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熙家内讧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熙家内讧 (1/1)

小说名称《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作者:楚琴子  更新时间:今天03:37更新  字数:2572

此刻。

熙家别墅里面炸开了锅。

熙凯在医院处理后也已经接回了家,因为他们的家里也有一系统的医疗设备,还有专家级别的私人医生。

大厅上,不知道何原因,熙家的老爷子没有在,里面坐着的都是熙家第二代、第三代的翘楚。

“熙宛然,你还配坐着这里吗?”熙家家主熙弦民的老婆,韩家现任家主韩庆西的妹妹韩莉莉像母老虎一样发飙了,怒目指着熙宛然。

她本来就是一个护犊的母老虎,再说又是韩家的人,身后有着雄厚的资本,此刻呢,看见自己的两个儿子熙晨、熙凯双双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样子,肺简直要炸了。

尤其是听了熙凯的话后,她像疯了一样。

“你伯父呢,本来是派你去谈判的,让你把凯儿带回来,而凯儿跟我说了,你根本不是去谈判的,而是去鼓动丽高堂杀了熙凯。你说说,你按了什么心,你按什么心!”韩莉莉一边说一边要上去扭打熙宛然,。

此刻的熙宛然秀脸还肿肿的,那是与熙凯扭打在一起时受的伤。

“你是不是巴不得熙晨和熙凯都死了,你以后有机会成为熙家的继承人呢?你说,是不是!你不说,是吧,熙凯说了,昨晚你就承认了。此刻你再当着全家人的面说说……你说啊!”韩莉莉看见熙宛然不说话,一把抓住了她的满头长发。

熙宛然的爸爸熙弦仕一声不吭。

“我……那是以退为进,我……”被抓住了头发的熙宛然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一脸冤枉。

“以退为进,以退为进你的头,如果不是凯儿抱住了你,不然你走,也许你再一退,他就永远回不来了!你好狠心啊,他可是你的堂哥啊,像你这么狠心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进熙家的门。”韩莉莉根本不听熙宛然的解释,抓一抓头发还不过瘾,于是顺手打了熙宛然一巴掌。

“啪!”

一声之后,熙宛然捂着脸,嘴角已经流出了血丝。

一个骄傲如斯的女王,一个独立如斯的熙宛然,为了熙家,昨晚被熙凯打了脸,还扭倒在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毁灭了她一切的形象。

今天,又一次被打脸了,在自己家族的大厅,在自己父亲的面前。

“伯父?”熙宛然望着熙弦民,仿佛想听一句公道话。

“你还有资格叫伯父吗,你还有脸叫伯父吗!”熙弦民还未说话,韩莉莉又歇斯底里起来,远远望去,完完全全像一个市场的泼妇一样。

熙宛然又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可是熙弦仕也依然不敢开口。

此刻,韩家的母老虎正发飙了,谁敢开口,即使是熙家的老爷子在,此刻韩莉莉正在气头,也可能会选择避其锋芒。

“好,我走,从今天开始我正式离开熙家,以后绝不动用熙家一毛钱,更不动用熙家任何关系。你满意了吧?”熙宛然顿时感觉心头凉飕飕的,其实这几年来,她不但没有依靠熙家,反而为熙家争来了不少荣誉,但是呢……此刻她的心头特无语。

本来呢,只是一个以退为进的策略,如果没有碰到熙凯猪一样的队友的话,她完全有机会扳回上半局,别说不费一分钱带走熙凯,最多就是赔偿一下砸酒吧的损失。

可是熙凯就是猪,韩莉莉呢,熙宛然知道除了韩家的背景,其实比熙凯更猪。

突然之间,熙宛然明白了熙凯之所以猪的原因,看来他更多的遗传了韩莉莉的品质。

可是,让她更加心凉的不单纯是韩莉莉的无理,泼辣,更多的是她的父亲,她的伯父,在这个时刻竟然不站出来为她讲一句公道话。

所谓的以退为进策略,熙凯听不懂,韩莉莉听不懂,难道熙弦民,熙弦仕几个会听不懂!

“宛然……”看着熙宛然的背影,熙弦仕喊了一声自己女儿的名字就住口了。

熙宛然走出别墅后,也不生气,更不流泪,只是双眸中多了一份独孤、在独孤的深处还有一丝坚强。她上了车,略一思索,一溜烟朝韩氏商业大厦而去。

看看拍卖会或许也是一种放松。

反正,一直以来,她就没有动用熙家什么资源,有时候反而要时刻维护熙家,此刻也算是脱离的熙家,突然之间,她内心深处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熙弦民,你是不是死人啊,你的两个儿子都被人打了半死,你还不还击!”韩莉莉将熙宛然骂走了,又开始骂她的老公熙弦民了。

“你别急,听晨儿和凯儿说,那个人的身手特高强……”

“身手在高强又如何,这里可是泡菜国,这里可是首市,当初凯儿在他的的手中,我们投鼠忌器,此刻呢,凯儿回来了,我们应该马上出击。无论此刻他在哪里,你得将他找出来,接着关进监狱,然后安排人做掉。”韩莉莉冷笑道,仿佛这种手段他们熙家已经用了若干次了。

“嗯。”熙弦民微微沉吟,而后点了点头。

此刻的韦家大院。

除了韩氏家族这个超级大家族之外,熙家、朴家,韦家,郑家已经成了最新的四大家族。

韦远呢,虽然只是一个旁系少爷,但是无论怎么说也是韦家的人,他被狂虐了,韦家家主的脸面自然也挂不住。

此刻,站在韦家家主韦萧身边的是他的表弟韦地。

“表哥,远儿很惨啊,右手掌碎粉性骨折,医生说,无论怎么整都废了。那个人好狠!”韦地一脸愤懑道。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好好管一管韦远,不要总是以韦家的名誉到处泡妞,可是你就是不听,这回好了吧。”韦萧先是骂了两句,而后沉声问道,“查清楚了吗?那个人是什么来历?”

“具体身份不知道,听韦远说是一个sZ人,他保护的女子也是sZ人,好像是什么倾城集团驻扎在泡菜国的办事处负责人。”韦地忙不迭解释道。

“哦,就这么简单?那丽高堂的人为什么会反戈?”韦萧皱了皱眉。

“听远儿说,后来丽高堂的副堂主徐山来了,听徐山的口气,那个sZ青年是他的兄弟,是丽高堂的最尊贵的客人。”韦地解释道。

“哦?丽高堂?”韦萧神情更加凝重了,“你知道吗,听说丽高堂的场子在昨晚狂虐了熙家的熙晨和熙凯两个韩氏家族的外孙,好像那里也出现了一个sZ青年。”

“啊!你是说丽高堂公然对抗韩家了?”萧地一听,心头一颤,心想,如果狂虐自己儿子的sZ青年就是丽高堂场子的那个sZ青年,自己的儿子的手腕可能算是白废了。

连韩家的外孙也敢狂虐,谁会在乎韦家一个旁系的少爷呢!

韦萧郑重点了点头,而后叹道:“先静静看着吧。”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