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医道官途 >第一千零二十章【不如不见】(上)

第一千零二十章【不如不见】(上) (1/2)

小说名称《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更新时间:2012-09-24 19:15  字数:3791

第一千零二十章

张扬道:“早知道搞保税区那么费事,当初还不如自动让贤!”他这话得不大不,刚巧落入了项诚的耳朵里,项诚皱了皱眉头,心中明白这子分明是给本人听的。器:无广告、全文字、更项诚看法到这次的庆典活动绝不会风平làng静的渡过,还不知道张扬会搞出什么把戏?

在龚奇伟听来,张扬是得了便宜卖乖,他笑道:“行,只需们情愿,我们不介意把保税区移植到南锡去。”

顾允知见到省长周兴民和省委秘书长阎国涛两人来访,也是颇为高兴,虽然顾允知看淡名利,可是当一个人退上去之后,在心底还是盼望别人尊重和认同的,即使是顾允知也不能免俗。

严厉地起来,无论周兴民还是阎国涛都算不上顾允知的老下属,他们都是顾允知离任之后才离开的平海,周兴民和阎国涛一左一右坐在顾允知身边,很恭敬的嘘寒问暖。

顾允知也问候了周兴民的爷爷周老,对周兴民这位政坛明星顾允知还是有些了解的,但是都是经过直接,两人并没有什么深层的接触,看得出周兴民为人低调谦逊,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娇娇之气。但是周兴民的平和只是表面现象,从周兴民的谈吐中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很有主意。

周兴民道:“顾书记,我来平海的工夫不长,对平海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当前在管理方面还要时常向您讨教,希望顾书记要不吝赐教。”

顾允知笑道:“周省长太客气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是永久不变的,管理也是这样,随着时代的发展,过去的那套管理形式早就无法顺应于如今,周省长想了解的状况,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管理方面,我的那一套早就掉队了。”顾允知的低调和潇洒,平海体制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理想上能做到像他那样离休之后就彻彻底底退上去的人真没有几个。

周兴民笑道:“顾书记太谦逊了!”

顾允知道:“不是谦逊,是在理想,过去像张扬这种张牙舞爪的年轻干部,我在任用他的时分一定会犹疑,可以体制中简直找不到这种管理风格的干部,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年轻干部不但可以存在,而且还可以得到们的重用,足以证明在知人善任方面,们曾经比我高出了一筹。”姜是老的辣,顾允知这句话明明在夸奖张扬,也成功的将话题转到了张扬的身上。

周兴民呵呵笑道:“当初引荐他离开滨海独当一面的是我,理想证明这子的确很有能耐,短工夫内接连干成了两件大事。”

阎国涛心中暗想,张扬最早的伯乐可不是,是顾允知才对,张扬和顾允知女儿的那段感情简直一切人都知道,直到如今张扬还一口一个爸的叫着。想到这里阎国涛不由又联想到了省委书记宋怀明,张扬这子那是真有本事,居然能把两位省委书记的女儿都弄得服服帖帖,阎国涛的联想力不断都是相当丰富的,不知为何他又想到了乔梦媛,仿佛乔梦媛跟张扬之间关系和非同寻常,这子真是个人才。

顾允知道:“滨海的底子太薄,想要发展起来,需求大刀阔斧改革的决计和勇气。”

周兴民道:“国度和省里对滨海保税区都相当的注重,一共预备向滨海拨出七十个亿,用于保税区树立。”

顾允知道:“扶植力度真是不,假设真的可以将规划逐一完成,未来滨海的发展将无可限量。”

阎国涛看了看工夫,今晚北港市委市政府、滨海市委市政府结合在滨海市委招待所举行晚宴,宴请各方前来的宾客,工夫曾经差不多了,阎国涛声提示了一下周兴民。

周兴民约请顾允知同去,顾允知却笑道:“这种官方晚宴我就不去了,我如今就是闲云野鹤,真要是到了那里,我会觉得不自在。”顾允知之所以不去是由于当晚出席晚宴的老下属很多,假设他过去,多少会分薄周兴民的光环,吸引不少人的留意力,他不想喧宾夺主。

周兴民看到顾允知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勉强,和阎国涛告辞离去。

两人分开没有多久,又有人过去拜访顾允知,这次前来的是薛世纶。

顾允知笑着将薛世纶迎入客厅内,薛世纶先拿了两盒上好的茶叶给他。

顾允知道:“惭愧,我可什么都没有预备。”

薛世纶道:“允知兄,是官,我是商,天底下只要商人给官员送礼的道理,谁见过官员倒过去给商人送礼的?”

顾允知成心板起面孔道:“那还是把东西拿回去吧,我如今可不是什么官员。”

薛世纶哈哈笑道:“允知兄莫怪,开个玩笑!”

顾允知也笑道:“我如今是无官一身轻,送什么我都敢收!”

两人落座之后,薛世纶道:“允知兄,这次我请过去次要是想老冤家聚一聚,对了,还记得萧国成吗?”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他这次也要来?”

薛世纶道:“曾经在北港了。”

顾允知道:“起来我已有十多年没有见过他了。”

薛世纶道:“他很少在国际。”

顾允知道:“上次见他还是他去东江找我谈开发的事情。”

薛世纶笑道:“结果没赞同!”

顾允知叹了口吻道:“当时他方方面面的条件不够出众。”

“允知兄不断都是一个公正无sī的人,我父亲也不断对赞赏有加。”薛世纶浅笑道。

顾允知望着薛世纶,双目中流lù出极端复杂的神情,过了一会儿,他低声道:“世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