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仙侠武侠小说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

第二百三十二章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 (1/2)

小说名称《奋斗在晚明》 作者: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2017-11-15 02:14  字数:5067

“披...披萨?”

徐小公爷做出了一个正常大明人该有的反应。

孙悟范笑嘻嘻的道:“对啊,这可是只能在江陵,哦不,是在宁记酒楼吃到的东西。徐小公爷在金陵没听说过吧?”

徐怀远连连摇头。

孙悟范得意道:“这便是了。要我说宁记酒楼特色菜不少但要排个子丑寅卯出来,披萨一定是魁首。”

徐怀远本就是美食爱好者,被孙悟范这么一撺掇更是馋虫上脑。

“宁朋友,便先上几份披萨饼吧。”

“呃,敢问小公爷喜欢什么口味的。”

徐怀远顿了顿道:“一样来一份吧。”

宁修听的直欲吐血,可又不好反驳什么,只得吩咐后厨一样披萨烤一张,大不了吃剩下的叫孙悟范解决。

宁修相信以孙悟范的食量,只要稍稍歇一歇就能再吃数张饼子。

披萨饼底是现成的,也就是烤制需要些时间。

柚柠雪却是等的不耐烦,还好宁修叫人上了些蔬菜沙拉,小家伙吃的不亦乐乎。

“徐小公爷这次来湖广肯定是要去武昌的吧?”

孙悟范已经擦净了手,热情的和徐怀远交谈了起来。

“就是出来走走,不过武昌府乃是湖广布政司辖地,总该是会去走一遭的。”

徐怀远虽然也很想尝尝这蔬菜沙拉,可孙悟范一直在跟他搭话,出于礼貌他也只能应着。

看着表妹一直大快朵颐,他却不能开吃这感觉实在是太酸爽了。

“唔,是啊。武昌是值得一去的。不过荆州也是名胜美景无数,小公爷有福气啦。”

宁修主动搭话道。

虽然他觉得自己和徐怀远不会有太多的交集,但面上工作还是得做的。

毕竟对方是魏国公府的少主,以他现在的身份无论如何得罪不起。

“宁朋友,小可本以为你是个文魁,不料也被这等世间俗物羁绊呐。”

徐怀远眉毛一挑,颇为轻佻的说道。

宁修心中不悦。他心道您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贵胄子弟,怎么会明白我们这些寒门子的不容易?

宁修回想起刚刚来到大明时家境的窘迫仍然会没来由的打个冷颤。

若他不去努力赚钱,不被“银子”这等世间俗物羁绊,恐怕现在还得和老爹老娘一起饥一顿饱一顿吧?

“这两者又没有什么联系。再说人食五谷杂粮,宁某开酒楼不过是讨一口饭吃罢了。”

宁修对这个徐怀远当真没啥好感,要不是看在他身份尊贵早就赶人了。

倒是孙悟范热情的招呼道:“适才在接风宴上人多且杂有些话不好与徐小公爷多说。等小公爷安顿好了想去哪里游玩只需要知会一声,孙某定当作陪。”

对孙悟范的态度宁修也说不上反感。毕竟孙悟范的背后是孙家,他代表的不光是自己还是一个庞大的家族。

所以很多时候孙悟范做事不能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而需要顾全大局。

或许这就是他和孙悟范最大的区别吧。

宁修取来葡萄酒为徐怀远和柚柠雪各倒了一杯,和声道:“这是宁某自己酿制的葡萄酒,两位尝尝。”

“葡萄酒啊?这有啥稀奇的。这种酒味道太淡了,比米酒还要淡。”

徐怀远不屑的说道。

宁修心道这位同学一定以为他酿制的葡萄酒跟初唐时期的葡萄酒是一回事,便解释道:“此葡萄酒非彼葡萄酒也。小公爷放心,酒味绝对纯正。”

“哦?”

徐怀远略微被勾起了兴致,端起酒杯转了转。

“咦,你这酒杯也很特别嘛,竟然是透明的。”

“这是琉璃的一种,宁某给它取名叫玻璃。”

宁修不打算给徐怀远解释太多,点到即止。

徐怀远将酒杯送到嘴边,微微呷了一口,却是出人意料的点了点头。

“这味道确实和一般的葡萄酒不同。”

宁修心道我这葡萄酒的酿制方法乃是现代工艺,比只能算作果味饮料的初唐葡萄酒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柚姑娘也尝尝吧?”

小姑娘却是连连摇头:“我不喝酒的。”

聊着聊着伙计便把披萨饼端了上来。

按照宁修的吩咐,每种口味的都上了一张,并且加了双倍芝士,绝对挑动食客的味蕾。

宁修介绍道:“这个是水果披萨,这个是培根披萨,这个是蔬菜披萨,这个是榴莲披萨......”

徐怀远第一次见到披萨,只觉得十分稀奇,随便夹起筷子取了一份榴莲披萨就要送入口中。

“且慢!”

宁修及时提醒道:“徐小公爷,这榴莲披萨的口味比较独特,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

“无妨。”徐怀远摆了摆手道:“就是因为口味独特我才要尝试的嘛。”

说罢把一块披萨饼送入口中,缓缓咀嚼。

这味道......

徐怀远只觉得一股浓郁的臭香在口腔中弥漫扩散,整个人都跟着飘了起来。

柚柠雪也夹了一块尝了,跟徐怀远的表情却是大同小异。

“啧啧,这味道果真特别。”

徐怀远不愧是饕餮食客,只须臾的工夫便适应了榴莲的味道,甚至隐隐爱上了这口味。

“表妹,你觉得呢?”

柚柠雪就有些受不住了。她连连摇头道:“这味道太怪异了。”

宁修笑道:“不妨尝尝这水果披萨。”

柚柠雪点了点头,又夹了一块水果披萨,深吸了一口气咬了下去。

“唔。”小姑娘腮帮子一鼓一鼓,眼睛眨了又眨,良久才将饼子咽下。

“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