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大千劫主 >第六百八十七章 永恒圣山之主

第六百八十七章 永恒圣山之主 (1/2)

小说名称《大千劫主》 作者:弄蛇者  更新时间:2018-03-14 00:18  字数:3535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也,唯有那一丝异数,才能超越道的范畴。”

声音冷漠,像是喃喃低语,却又传遍了整个天地。

沙哑、厚重、带着千古的寂寞与孤寒,带着万世的悲凉与威严,像是可以压塌诸天万界,却似乎又带着一些无奈。

辜雀两人勃然变色,朝后看去,只见黑云盖压,天地变换,两个恐怖的眼球,不知何时已然悬在了天地之间。

它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根本无法用眼睛来丈量它的体积,只是像是它可以收起了威压,辜雀和天老两人并无不适。

两人对视一眼,天老已然抱拳,躬身道:“晚辈见过伟大的无上不朽,此次叨扰,深感惭愧,请强者见谅。”

两个血色的眼球臣服于空中,其中似乎带着雷霆闪电,又有血光魔气澎湃。

一声叹息而出,两个眼球在空中碰撞,发出无极之光,瞬间化作一个高达三丈的魔躯。

身穿一身黑袍,古老沧桑,满头血发乱舞,又激射出规则无数,将他的脸完全覆盖。

这人稳稳立于天地之间,俯瞰辜雀两人,却是轻轻一笑。

笑声之中带着无法形容的遗憾,喃喃道:“强者?伟大的无上不朽?呵呵!还不是身死道消,轮回无数年,还无法转世重生。”

辜雀和天老对视一眼,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是听他的意思,似乎当年的确发生了很多大事。

而这人却是看向了天老,沉声道:“你对阵法的造诣已然不错,至少比我等外行要高,既然你去了我的头颅之中,那么我问你,你可识得其中的阵法?”

天老脸色微变,缓缓摇头道:“我并不认得,但头颅脑海孕星辰,天柱经脉化虫洞,又有规则之水,因果缠绕,洗练银河,至少都是不朽级别的大道阵法!”

这人一哼,冷冷道:“这是我临死之前,天道子进入我的头颅,为我布下的大道阵法。号称诸天孕灵,万物初始,可破茧而生,但无数年来,我沉睡于其中,却迟迟不得复活,这是为何?”

说到阵法,天老眼中似乎闪出了光辉,一种无法形容的自信涌在脸上。

他侃侃而谈道:“阵法一道高深晦涩,却又涵盖万有,包揽群伦。这其中最关键的就是量变与质变的区别。单单从刚才所见之阵法络纹与构造来看,此阵精妙绝伦,处处搏天,每一寸都蕴含无数变化,而各处变化又形成截然不同的组合,以此成几何倍数增长,威力难以估算,确实是有起死回生,破道重活之相。”

说到这里,天老微顿,接着道:“只是但凡大阵,尤其是惊天动地的绝世大阵,必然需要时间的积累。阵纹如婴儿,也需要成长,需要吸收天地精气,需要一步一步的自动开启,一旦提早,则毫无效果。但若真正到达了它顶端的那一步,它就会自动复苏,爆发出蕴藏无数年的能量,达到真正的质变。那时,就将是你复活之时!”

这人沉默了良久,这才大笑出声道:“好!天道子果然没有骗我,你说的对,我信你,毕竟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说到这里,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压瞬间自他体内澎湃而出,方圆万丈虚空,刹那化作齑粉。

铜棺惊鸣不休,辜雀和天老躲在后面,脸色早已变了。

这人冷笑道:“镇界灵柩棺?呵!我不惹它,但它不一定能保下你们来。”

辜雀终于忍不住道:“他既为你解惑,你何必痛下杀手?我们两人对你,又有任何威胁吗?”

这人看向辜雀,森然道:“我建议你立刻滚,要不是看到黑白双环里有我魔族帝玺,要不是看在你是当代魔君的面子上,本祖连你也不会放过。”

听闻此话,天老顿时变色道:“魔祖?你是魔祖!”

辜雀身影一震,骇然朝他望去,心中猛然掀起滔天巨浪。

魔祖,天下魔族之共祖,世界第一个魔族血脉,名震太古的无上不朽,在那个时代,都是睥睨天下的存在!

那时候的他,与神族人皇齐名,各自开创了一个大时代,一个大种族,繁衍无数万年,至今仍是天地间最伟大的种族。

想不到,这个恶魔头颅、这血色双瞳,竟然是他!

念及此处,辜雀毫不犹豫,连忙躬身抱拳道:“魔族第三百任魔帝辜雀,拜见老祖!”

魔祖大手一挥,气势滔天,寒声道:“别废话了,本祖不领这个人情,要么马上滚出悬空六岛世界,要么就和他一起死!”

辜雀急道:“请老祖开恩,放天老一条生路,他是为了晚辈才探这原始岛的,若知是先祖魔躯在此,我等万不敢叨扰一分。”

魔祖身上的杀意越来越重,那一股煞气几乎要震碎苍穹,若非铜棺惊鸣颤抖,黑气澎湃,他们两人早已化作齑粉。

魔祖沉声道:“本祖从不和任何人将情感,也从不在意任何理由,既然来了,就留下命来!你现在只有一句话,滚还是死?”

辜雀沉默了。

只因他已然没了任何的回旋余地,不错,魔祖不愧是魔祖,不愧是当年与人皇齐名的无上邪魔。

做事不讲情感,不讲因果,想杀就一定要杀,这才是邪魔本色。

如果不是这魔祖帝玺,恐怕自己两人连话都说不出,便已然被灭了。

只是天老,他对于自己,那可是再造之恩。

这么多年的路,完全是凭着他那句“时空至宝存**,极阳之物锁血气,灵魂圣器召灵魂”走的。

他不是自己的恩师,但胜似恩师,自己有今天的成