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1490 倒数第二个故事(十)

1490 倒数第二个故事(十) (1/3)

小说名称《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作者:二宝天使  更新时间:2019-02-25 04:29  字数:6088

因为这一屋子里,类似人类长相的就五个人,非人类竟是占了一半。

这黑老大觉得,没有什么诡异的面貌,是值得用蒙住了脸来对待的吧?

而顾峥要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于是,他缓缓的拆下了脸上的布条,虽然已经很久不曾见过自己的面容,但还是十分勇敢的说出了如下的话语:“那是因为我长了一张恶鬼一般的面容,我怕吓到新认识的小伙伴们。”

“毕竟我们总要在一起住上一段日子,哪怕是已经掌握了灵气的新人,按照规定也要在引气厅之中住上三天的吧。”

说完这话,顾峥脸上的布条就全部的摘了下来,整张脸就显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因为前面的话的铺垫,让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在了顾峥的脸上。

然后,他就收获了一连串,不多,却足够他用的震惊值了。

“你对丑恶两个字有什么误会吗?”

“还是说,你们的世界,平庸就是丑陋的代名词?”

“你是来自一个审美扭曲的小世界吗?”

随着+3……+9……+8……一串儿数字的浮动,顾峥的脸第一次大大方方的袒露在了陌生人的面前。

嗯?

怎么跟想象之中的不一样啊?

就在顾峥奇怪的时候,旁边两个长得最像是人类的人,从口袋中掏出来了一个顾峥久违的八卦镜,递到了他的面前。

这镜子质量不错,虽然是用于法器,驱邪布置阵法所用,但是镜面保养的得当,顾峥还是能看到现在的容貌。

这一瞧,别说旁人了,顾峥自己也惊着了。

多日未见,自己竟像是换了一张脸一样,大变了模样。

原本恐怖扭曲的脸,变成了现在的平平无奇。

他的眉毛黑了,不好看,不难看。

他的眼睛大了点,却绝对算不上漂亮。

他的鼻梁终于跟个正常人一样,不再是两个鼻孔打天下了。

而他的嘴唇不再外翻,地包天缩了回去,爆炸式的牙齿都回收,虽然还有些凸,却一点都不显眼了。

这就是一个一点特色都没有,却因为这一份平凡让顾峥泪流满面的脸啊。

“呜呜呜……”

“咋了,这还哭上了,这不是被自己吓哭的吧?”

“我没判断错?他们世界这就是极其丑?”

“我去,这真不是谦虚的话吗?”

看着这位新人一进屋一看脸就哭了,大家就又震惊了。

+2

+3

+1

……

哭的那个屋子里暂代的老大一脸的不耐烦,一嗓子就吼了过去:“闭嘴!你tm那叫丑吗?老子这才叫!”

说完,就把那个帽兜一摘,让大家看清楚谁才是第一丑。

大家定睛这么一瞧,嚯!

无法形容啊!

因为这老大的脸竟然是一个不停旋转的黑洞,非生物范畴的美丑,这无法评判啊!!

惊的顾峥连假哭都做不得了,看着那位看起来恐怖,实际上还挺温柔的黑老大,将帽兜往脑袋上一扣,忍不住就赞美了一句:“好酷啊!”

“对对对!”

一屋子的牛鬼蛇神都反应过来了,超凡生物的美谁能感受的到?

这简直是太酷了啊。

只有一个人从这张脸当中感受到了深深的威胁。

这不行啊,有这么多奇形怪状的人在跟自己竞争震惊值,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来从新搜寻自己在灵界要走的路线了。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男人想要让万人瞩目,光是一副金玉其外的外表还是远远不够的。

自身的强大才是让人心悦诚服的正确的道路。

所以,现在要想尽办法提高自己了。

想到这里的顾峥再次调出来了神识海之中的美貌值,因为他刚才十分‘突出’的自我评价,让他在一群陌生的舍友之中获得了+5美貌值的好评。

现在已经完成了0的突破了,身体应该给出一些反馈的啊。

怎么到了现在,不像是在凡俗世界那样,境界自动的提升呢?

难道说,他曾经认为的风月秘录宝典并不是一个修仙秘籍吗?

对啊,秘籍,这一次顾峥调出来的再也不是简单的显示屏,而是那本未曾被激活的区域。

果然,在进入到了正值的美貌容颜之后,那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间之中漂浮出来了新的内容。

这是一片有关于练气期间的修炼法门,运作的方式跟顾峥看到的那本引气入体的入门口诀基本上相同,只不过在气运行到体内的位置,气行多少有些变化。

那么自己现在可以尝试运转一下这个口诀,来感受一下所谓灵界的气息的存在了?

趁着一屋子的人正在通过谈话了解彼此的信息,顾峥反倒是依凭自己的学号,找到了9号床的所在,一个翻身就爬到了床上,凭借着口令的指示,将双膝盘起,双手捏出一个上翻的口诀,专心致志的运转起了风月秘录宝典上的引气决来。

‘嗖……’

‘呼……’

他感受到了微风,挂起了他披头着的乱发。

那道风随着一股牵引力,朝着他的头顶处如同一个漩涡一般的涌了下去。

‘啪……’

一个轻的如同花儿绽放的声音,就在顾峥的耳边响起,一道完全不同于内力的几近透明的气顺着头顶朝着他的身体之中灌溉而去。

‘刷刷刷……’

耳边的声音全部消失,浮现在顾峥脑海之中的只剩下这种气息在自己的经脉之中流淌过的声音。

这股气很细小,却延绵不绝,它走动到哪里,头上那个不停的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