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医道官途 >第七百五十五章刀剑风尘中

第七百五十五章刀剑风尘中 (1/2)

小说名称《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2-08-08 07:19  字数:3190

文国权主卒动要求讲行了抗体治疗.因为文玲是他的女儿。这些抗体就来自于文玲,所以出现异常反应的几率比起他人要更低一些,医疗小、

组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又看到最初接受试验xìng治疗的几名患者都毫无异状,这才对他进行了抗体注射,文国权当天体温就已经完全正常,咳嗽和喷嚏的症状也迅速减轻,等到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病症,根据血液化验的结果,在他的体内已经找不到r型病毒了。

医疗小组通过讨论,为文国权解除了隔离,但是出于对他健康的考虑,暂时还不能让他外出活动,时隔数天之后,文国权终于可以走出户外,踩着松软的草地,沐浴着阳光,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罗慧宁微笑望着丈夫,文国权坐在花园内,静静晒着太阳,他的表情很放松,这样的表情罗慧宁已经很久没有从他的脸上找到,繁忙的政务让他的神经始终处在紧绷的状态中,回头想一想,这些年,他很少有过这么长的休息时间。

文国权闭着眼睛,感受着温暖的阳光,迎面清风阵阵,洗涤着他的肺腑,阳光宛如从他的每一个毛孔渗入了他的身体,周身都感觉到暖融融的,温柔的按摩着他的肌肉和神经,文国权低声道:“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罗慧宁笑道:“没觉得你在休息,即便你躺在病chuáng上,仍然没有忘记工作。”

文国权道:“对我来说,这两天的休息已经很奢侈了。”他睁开双目,目光睿智而冷静:“抗体有效,可以大规模生产了。”

罗慧宁道:“还在进行最后的验证。”

文国权道:“验证?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验证,现在国内各机构官僚主义严重,形式主义泛滥非常事件需用非常手段。”文国权的情绪显得有些jī动,这在他的身上很少发生,看来这场病多少对他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

罗慧宁微笑道:“你是从一个病人的观点来出发,从医生这边来说,他们必须要经过科学的验证。”

文国权道:“我不是已经亲身验证了吗?”

“那是因为小玲是我们的女儿直系亲属之间血缘关系摆在那里产生药物反应的可能很低。”

提起女儿,文国权不由得向四周看了看:“小玲呢,一上午都没见到她人。”

罗慧宁不由得笑道:“是称让我给她自由的空间,现在倒好,你自己先顶不住了。”

文国权笑道:“大概是我在chuáng上躺的时间太久,所以什么事情都想管。”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一早就出去了,这几天都是这样,我按照你说的也没过问。”

两人说话的时候文玲和张扬一起走了进来,两人并不是一起来的,只是在外面刚巧遇到。张扬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这厮笑得有些虚伪,至少在文玲看来是这样,文玲想不出他有什么可高兴的地方。

看到文国权已经出来活动,张扬心中暗叹,到底是高官情况刚有好转就获得行动自由了,换成普通人肯定还解除不了隔离,他刚刚跟南锡那边通过话,知道乔梦媛已经基本康复了,现在每天就是视读读报纸消磨时间。

张扬来到他们面前笑道:“干爸,您气sè真好,看起来风采更胜往昔啊!”

文国权哈哈笑了起来他指着张扬道:“你这张嘴巴真是会说!”

罗慧宁也不禁莞尔道:“你干爸最讨厌别人溜须拍马。”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怎么我说实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玲姐,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文玲挤出一丝笑容,她点了点头:“爸,你没事了?”

文国权道:“完全好了,刚才的血检结果也出来了证明我体内已经没有r型病毒了,所以医生才放我出来透透气。”

张扬走过去为他诊脉他并不知道文国权已经注射过抗体的事情,有些惊奇道:“好像真的全都恢复了啊。”

文国权道:“还不是多亏子你!”

张大官人可不敢居功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对症治疗,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有效地治疗方法,对乔梦媛,对文国权的治疗方法都没有什么两样,全都采用先对症,扶植根本,增强他们自身的免疫力,依靠他们自身的免疼力将病毒消灭,不过文国权恢复的速度要远远超过乔梦媛,难道特效药真的研制出来了?

罗慧宁并没有隐瞒,轻声道:“昨晚注射了抗体,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很有效。”

对了抗体的来源.他们都是严格保守秘密的.甚至连文玲自已都不清楚抗体是来源于她的身体。

张扬道:““干爸,您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文国权道:““现在,我目前的工作重点就是主抓r型肺炎的防治。””

张扬忽然明白文国权通过这次的r型肺炎事件,势必会取得让人羡慕的政绩,其实这也是他应得的,毕竟文国权在抗争r型肺炎的过程中表现出的身先士卒,深入第一线的勇气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分析,文国权会利用好这次r型病毒抗体的事情,同样的事在不同的人手中能够产生不同的影响和威力,文国权这种政治高手绝不会放过把这次时间的政治利益最大化的机会。

罗慧宁道:““张扬,你很久没来过京城了,趁着这次机会多玩几天吧。

,”她挽留张扬并非是因为感jī,而是的确想让张扬多留几天陪她说说话,随着文玲的苏醒,她心中的忐忑并没有减弱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