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歌神直播间 >第四百六十六章 合作共赢才是硬道

第四百六十六章 合作共赢才是硬道 (1/3)

小说名称《歌神直播间》 作者:懒散成球  更新时间:2017-11-15 01:57  字数:5468

安起灵突然拍案而起,把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就连王京飞也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他问到:“安老师,你这是怎么了?”

“写得好,写得实在是太好了!”安起灵拿着手里那叠皱巴巴的曲谱,激动地叫到:“这是,这是开创性的交响乐啊!”

开创性的交响乐?

一听到这个评价,会议室里所有人再一次色变。

交响乐,诞生于西方世界是十五、十六世纪,最初起源于西秦一代的古希腊帝国,它的名字,在古希腊语中就是“一起响”的意思。

后来经过古罗马的改进,交响乐被发展成为独立的管弦乐作品,通常包含四个乐章,有时也会多余或少于四个乐章的,但基本上,它的演奏方式和演奏乐器已经被固定下来了。

哪怕随后经历了几百年的岁月变迁,交响乐,始终还是秉承着古罗马的演奏方式,在演奏形式和乐器上,几百年来再也没有经历过任何重大的改变,它的稳定性,一直被称为是世界音乐领域的“永恒之声”。

然而安起灵却在此时此刻,突然叫出了“开创性”这个名词。

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这代表着在过去几百年的岁月里,无数的被称作“世界音乐大师”的天之骄子都没能做到的事,却被眼前的这个黄毛小子给做到了!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所有的作曲家包括地中海与小胡子,全都是一脸骇然的神色,同时眼神中还散射出质疑的光芒。

但王京飞,已经迫不及待地朝着安起灵手中的曲谱看了过去。

“这,有什么不同吗?”王京飞一边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五线谱,一边疑惑的问到。

但几分钟之后,他的脸色也变了。

“这,这,太惊人了!”他激动地看着安起灵手里那叠皱巴巴的曲谱,眼珠子似乎都要突出来样子,用难以置信的表情问到:“这怎么可能,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也是我想问的问题。”安起灵双眼发光的看着吴良,礼貌而带着尊崇的问到:“吴先生,请问你是怎么想到……这样的一种融合的?”

吴良瘪了瘪嘴,很轻松的说道:“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所以我只是尝试着把民族的谱曲方式加入到了交响乐之中而已。”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说得真好!”安起灵忍不住叹服道:“虽然很多人都听说过这句话,但是真正能做到的,却寥寥无几。而在交响乐行业,吴先生,您还是第一位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哈哈,安老师过奖了,晚辈只不过做了一点小小的尝试而已,按老师的夸奖,太重了,太重了!”吴良乐呵呵的摆了摆手,听他的话语,似乎是在谦虚,可是看他脸上那容光焕发的神情,有谁会相信他的那些话?

这丫的,分明脸都笑成一朵菊花了好吗?

地中海和小胡子等人此时已经听懵了,众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久,才有人小心翼翼地问到:“那个,安老师,这首曲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让我们也看一看?”

“这个……”安起灵看着手中的曲谱,露出一丝不舍的神色。

事实上,他也只看了前面一部分,就已经忍不住喝起彩来,后面的连他都还没看呢。

“要不这样吧。”还是王京飞老谋深算,毕竟是国家交响乐团的团长,搞政治才是他最擅长的事,只听他豪爽大气的说道:“既然这支曲子是吴先生所创,那不如就让吴先生现场给大家来一段,相信大家听过之后,就知道这到底是首什么样的曲子了。”

“现场来一段?”众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这可是交响乐,需要几十个人和数十种乐器的配合,现场怎么给大家来一段?

却又听到王京飞继续说道:“吴老弟,这首曲子里不是有一段小提琴独奏吗,不如你就给大家来一段这个,你觉得意下如何?”

“好。”吴良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事实上,他也正有此意,王京飞的话,简直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而且这段小提琴独奏,也正是他今天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

话不多说,王京飞很快叫人拿来了一把小提琴,吴良调了调弦,立刻就放在肩头开始了演奏。

舒缓的旋律流转出来,如流水,如莺啼,哀怨中带着一丝期许,期许中透露出无穷的无奈。

甚至都不用吴良介绍,众人就已经体会出这一段演奏的是什么内容了。

他们似乎看到头上的天空变成了一片灰暗的颜色,在一条蜿蜒而曲折的小路上,一行送亲的人正抬着一顶红色的小轿,无声的行走在路上。但突然间,天昏地暗,狂风大作,黑压压的乌云聚集在头顶,送亲的人群被吹散,花轿跌落到地面上,轿子里的新娘被甩了出来,可是新娘的头盖也被狂风掀开,露出了里面留着两行血泪的惨白面容。

然后新娘在狂风中,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去,一直走到了一座坟茔面前,那坟茔前方,正矗立着一块写有“梁山伯”三个大字的墓碑。

新娘一声哀鸣,扑到在墓碑前,面如霜,泪如血,声声凄婉,肝肠寸断。

忽而晴天一道霹雳,然后坟茔猛地分作两半,新娘站起身来,毫不犹豫地投身跳进了坟茔之中。

风停了,天晴了,分裂开来的坟茔也重新合二为一,坟茔的表面没有任何痕迹,就像之前它从来没有分开来过一样。

但在坟茔的前方,一束温暖的阳光倾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