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830 扩建

830 扩建 (1/2)

小说名称《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鲇鱼头  更新时间:今天04:42更新  字数:4282

J·P·摩根是投资人,关键词是在这个“投资”上,所以李牧如果去找J·P·摩根,J·P·摩根当然会把钱给李牧,不过和一般的银行把钱借给李牧不一样,银行最多找李牧要多一点利息,J·P·摩根却是要投资,这可是要分红的,虽然J·P·摩根信誉良好,一贯不干预被投资人的企业运营,但李牧也不愿意把钱白白送给J·P·摩根。

如果是那样的话,李牧还不如直接去找圣地亚哥投资公司和美洲银行借钱,就算是利息高一点,肉烂了总是在锅里。

“那怎么办?”亨利不是财神爷,没办法随手变出上千万美元。

“别担心这个问题了,我来想办法,你做好和欧洲方面的对接,先把架子搭起来再说。”李牧并不担心,实在不行,李牧还可以找玫瑰公司周转,用从欧洲赚的钱再去投资欧洲,华盛顿总挑不出毛病吧。

临近九月份,奥运会即将结束,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也即将开学,一个月前还在暑假期间,就已经有迫不及待的新生来到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这些新生按照规定没有正式入学是不能使用学校设施的,不过这一点并没有严格实施,毕竟和前两年一样,绝大多数入学新生都是华裔,富兰克林很清楚李牧有多重视这些学生,在已经有毕业生进入骏马集团工作的情况下,富兰克林才不会犯错误,所以哪怕奥运会还在进行中,这些新生也得以用志愿者的名义使用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的所有设施。

“里姆,我真是够了,你最好赶快把那些该死的运动员弄走,他们把校园搞得一团糟,大声喧哗,酗酒闹事,随意大小便,还有人晚上到女生楼下唱歌,从奥运会结束到正式开学只有半个月时间,我现在很怀疑,到时候我们能不能做好接待新生的准备。”奥运会还没有结束,富兰克林就已经无法忍耐,在李牧说服富兰克林同意为奥运会提供设施之前,富兰克林已经尽可能调低对于运动员们的期望,事实证明,富兰克林还是高估了那些运动员们素质。

其实那些运动员们素质还是不错的,和二十一世纪大多数运动员都出身贫寒不一样,这年头身体素质好的人道多数都是贵族出身,也只有这些人才有充足的营养可以保证身体的需求,平民每天努力工作养家糊口还捉襟见肘,根本就没时间锻炼身体,客观条件也不允许他们拥有个人爱好。

别以为贵族都是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只有那些深受电视剧荼毒的小女孩才这么认为,哪怕全世界都在对贵族进行精英教育,但这年头的教育水平就这么回事,所以那些欧洲贵族的素质真的不怎么高,当他们来到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之后,了解到这是一所平民学校之后,那些贵族骨子里的狂妄自大和骄横跋扈就开始肆无忌惮的表现出来。

说实话,如果只是大声喧哗,酗酒闹事,随意大小便,那李牧还可以容忍,二十一世纪都提倡素质教育多少年了,这样的人都还多得很,对这年头更不用抱太大希望,说实话就算是那些欧洲国家的王室成员,卫生习惯都不一定比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的学生更好。

作为穿越人士,李牧很清楚卫生习惯的重要性,特别是对于那些漂洋过海移民到美国的华人来说,他们从进入设置在远东的出发营地开始,就被要求要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不准随地大小便是最基本的,任何情况下不准喝生水,要勤换衣服勤洗澡,都是在出发营地中就养成的良好习惯。

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几乎所有的华人都留着那种让李牧深恶痛绝的阴阳头,不过李牧并没有在这方面进行强制性规定,所有的移民,愿意保留辫子的就保留,不愿意保留的剪掉之后会有奖励,简简单单的一个区别对待,很多华人在登上移民船之前就剪掉了辫子,剩下的那些人在抵达美国之后的三个月内,也纷纷剪掉了辫子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在李牧的严格要求下,美国几乎所有的华人,都保持着不错的个人卫生,哪怕他们衣衫褴褛,哪怕他们营养不良,单纯从卫生上将,绝对让人挑不出任何问题,《时代周刊》就曾因此做过专栏,称华人是美国最讲卫生的一个群体,这真的让很多白人羡慕嫉妒恨。

在这一点上,白人和华人绝对没法比,白人的身体天生就体味比较大,所以很多白人喜欢使用香水,就是想用香水味道遮挡住浓烈的体味,这其实和卫生没有关系,很多白人哪怕用fúěrmǎlín泡上,体味还是大的令人作呕。

华人就没有这个问题,按照《时代周刊》的说法,在华人身上可以闻到香皂的清爽味道,可以闻到阳光和草地的清新味道,但是绝对没有夹杂着奇怪香味的恶臭,必须得说,在塑造华人形象这个问题上,《时代周刊》真的帮了很多忙。

和普通人相比,贵族在个人卫生上并没有丝毫改变,这年代的很多人还认为洗澡会让人生病呢,有些人甚至一生只洗两次澡,一次是出生时,一次是死亡后,贵族在这方面的表现和普通人都差不多。

相对于卫生问题,李牧无法容忍的是到女生楼下去唱歌,那些贵族大概是不了解李牧对于斯普林菲尔德理工学院的学生期待有多高,所以李牧马上就追问:“那些唱歌的家伙怎么处理的?”

看看,“处理”,这个词很充分的表达了李牧的态度。

富兰克林也没有让李牧失望:“那些卖弄fēng骚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