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医道官途 >第八十三章都是一家人

第八十三章都是一家人 (1/4)

小说名称《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2-08-08 07:19  字数:8521

顾佳彤在张扬出手的刹那已经明白,这事儿今天非要闹大不可,既然闹了,也就只能由着他去了,她并不担心张扬的战斗力,需要考虑的只是收拾残局的问题,匆匆拨通了某位世伯的电话。

张扬也不是傻子,他自有他的智慧,大人之后想要撇清后果,最好的方法就是及时离开现场,击倒那名青年后,他拖着顾佳彤的手臂向外走去,那些服务生想上来阻拦,被张扬连续踹到了两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张大官人可不想留在这里招惹麻烦。

刚刚来到酒店的大堂,就现大门外涌进来了二十多名身材魁梧的汉子,从他们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隔壁汽修厂的工人,两家都是一个老板出资,所以这边出了事情,那边马上就收到了消息。

张扬皱了皱眉头,咬牙切齿的骂道:“麻丨痹的,老子最讨厌用暴力!”

顾佳彤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打人的时候固然痛快,可打完之后麻烦会很多,这种事情本可处理得更好!”对于张扬的冲动,她可是不止一次的领教到了。

张扬笑道:“我喜欢直接,一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打的,跟你没关系!”

顾佳彤白了他一眼道:“你当我愿意跟你同生死共患难吗?现在咱们是爽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跳不了我!”

张扬护着顾佳彤来到安全的地方,然后环视围过来的众人道:“来吧,今儿我心情好,绝对不让你们骨折!”

救灾战斗一触即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道:“干什么?这儿是酒店,你们当是中东战场啊!”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分开人群走了进来,他三十岁左右,剪着半寸,肤色黧黑,五官虽然普通,可是一双眼睛深邃而有神,充满了威慑力,身穿灰色对襟短衫,浅蓝色西裤,黑色圆口布鞋,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打扮多少显得有些另类。这男子正是新景园的后台老板王学海,他家世不错,父母都是高级高官,可是他并没有进入仕途,现在的一切全都是依靠自己白手起家打拼而来,是经常中为数不多的务实派。

刚才被张扬击倒在地的青年捂着流血的鼻子冲了下来,他原本是来找回面子的,看到王学海,他有些委屈的叫道:“姐夫……就是他们……他们想讹诈……”

顾佳彤柳眉倒竖道:“你这人好没道理,谁想讹诈你,你们酒店的菜里有苍蝇,这么简单的一个商务套餐,一开口就是八千八,公然宰客吗?”

王学海的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容,被打的是他的小舅子田国强,对于小舅子的为人,王学海是十分清楚的,如果不是碍于亲戚情面,他也不会让田国强进入酒店帮忙管理,这小子没什么本事,平时却自视甚高,没少给自己惹祸,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来新景园闹事的不少,这座酒店式他新近才盘下的,重新装修营业之后,三天两头都有人闹事儿,单单是菜里现苍蝇的事件已经是第三起了,也难怪小舅子会表现得这样敏感。

王学海自认眼光不错,从张扬和顾佳彤这对男女的气质上就能够看出,这两人应该不是上门挑事的人物,顾佳彤的穿着打扮十分高贵,手袋都是lv限量版,这样的人又怎会为了一顿饭而讹诈他们,王学海暗骂小舅子有眼无珠,可看到他被打得那样子也的确很惨,身为姐夫,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替他出头的。王学海笑道:“我想应该有些误会,不过,有误会大家说开了就行了,也不能动不动就出手啊!哥儿们,大人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这句话已经充满了威胁。

张扬咧开嘴了:“载客也是要承担责任的,要不咱俩单独理论理论!”不卑不亢,宁折不弯,想让张大官人低头,太难!

王学海的双目中流露出欣赏之意,对于有胆色的人他都会表现出一丝尊重,但是在京城混,仅仅依靠胆色还是不行的,他要讨回这个面子,王学海点了点头道:“都是男人,大家各自承担各自的责任,饭菜的事儿我来处理,打人的事儿你去承担……”话音未落,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王学海接通电话:“自达,什么事儿?”对于市他的老同学徐自达,他们从小一块长大,不过徐自达走的是仕途,目前在国土资源部任职,已经是副厅级干部。而他走的是商路,两人的友情颇为深厚,听完电话,王学海的脸上显出几分无奈,他点了点头道:“明白了!”

顾佳彤从他的对话中已经听出自己的援军到了,徐自达的父亲是她爸爸的老上级,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平日里顾佳彤和徐自达也以兄妹相称,她遇到了麻烦,徐自达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王学海看了看顾佳彤道:“顾小姐!你是顾书记的女儿?”

顾佳彤微笑不语,现在她所要做的就是看王学海如何变脸如何表演。

王学海笑道:“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认一家人!顾书记上次来北京的时候,我还陪他吃过饭呢,平海驻京办的郭主任跟我也是好朋友,自达是我的老同学,你刚才说清楚这件事,就不会产生误会,你看这事儿闹得!”

田国强看到姐夫的态度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他刚挨了一顿打,这口气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他叫嚣着:“什么一家人,他打我,我要告他!”

王学海脸色一沉:“过强,你别过份!”

“我过分?人家在这里闹事,咱们不能怂了!”

“小弟!你干什么?”一个带着怒气的女声响起,这声音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