有消息传到了我这里!”

秦清的俏脸上充满错愕之色,心中没来由感到一阵愤怒,可马上她又提醒自己,就算张扬真的做了这件事,跟她也没有任何关系,那只是他个人生活作风的问题。

秦清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并没有逃过杨守义的眼睛,他说出这件事的真正用意就是想看秦清的反应,从秦清稍纵即逝的愤怒和羞恼,杨守义已经判断出秦清和张扬之间的关系绝非上下级那么简单,外面的传言果然有可信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