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医道官途 >第一千零七章【官商之间】(上)

第一千零七章【官商之间】(上) (1/2)

小说名称《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2-09-08 10:12  字数:2630

第一千零七章

一切人都没有想到话的居然会是张扬,袁孝商有些诧异地看着张扬,随即他的目光投向那个女服务生,那女孩垂着头,虽然看不清她的样子,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她的体型颇佳。

戴琳听到张扬这样,登时仿佛受了欺侮一样,她起身就走,甚至连告辞的话都没有一声,陈青虹向那女孩道:“抬起头来!”

那女孩儿抬起头,俏脸之上写满惶恐,虽然她的脸上没怎样化装,可是她清秀绝伦的俏脸还是让一切人震撼了一把,再加上她脸上楚楚不幸的表情,当真让人看在眼里自但是然的生出我见犹怜的感触。祁山和袁孝商对望了一眼,两人虽然没话,可是从对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赞赏,张扬的目光真够毒的,这么水灵的一妞一出现就被他给盯上了,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拿这女孩和戴琳相比,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陈青虹道:“新来的?”

那女孩泪光盈盈的点了点头道:“别赶我走,我第一天过去,当前我会好好做事,我家里真的等钱用……求求了!”

陈青虹道:“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道:“贝贝!”当她出本人名字的时分,张大官人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眼神。

陈青虹道:“以犯的错误,一定不能留,可张先生为情,我就饶这一次。”

“谢谢经理!”

陈青虹道:“不用谢我,招呼好张先生。”她看了看张扬,心他的口味还真是独特,不过这目光真的很毒,这个叫贝贝的女孩果真不错,即使是放在天街之中也是出类拔萃,不过一看就是初涉社会的少女,风情方面要差上许多。

贝贝低着头,怯生生离倒闭扬身边坐下,她帮张扬把酒倒上,张大官人倒是不客气,居然一伸手,拦住了女孩的纤腰,贝贝顺从的拧了一下娇躯:“先生,对不起……我……我只担任倒酒。”

张大官人凑了过去,附在她耳边用传音入密道:“桑贝贝,我让装,跟我多久了?”原来这女招待居然是桑贝贝打扮的。

谁也不知道张扬和桑贝贝之前就看法。

桑贝贝一双妙目向张扬扫了一眼,脸上lù出一个顽皮的愁容,吐了吐舌尖,马上又装出楚楚不幸的样子,端起酒杯道:“先生我敬!”

这杯酒可是满满的一大杯。

张扬笑道:“不能我本人喝!要不这样,我喝一半,喝一半。”

桑贝贝红着脸道:“我不会喝酒。”

大官人道:“不会喝可以渐渐学,女孩子有很多东西都要学习的。”

袁孝商发现自从这个名叫贝贝的女招待出现之后,张扬就对她产生了兴味,不但频频喝酒,而且兴致高涨,袁孝商留意到这厮的手也没闲着,不时搂搂贝贝的纤腰,找时机还mōmō她的臀部,不过那女孩显然没经过这种场面,显得惶恐无助,连袁孝商看得都有些不忍心了,这厮绝非是柳下惠,遇到动心的还不是一样上下其手。

离去的时分,张大官人还大方地给了桑贝贝一千块的费。

袁孝商看出张扬对她有意思,能够是碍于他本人的身份,不敢再有过份地举动。

临走之前,张扬把袁孝商叫到一边,低声道:“这女孩不错,别让外人欺负她!”

袁孝商笑道:“放心,我会让人照顾她。”

张扬点了点头,拍了拍袁孝商的肩膀道:“很好,当前无时机,我们常常联络。”

袁孝商和陈青虹一同将张扬他们送到了电梯口,张扬离去之后,陈青虹向袁孝商道:“这人是不是滨海的县委书记?”

袁孝商淡然笑道:“关心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陈青虹有些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道:“人家关心嘛!”

袁孝商道:“查查刚才那个叫贝贝的女孩是什么去路,对了,张扬仿佛看中了她,给她安排点轻巧的活,不要让别人打她的主意。”

陈青虹道:“一个女招待而已,他的口味tǐng怪的。”

袁孝商道:“难道不觉得那女孩真的tǐng美丽的?”

陈青虹道:“他要是真心喜欢,怎样不提要求?”

袁孝商道:“他什么身份?再了,他对我还缺乏信任。”

祁山和张扬一同离开停车场,祁山指了指本人的汽车道:“我送!”

张扬笑道:“不必了,就住在皇冠,回头我让司机过去接我,对了,我们前面走走,我想问几句话。”

祁山点了点头,有些话最好还是要清楚。

两人分开皇冠,走向滨海大道,沿着大道向南走去,祁山道:“我和袁孝商协作水产生意,不断关系都很好,他知道我们的叫情,所以提出想我安排们见个面。”

张扬浅笑道:“袁孝商这个人很不复杂!”

祁山道:“很聪明,很有生意头脑,但是做事也很有准绳,他们五兄弟之中,袁孝商是经商最成功的一个。”

张扬道:“我见过三个,袁孝商这个人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他比他二哥要精明的多。”

祁山道:“们之间的事情我听了,袁孝商并不想和为敌!”到这里祁山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们之间的事情轮不到我来掺和。”

张扬笑道:“曾经掺和出去了。”

祁山道:“我很少当和事佬。”

张扬在凭栏边站定,望着远方夜幕覆盖的海面,听着阵阵的涛声,浅笑道:“其实我心中明白,袁孝农并不想招惹我,背后一定有人在挑唆,想要挑起我和袁家兄弟几个的矛盾。”

祁山道:“以的目光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